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120章 功力暴漲
    桑子明跪坐在青石上,對著三座石碑,神情莊重,雙目凝視著上面的仙文。

    剛開始的時候,那些字十分清晰,每一個筆畫就像鋼刀劍鋒,犀利的扎入石碑中,也映入他的眼簾,漸漸的那些字越來越大,隱隱化作一個個鐵錘,輕輕敲打他的腦門,然后他發現那些仙文開始放出光芒,光芒變得十分耀眼,讓他的眼睛不得不半閉起來。

    與此同時,一股暖流從頭頂天門,開始灌入他的腦海!

    那感覺,就像陽春三月,春暖花開,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又像浸泡在浴池中,渾身上下非常舒服。

    隨后,他的耳邊隱約聽見一聲聲震撼人心的讀書聲,就像黃鐘大呂,每一句話,都敲在他的心底。

    《千字文》,《弟子規》,《三字經》,這三篇文章,他當然早就學過,但早年學習的時候,認的是普通的文字。

    桑子明不是文盲,他從小開始讀書,接受爺爺桑長的教育,老早就認識近萬個字了,但那只是普通的文字,不同于仙文,仙文比普通文字復雜的多,它是一種符文,比簡體字和繁體字的差別還要大十倍。

    他學會的仙文只有一千五百個,換句話說,這三篇碑文中,還有些仙文他沒有學過。

    然而這一刻,他跪坐在石碑前,仿佛面對三位大賢,在他耳邊諄諄教誨,又像有三道泉水,流入他的腦海中,他的渾身上下就像被人按摩到骨髓中,大量的靈氣源源不絕的流進來,灌滿了他的經脈穴位,以一種勢如破竹的方式,“咔嚓咔嚓”打通了無數關卡。

    比起常人,桑子明有一種特殊的優勢,他當年學全了一千仙文,然后才開靈,而且一下子完成了二次開靈,不但打通七十二處大穴,而且讓全身的毛孔全部開放,如此以來,他吸收靈氣的速度比常人快很多倍,身上就像張開了無數的大口,盡力吸收著石碑中散發出來的靈氣。

    過了一會兒,他覺得渾身又癢又痛,就像有無數的螞蟻在撕咬,又像有許多條蛇蟲鉆入經脈中,每過十幾個呼吸,就忍不住輕輕顫抖一次,似乎聽見穴位被打通發出的聲音。

    那聲音仿佛撕裂絲綢,仿佛秋蟬在名叫,仿佛夏日不絕于耳的蛙聲,有時又像黃鐘大呂,“咣咣”的響在耳邊。

    于此同時,還有一種說不出欣快的感覺,仿佛停留在母腹中,重新獲得了新生一樣。

    只是盞茶功夫,他打通了一條經脈,功力驟然晉升一重。

    不到半炷香的時間,他打通了第二條經脈,功力又晉升一重。

    一炷香的時間過后,他竟然打通了四條經脈,功力晉升了四重!

    然而這時候,狂飆突進還沒有完,他的功力還在節節拔升之中!

    每個人擁有十二條經脈,作為煉氣期弟子,每打通一條經脈,功力提升一階,所以整個煉氣期分為十三重,第十二重喚作煉氣巔峰,第十三重叫作煉氣大圓滿。

    靈氣源源不斷的灌入他的體內,三個石碑,每個都有上前的仙文。

    《三字經》全文一千七百多字,《千字文》擁有一千個不同的字(據說簡化之后才有六七個重復的字),《弟子規》一千零八十個字。這些仙文經過百年的時間,吸收了大量的天道靈能,全都灌注于桑子明體內!

    三座石碑合在一起,差不多有兩千個不重復的仙文,其中有九百多個,桑子明還沒有學過,此時一下子灌注他的腦海,讓他掌握的仙文驟然之間暴增到兩千四百個!這個數字看似不,但已經非常了不起,因為舉人才要求兩千七百個仙文。

    而且非僅如此,經過這一番洗禮之后,他掌握仙文的境界也獲得了很大的提升,其中一百個仙文躍升到“入道”層次,七百個仙文達到“圓滿”的程度,還有七百個仙文達到“大成”境界,剩下九百個新學會的仙文,也處于“小成”階段。

    這是一種質的飛躍,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事。

    他的功力還在節節攀升!

    第五條經脈打通了!

    第六條經脈又打通了!

