筆趣閣 > 星際涅槃 > 261.第二百六十一章情到濃時
    嘀!

    天穹號發出電子警報聲,與此同時,小型飛船闖入了太空堡壘的警戒區。

    因為寶寶船長已經入侵了太空堡壘,修改了太空堡壘的警告線,小型飛船壓根就不知道一頭扎入了太空堡壘的打擊范圍,當光腦發出警報的時候已經遲了。

    三道粗壯的光束毫無征兆的出現在夜空之中,如同三道利劍刺中了那艘窮追不舍的小型飛船。

    面對這種能夠擊毀巨型宇宙戰艦的激光炮,小型飛船的防御系統如同紙糊的一般,爆發出一團明亮的火焰,就如同絢麗的煙花一般,把整個夜空都照亮了。

    呯!

    呯!

    呯!

    呯!

    太空中無法傳播聲音,但小型飛船爆炸的殘骸如同冰雹一般砸在天穹號的船身上,發出一陣密集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因為兩艘飛船實在是太近了,當小型飛船爆炸之后形成的沖擊波讓天穹號劇烈的搖晃,偌大的船身發出一陣“吱嘎吱嘎”的聲音,仿佛隨時會散架一般。

    足足過了兩分鐘,天穹號這才穩定下來。

    天穹號駕駛艙里面的眾人長長松了一口氣。

    大汗淋漓的韓星海和蘇若也相繼返回了船艙,眾人紛紛站起來迎接兩個英雄。

    當韓星海和蘇若走進來的時候,老爹看了一眼寶寶,寶寶一臉羞愧的看著老爹。

    老爹沒有說話,只是鼓勵的點了點頭。這是兩人的秘密,永遠的秘密,一輩子的秘密,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蘇若在全息屏幕上查看了一下之后,便到后面洗澡去了,她壓根就不知道,就在之前幾分鐘,她與死神擦肩而過。

    善良與惡魔,都在一念之間。

    天穹號重新起航,全息屏幕上的黑暗星逐漸變小。

    韓星海洗澡之后,便站在蘇若臥室門口等候,十幾分鐘后,渾身散發著一股少女體香的蘇若出來了。

    “蘇若。”

    “嗯。”

    “我……我……可以去你房間坐坐嗎?”韓星海不敢看蘇若的眼睛。

    蘇若沒有回答,轉身走進了臥室。

    忐忑不安的韓星海也跟著走進了臥室,之后,蘇若關上房門。天穹號是一艘商船,要盡可能的多裝貨物,所以,船上的每一間臥室都很小,除了洗漱間之外就是一張單人床和一點點狹窄的走廊。

    “坐。”蘇若招呼韓星海坐下,從空間戒指里面召喚出兩杯紅漿果汁。

    “謝謝。”韓星海接過蘇若手中的紅漿果汁,小心翼翼的坐在了蘇若的身邊。

    房間里面陷入了一陣沉默。

    “蘇若,謝謝你。”

    “為什么謝我?”蘇若一愣。

    “謝謝你出去救我。”

    “如果是你,你也會救我。”蘇若淡淡道。

    “但是……你是女生……”

    “女生就應該被保護嗎?!”蘇若赫然無名火起,厲聲道。

    “啊……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這意思……”韓星海嚇得連連搖頭擺手。

    蘇若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韓星海。韓星海被蘇若看得頭皮發麻,局促不安,感覺渾身都不自在。

    “還有什么話說嗎?”

    “……沒有,我能不能喝完這杯紅漿果再走?”韓星海弱弱的央求。

    “可以。”

    看著韓星海可憐兮兮的樣子,蘇若有一絲不忍,要知道,面前這個野蠻人少年,在七大星域可是有著億萬擁躉的木棍少年,但在她面前卻是連說一句話都是結結巴巴。

    房間里面再一次陷入了一陣沉默。

    韓星海不時偷偷的瞄一眼蘇若,蘇若端坐在床沿,雪白的肌膚在微弱的燈光下仿佛散發出熒光一般。

    韓星海感到口渴,不停的喝著紅漿果汁,但他越是喝就越渴,一杯紅漿果汁很快就喝完了。

    “喝完了,我們走吧。”蘇若起身站到了門邊。

    “哦。”

    韓星海垂頭喪氣,他感覺自己好傻,他明明可以慢慢喝拖延時間的。

    現在的韓星海恨不得時間倒流,回到和蘇若居住在工程飛船上的那段時間,那是他這輩子最開心的一段時間。

    “以后不要逞英雄。”當韓星海走到蘇若面前的時候,蘇若突然輕聲道。

    “啊……”

    “個人英雄主義遲早會害死你的。”蘇若明亮的眸子盯著韓星海,目光之中關切流露。

    “蘇若。”

    韓星海一只手下意識的牽住了蘇若的柔荑,呆呆的看著蘇若那張花容月貌的臉。此時此刻,韓星海的耳朵已經失聰了,他只看到她的紅唇在動,但他不知道她在說什么,他感覺紅漿果汁在胃部化為了一團暖流在四肢百骸中竄動著,讓他有一種被火焰焚燒的感覺。

    幾乎是一種本能,韓星海一雙手攬住了蘇若的纖腰。

    蘇若嬌軀微微顫抖,但她并沒有掙扎,她不敢看韓星海,她的臉在發燒,她的耳根和脖子都紅了,紅漿果汁也好像突然發揮了作用。

    韓星海大腦有點迷糊了,紅漿果汁入侵到了他身體里面的每一個細胞,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要爆炸了。

    如果說紅漿果汁是炸藥,那么,蘇若就是導火索。

    韓星海強壯的手臂微微用力,蘇若的嬌軀便被韓星海他攬在了懷里,她身上散發出的處于馨香讓他有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蘇若身子很僵硬,她既期待又害怕,她喜歡這種感覺,她一直都希望能夠靠在韓星海寬厚的懷里,因為,她已經不止第一次體驗了,在永恒號迷路的時候,在工程飛船上面,他們都若干次的親密接觸,那種接觸,讓蘇若食髓知味,讓她總是在床上輾轉反側。

    但現在不同,蘇若怕自己沉迷,因為,她要擺脫韓星海。

    一定要擺脫他!

    蘇若猛然推開韓星海。

    韓星海呆呆的看著蘇若,他的大腦還處于混沌狀態。

    “你該出去了。”蘇若輕輕撫了一下凌亂的發絲,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

    “對不起。”

    韓星海一臉沮喪的轉身開門,低垂著頭走了出去,背影在那金屬走廊之中顯得無比的落寞。

    蘇若一直目送著韓星海消失在走廊之后后,原本看起來心如止水她猛然關上了門,扭頭撲在了被子里面嚎啕大哭起來。

    “嘀!”

    “嘀!”

    “嘀!”

    ……

    就在蘇若撲在床上發泄內心苦悶的時候,突然,天穹號發出一陣陣刺耳的報警聲。

    與此同時,蘇若房間里面紅燈閃爍。

    最高級別警戒。

    蘇若的身體猛然彈起來,開門關門,身體如同旋風一般沖出了房間,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當蘇若沖進天穹號駕駛艙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到齊了,包括小船的幾個哥哥。

    人們都看著全息屏幕上,表情緊張。

    蘇若的目光也落在了全息屏幕上,臉上的表情一瞬間就石化了。

    宇宙戰艦。

    密密麻麻的宇宙戰艦。

    如同蝗蟲一般的宇宙戰艦在浩瀚的宇宙之中看不到盡頭……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