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劉備的日常 > 1.30 鐵臂神弓
    登臨譙樓大平座,俯瞰甕城舉火如龍。堆光如晝。

    一墻之隔,便是塞外。

    刀槍皆用生牛皮層層裹纏。羽箭換裝浮石箭鏃,一碰便碎。太史慈又遍查二人,并未攜帶拐子流星(流星錘、手戟)等隨身暗器。這便登樓與劉備匯合。

    “何人能贏?”顏良、文丑等薊國諸校,各自接耳。表情輕松。

    “蹋頓驍武,邊長老皆比之冒頓,恃其阻遠,敢受亡命,以雄百蠻。”遼西太守趙苞,知之甚詳。

    “哦?”劉備笑問:“各部長老,皆將蹋頓比作冒頓單于。”

    “然也。”趙苞笑道:“乃驍武猛將也。”

    劉備輕輕頷首。

    待太史慈歸位,劉備隨口一問:“子義,以為如何?”

    “韓當必勝。”太史慈答曰。

    “何以知之。”五弟黃敘追問。

    太史慈卻賣了個關子:“不出三合,必見分曉。”

    黃敘輕輕點頭。太史慈猿臂善射,得義父黃忠真傳,必是窺破端倪。

    “且拭目以待。”劉備欣然笑道。

    場中二人,勒馬相對。蹋頓取彎刀在手。而韓當卻棄兵刃,握戰弓。

    “咦?”平座便有人驚呼出聲。

    劉備心領神會:“子義言下之意,勝負便在此弓。”

    曾親查過雙方兵器的太史慈,遂答曰:“正是此弓。”

    三通鼓罷,鳴鏑射空。

    “呼喝!”蹋頓雙腿重夾馬腹。戰馬吃痛,暴怒而出。蹋頓下意識匍匐馬背,只露一雙兇目。

    臨陣不過三射。照面之間,莫過一射。一擊不中,蹋頓便可手起刀落,斬于馬下。

    勁馬奔沖。韓當吐氣開聲:“中!”

    音猶在耳,弦如雷吼。

    白光一閃,碎石迸射。

    眨眼間,浮石箭鏃迎面射來。躲無可躲,蹋頓揮刀相擊。

    彷如與攻城錘迎頭相撞。蹋頓猛然后仰,雙腿死死夾住馬腹。

    人馬交錯,韓當長弓反握,順勢砸下。

    火星爆起。蹋頓仰面朝天,被轟下馬背。

    “莫非是‘鐵脊弓’!”俯看蹋頓飆血落馬,黃敘脫口而出。

    “正是鐵脊弓。”太史慈笑答。

    “鐵脊弓”,弓之異種。棄普通木制弓臂,將“百煉鋼片”與堅竹筋角混合壓層,增加射程及威力,也稱“鐵背弓”或“鐵胎弓”。

    弓身多用鎏金銅皮鑲嵌包裹,增加重量。甚至有全鐵弓身的鐵脊弓,可想而知其分量。上古時,多有猛將善用。弦勁極大,聲如霹靂。傳聞“驚弓之鳥”,便是被此弓射下。弓弦亦混編金屬絲,臨陣對敵時,足可斬切人軀。善使鐵脊弓之猛士,皆需佩戴鋼環鎖指,否則傷人傷己。據說,一把鐵脊強弓,需兩臂十石以上力道,方能弓開滿月。

    后隨強弩普及,弓后逐漸失傳。

    話說,后世常將程普與韓當并列。劉備今日方知其深意。程普善使鐵脊蛇矛,韓當擅開鐵脊強弓。

    “義父能開此弓否?”劉備問道。

    “可也。”太史慈一語中的:“此弓乃為斃敵之將,極耗氣力。臨陣殺敵,力有不逮。先前,義父在楊氏城樓,并開六石強弓,斃黑山賊將三十有九。用的便是‘鐵臂弓法’。折算起來,義父兩臂乃有十二石力道。”

    “果然如此。”俯瞰蹋頓墜地無聲,劉備遂命軍醫,上前查看。

    知從子并無大礙,遼西烏桓大人丘力居,方才松了口氣。

    蹋頓渾身披甲,皮糙肉厚。沙場松軟,韓當又手下留情。自當性命無憂。

    灌下一晚療傷湯藥,蹋頓悠悠轉醒。

    見人已重回宴會大堂,這才記起先前諸事。

    表情憤懣,怏怏不樂。

    劉備居高笑問:“券書墨跡未干,你二人勝負已分。如今,該當如何。”

    蹋頓抱拳:“悉聽王上發落。”

    “權且饒你不死,將功抵命。”劉備目視丘力居:“暫領‘奮威司馬’,比千石俸如何?”

    丘力居大喜:“多謝王上不殺之恩!”

    蹋頓拜服:“主公在上,蹋頓敢不效死!”

    “何不稱‘烏桓丈夫’?”劉備打趣。

    “哈哈哈……”堂內賓客俱歡顏。

    劉備又看向大舅哥:“勞煩汗魯王,為蹋頓補齊兵馬。”

    “喏。”烏延含笑領命。薊王從不白用人。少時堆錢伐賊,丹陽白毦一人十萬錢。烏桓突騎,乃天下名騎。馬匹不算,亦如此價。馬價因人而異。若只是軍馬,作價十萬。若是良馬,當作價百萬。若是神駒,價值千金。此,便是募兵與征兵之區別。

    換言之,一千烏桓突騎,至少需耗費二億薊錢。

    三郡烏桓雖是抱團取暖,然各有分屬。劉備讓大舅哥操持此事,用意不言自明。三郡烏桓很快商定募兵比例。烏延帳下出兵千五百,丘力居帳下出兵一千。計二千五百人。

    依薊國慣例。所募兵馬,家人皆歡天喜地,遷入安次各城安居。如此看來,拖家帶口二十萬錢,確實不貴。且還有一半大錢落入各部大人囊中。

    薊王劉備攜萬輛兵車出塞。輜重儲備何止豐富。

    兩千五百烏桓突騎,只需人馬入營,便可即刻武裝。

    至于忠心,“撐犁孤涂,東胡共主”之薊王劉備,從不擔心。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更何況背后還有一家老小望眼欲穿。

    韓當麾下皆是郡兵,不可私吞。將兵士交由司馬統帥。韓當領五百親隨入營。五百人皆出身豪俠,與韓當乃是過命交情。少時與徐榮、田岡等人,同操一份營生。后被遼西太守趙苞所募。今北境有薊王守備,安全無虞。韓當等人另謀高就,亦是人之常情。

    重開酒宴。坐上歡聲笑語,經久不息。

    乘興罷筵。劉備婉拒王允等人留宿之請,返歸兵車營地。

    杜氏、鄒氏、田圣等美人,正翹首以盼。

    重門疊戶,口口相傳。一夜無話。

    經停數日,待烏桓突騎悉數入列。劉備這便與王允、烏延等人辭行。出關北上,奔赴白檀城,使高車中郎將治所。

    重走少時出關之路,坐看河谷兩側山水。記憶猶新,劉備一時感慨萬千。

    沿途車馬往來,不絕于道。遙看王旗,紛紛避讓行禮。各個驚喜莫名。互相私語,薊王北上,必出大事焉。此時此刻,此情此景。往來行人,自當看熱鬧不嫌事大。薊王赫赫威名,何須多言。

    一路暢通無阻。斥候言,白檀在望。

    便有正副使高車中郎將,鮮于輔、鮮于銀,領兵十里出迎。l0ns3v3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