    然后,隨著一連串“咔嚓嚓”的響聲,他打通了第七條經脈,功力晉升到煉氣第十一重,才算是終于完成了整個過程,經受了碑文的熏陶,正式成為儒家弟子了!

    他的印堂正中,隱約出現一個淡紅色的“水”字,還有半個“中”字,若有若無,若隱若現,給他憑空增添了不少威嚴。

    他渾身都是汗,只覺得遍體酸痛,就像被人錘過無數回一樣。然而當他站立起來的時候,又覺得全身充滿了無窮的力量,因為功力暴增,一時之間他還無法掌控,所以都不敢邁步走路了。

    他的肌肉也變得豐隆了,身高也增加了三寸!

    他發出一聲呻吟,然后站直了身子,抬腿往前走去。

    聽見動靜,黃瑞和劉開山趕緊迎了上來。

    黃瑞焦急的問:“怎么樣?有沒有收獲?”

    桑子明咧了咧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說,整個過程就像做夢一樣,簡直讓人無法相信!

    劉開山瞪大了眼睛,道:“肯定有收獲啊!你仔細看看,子明功力暴漲,這是晉升了幾階啊?”

    旋即,黃瑞驚叫起來:“我的天吶,他先前只是煉氣第四重,如今竟然到了煉氣第十一重,憑空跨越了二十年的修煉啊!”

    “是啊,這簡直就是奇跡!這種事,你以前聽說過沒有?”

    “咳咳,我當年也算是京師仙文閣總部的內門弟子,見過很多人的入門儀式,那些人頂多能晉升一階,能晉升兩階的人就是鳳毛麟角了,哪里可能驟然拔升七階呢?這種話說出去有誰會信呢?”

    “哈哈,你這徒弟,可算是占了大便宜!我也沒有想到,經過百年的孕育,這三座石碑中,能蘊含這么多的靈能,要不然我或許會把這個機會留給自己的徒弟……不過,我那徒弟能否能承受的起,那還不好說呢……”

    “城主您說得對,入門儀式,叩見碑文,也是有風險的,搞不好還可能走火入魔。要不然,為何各大書院,都是一批一批的招收弟子,讓很多人同時叩拜呢?”

    “嘖嘖,你這徒弟,了不起啊!我還聽說,他學會了一千仙文,然后才開靈的,果然是與眾不同……你再看他的額頭,那個‘水’字是多么的清晰,而且第二個字,那個‘中’字也快露頭了,這代表著什么,你應該明白,是吧?”

    “這是自然,水中仁義禮智信,儒家七子真言,代表著不同的境界……可惜這兩個字,一會兒就下去了,要不然有多威風……”

    兩個人圍著桑子明看來看去,口中不停的夸贊著,面上露出羨慕的神色。

    忽然間,黃瑞轉身對著劉開山,躬身一禮,道:“城主,這是一件大事,桑子明生于荒谷城,也算是您的半個弟子,所以還求城主您多加關照。”

    劉開山摸了摸下頦半寸長的黑胡須,笑瞇瞇的沒有說話。

    黃瑞拉了桑子明一下,吩咐道:“過來給城主磕個頭,算是行弟子之禮。”

    桑子明只好照辦,上來行了一個大禮。

    劉開山笑道:“好!從今以后,你也算是我半個徒弟了,以后有什么好事,別忘了我。子明啊,我來問你,在功力提升的同時,你掌握的仙文,是否也有了進步?”

    桑子明點了點頭:“是,城主您說的沒錯,有幾個字達到入道境界了。”

    劉開山口中“嘖嘖”有聲,嘆道:“你這是天賜福緣啊,簡直羨煞人也。不過,我還得叮囑你幾句,今天的事,你不要說出去。要知道,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一個人的光芒太耀眼了,那未必是好事。我和你師傅也會幫你隱瞞。從今以后,你只能在自己家里盡情的書寫,出門以后,要盡力壓縮自身的修為,書寫的仙文頂多到‘小成’就夠了!你明白了嗎?”

    黃瑞拍了拍桑子明的肩膀,道:“城主交代的沒錯,你的功力太弱,如果展露出極高的仙文境界,開始時會引起矚目,似乎是一件令人心動的事,但是到后面你會發現,可能會出現意想不到的危機,遠遠超出你掌控的能力。”

    桑子明心里一驚,連忙躬身道:“多謝城主和師傅提醒,弟子記住了。”

    他心想:“爺爺將我丟在黃昏界,是為了讓我順利的成長,如果我不知收斂,惹來天大的禍患,那就辜負爺爺的厚望了。”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