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119章 三塊石碑
    桑宅的確有一枚這樣的玉簡,記錄了上千篇優美的文章詩詞。

    桑子明一找就找到了,可是卻有點兒不舍得拿出去。

    不過,城主劉開山和師傅黃瑞都在翹首以盼等著呢,也容不得他推脫,更不能借口說沒找到,那樣會把城主得罪死的。

    以他的實力,也沒法復制一份這樣的玉簡,所以只好將原版的玉簡拿了出去。

    當他慢吞吞來到學宮的時候,先將玉簡交給了師傅黃瑞,黃瑞匆匆掃了一眼,一下子欣喜如狂,連眼珠子都紅了!

    “好寶貝,好東西啊!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看?”

    城主猛地伸出手去:“等等,先讓我瞧一眼。”

    黃瑞只能壓制住激動的心情,將玉簡先遞給城主劉開山。

    劉開山凝神掃視著玉簡中的內容,面色變得赤紅,雙手都有些顫抖,怎么都不肯將玉簡放下來。

    過了一會兒,他“唰”的一下,將玉簡收了起來,笑道:“這樣的玉簡,簡直價值連城,卻不知來源于何處?桑子明,你別怕,我只是好奇,隨口問問而已。不管如何,你能獻上這樣的玉簡,乃是天大的功勞。”

    桑子明苦笑道:“說什么天大的功勞,別給我帶來禍患就好。大約五六年前,我家醫館來了一位病人,看面目滿面塵灰,身上還有一股難聞的臭味。我爺爺幫他開了個方子,他便留下這枚玉簡,算作診金。”

    這番話說得不盡不實,是為了打消別人的念頭,告訴對方只有這一枚玉簡。

    劉開山眼中神光閃爍,道:“以我的實力,刻畫玉簡還有些勉強。我想拿給一位師叔幫忙,就是那位幫我們修建城墻的元嬰修士,他是仙文館十三位‘大君子’之一。等他復制完了,會將這枚玉簡還給你。另外,我還要給你一些獎勵,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桑子明道:“城主您客氣了,弟子不需要獎勵,只想求您一件事。”

    “什么事?你說吧。”

    “城主您拿出去這枚玉簡的時候,能否別提弟子的名字,就說是您偶然撿到的?”

    劉開山眼望著他,一面搖頭,一面輕嘆道:“那我得有多大的福氣啊!竟然能撿到這樣寶貝!這可是一個難得大的機緣,你這么推出去太可惜了!”

    黃瑞忽然笑道:“哈哈,徒弟的擔子,交給師傅來背!這件事何妨推在我身上?就說是我在荒谷中撿到的好了!畢竟我在荒谷城待了十幾年,出入荒谷很多次,谷底的事情就是一壇漿糊,誰能搞的明白?”

    劉開山吸一口氣道:“既然你們師徒愿意這么瞎搞,那也由得你們。不過,本城主提個建議,基于桑子明立下的大功,應該將本地學宮鎮館的那三塊石碑,開放給他觀摩了!”

    黃瑞一聽,眼珠轉了轉,道:“城主您說的是,我先前一直擔心,子明功力還比較弱,難以承受碑文的沖擊,如今看來,他在仙文上的造詣已經很高了,完全可以試一試。”

    劉開山道:“擇日不如撞日,距離天黑還早,那就安排在今天吧。”

    黃瑞點頭道:“好說,子明啊,你跟我來。”

    桑子明跟著師傅和城主出了教室,走到學宮后面一個密封的小花園中,花園中心有三塊石碑,每一塊都有一丈來高,馱在老龜的背上,碑文十分清晰,刻入石碑三分深。

    劉開山望著石碑,道:“這三塊石碑,刻的的是《千字文》、《弟子規》和《三字經》,乃是儒門弟子進入宗門的標志。沒有拜過石碑,不能算是本門弟子。石碑看著簡單,卻蘊含著復雜的天道,能夠領悟多少,就看你自己了。”

    黃瑞也道:“每個人終生只有一次參拜的機會。這幾塊碑擺在這里,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一直沒有人參拜過,你道是為什么嗎?”

    桑子明搖頭:“弟子猜不出,還請師傅教誨。”

    黃瑞道:“要想參拜此碑,必須要有秀才的修為。荒谷城很多年來,都沒有人考中秀才。許多學子進階到童生之后,往往便找出千般理由,搬到郡城去學習了。所以等他們考中秀才之后,便會去參拜郡城的石碑,而不會返回荒谷城來。為師本想等你考中了秀才,然后再來參拜,可是既然城主提起了這件事,那么你可以提前參拜此碑了!”

    劉開山感慨的道:“這可是難得的機緣啊!百年的封碑孕育,吸收天地之道,讓碑文里蘊含著多少的靈機!桑子明,正因為你獻上了玉簡,本城主才會提點你!否則,嘿嘿,說不定會有外來的秀才,獲得這般難言的好處!”

    桑子明總算是聽明白了,趕緊躬身說道:“多謝城主,多謝師傅!”

    黃瑞沉聲道:“三塊石碑呈半圓形排列,正前方有一塊青石,你去青石上跪坐,沉心靜氣,凝視石碑,此事非同小可,不能有絲毫懈怠!”

    桑子明依從吩咐,走過去跪坐在青石上。

    這時候,劉開山和黃瑞都退了出去,站在花園小圓門之外。

    兩人倚著門框,低聲說著話。

    “黃宮主,你收了一個好徒弟啊!年紀輕輕,就能寫出大成、乃至于圓滿的仙文,將來前途無可限量,師徒如父子,這也是你的機緣啊!”

    “嘿嘿,晚輩運氣好,攤著了這么個徒弟。說起來,還是城主有氣魄,這時候讓子明來參拜石碑,不知道他能獲得多大的好處。”

    “這要看他的造化了,傳說中有的人能一口氣連升三階,我看桑子明還只是煉氣四階,或許出來的時候,就是煉氣七階了呢!”

    “嗬,連升三階,那可節約五六年的時間呢!”

    “非止如此,如果運氣好,他還能將仙文造詣提升一個大境界。你想想看,他要是寫出來的字全是圓滿層次,那又會如何?豈不要讓仙文館的大賢們震驚?”

    對于黃昏界的儒生來講,仙文有八大境界,分別是初窺,入門,登堂,小成,大成,圓滿,入道和成仙。

    一般來說,能考取進士的人往往是金丹前期的修士,他們掌握的仙文都在“大成”階段。

    如果是金丹后期或者是金丹巔峰,能寫出一小部分圓滿層次的仙文,因而這些人被稱為“小君子”。

    若是元嬰修士,寫出來的仙文大都在圓滿境界,這些人被稱為“大君子”。

    而要是再上一層,到了步虛階段,能寫出少量“入道”境界的仙文,這些人被稱為“小賢人”。

    如果是合道真君,寫出來的仙文大都在“入道”境界,被稱為“大賢人”。

    對于地仙而言,寫出來的仙文都處于“成仙”境界,那便是本地儒生的最高境界了。

    如此說來,要是桑子明掌握的仙文都到了圓滿層次,那意味著他在仙文上的造詣跟元嬰修士差不多,而他本人才是一位煉氣期的小修士,這將會是一個罕見的奇跡。

    而類似這樣的奇跡,在很早以前也曾經出現過,那些人都被稱為“絕世天才”。

    當然,如果桑子明知道這一點的話,他肯定不想成為受萬眾矚目的人。因為絕世天才容易夭折,未必能成長起來!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