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143章 被逼出手
    元嬰后期的鬼修,借用陰魂之力,形成巨大的領域,無盡的黑幕,就像一個大鍋蓋,從頭頂罩下來。

    天似穹廬,籠罩四野!

    眾人看不見山路,找不到前進的方向,馬車無路可去,這可怎么辦呢?

    黃瑞得到的這本字帖,總共不過二十多頁,其中大部分是“入道”級別的仙文,給那位元嬰后期的鬼修造成的傷害并不大,真正有威力的是其中不到兩成的“成仙”級別的仙文,相當于地仙的手書。

    按理說地仙比元嬰后期厲害多了,可是字帖畢竟是字帖,用的是普通的符紙,并不是刻在石碑上,也沒有鑲嵌在法器上,那些仙文儲存的天道元能有限。

    更何況,寫這本字帖的并不是地仙,而是合道級別的陸九韶,其中八成都是入道級別的仙文。

    所以大賢墨寶第一頁,在這沉沉黑霧中,不斷的放出金光,勉強支撐了一個時辰,就變得黯淡無光了!

    梁帖趕緊翻到了第二頁,耀眼的金光再度放出來!

    這樣下去,整本字帖最多能支撐二十多個時辰,也就是不超過兩天,儲存的靈能就會耗盡,到那時若還想不出法子,或者說沒有高人前來救援,結局可就慘了。

    “怎么辦?如何能找到出路?”

    梁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法子,不得不喟然長嘆:“可惜啊,我當年選修的‘尚書’,而不是‘易經’,要不然還能掐指一算,找到出去的路徑呢!”

    眾弟子和黃瑞都只能呆呆的看著他,因為他們功力太低了,連仙文都沒有學會多少,更別說有機會去學習儒家六藝了。

    儒家六藝,詩書禮樂易春秋,每一門都有深奧的學問,據說學到深處,能溝通天道,單修一門就能修成仙王,若是兼修多門,還可能修成仙帝呢。

    梁帖只是一位普通的金丹真人,背后沒有靠山,也就沒有大人物賜下的法寶。這是很正常的事,不是每個人都像桑子明一樣,上頭有爺爺留下的諸般寶貝。

    要是仔細說起來,寶貝太多,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很多大人物寧愿將子孫踢出門,讓他們在外面苦熬修煉,一步步成長起來,那樣走過的路才堅實。

    無奈神醫桑長的滿門都被人殺了,就剩下這么一個孫子,顯然經不起折騰,萬一中道夭折了怎么辦?再加上,桑長要離開黃昏界,沒法從旁邊看護孫子,為了不至于絕后,才留下仙齋和大量的修真資源。如果他要是不走的話,還不知怎么折磨桑子明呢!比如說封閉他的穴位,逼著他二次開靈,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梁帖只能駕馭著馬車,不辨東西南北,朝著一個方向走下去!

    每隔一個時辰,他翻開字帖新的一頁!

    眼見著字帖翻過了一半,時間又過去一天,馬車還沒有找到路徑,眾人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

    桑子明也有些著急了,因為再這么走下去,即便能出去,也會錯過考試的時間!

    此時他們離開荒谷城不過五百里,距離瑯琊城還有一千里呢,誰知道前頭還會不會出事?已經過去兩天了,就算沒有鬼修和妖修擋路,全力駕馭龍須馬趕路,那還要兩天時間!換句話說,勉強能在二月初四的晚上趕到地頭,若是再耽誤下去可就不行了,因為考試定在二月初五的早上!

    “怎么才能破局呢?”

    他雖然有靈符護身,并不能靠著護體靈符將對方殺死。

    他想來想去,自己最強的手段,也只有靈寶弓了!

    “我要不要暴露靈寶弓呢?”桑子明很是猶豫,因為那是通天靈寶,若是落在眾人眼里,定然會有很大的麻煩。可若是不用靈寶弓,等到字帖墨寶威力耗盡,金丹真人被對方抓走,那么在場的人一個都活不了!他甚至連開弓放箭的機會或許都沒了!

    只有射出去的箭才有威力,留在手里怎么能殺死敵人呢?

    如果那位鬼修看破了靈寶弓,伸手之間就能將弓奪走,那么他桑子明僅靠著一張九階靈符,又怎么能逃出生天呢?說起來,那只是一枚護體靈符而已,雖然元嬰修士一下子打不破,但是擱不住一劍又一劍的砍下去,砍個幾百劍,總能砍死他的!

    因此之故,桑子明想來想去,不得不采取行動了!

    他悄悄靠近黃瑞,低聲道:“師傅,我想上車頂上透口氣。”

    黃瑞一把拉住了他:“不行,上面太危險了!”

    桑子明的功力到了煉氣十一重,已經能傳音入密了,當即傳音說道:“師傅,弟子想到一個法子,或許能幫師叔祖,您若是不放心,跟我一起上車頂如何?”

    黃瑞也快急死了,聞言不再攔他,回頭叮囑車里的人:“不要再往外看了,都把車簾都放下來,趁著沒事兒,趕緊休息一會兒,說不定再過半天,就要分頭逃命了!”

    眾人聽見這話,原本有些困倦,反而一下子清醒過來,心想:“還休息啥啊?再過半天就死了!”

    黃瑞一拉桑子明,兩人翻身上了車頂。

    梁帖滿面愁容的望著他們,問道:“為何不在車里待著?”

    桑子明傳音道:“弟子有一件法寶,或許能傷到那鬼修。”

    梁帖卻是不信,心道:“你一個煉氣修士,能拿出什么法寶?”

    桑子明又傳音道:“弟子這件法寶,威力強大,非同小可,是我祖上傳下來的。還請師叔祖發下天道誓言,事后不得走漏消息,也不能跟搶我的寶貝。”

    梁帖聽了,頓時生出一股怒氣,心想:“你小子是什么人啊?怎么能說出這種話?我為了保護你們,連命都不要了,難道還覬覦你的寶貝不成?我一個謙謙君子,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可是轉念一想:“我已經陷入了困境,眼看就要死了,還跟這孩子較什么真啊?”

    于是他收斂了怒氣,道:“你放心,無論如何,我不會傷害你。有那鬼修害你,就已經足夠了。”

    桑子明將靈寶弓取了出來,又取出三根烏木箭,隨后開始在弓臂兩端,各塞了一顆中品靈石。

    一顆中品靈石相當于十顆下品靈石,是他前些日子從興隆街換來的。他當時還換了幾顆上品靈石呢,而一顆上品靈石,相當于一百顆下品靈石。

    不過這一次,他并沒有使用上品靈石,因為他不想弄出太大的動靜。動靜越大,越容易讓人眼紅,將來的麻煩也越多。

    靈寶弓屬于七階通天靈寶,以他現在的功力,如果用極品靈石激發,一箭能射死合道真君,他大致算了算,對付元嬰修士,用上中品靈石,就該差不多了。

    老實說,他只想打開眼前的黑幕,早些趕到瑯琊城去,并不在意會不會射死鬼修,射死了固然好,射不死也沒關系。

    靈寶弓顏色深沉,樣式古樸,第一眼看上去,并不會令人感到驚艷,所以梁帖和黃瑞都半信半疑的看著桑子明。

    黃瑞眉毛一挑,道:“子明,你的功力太弱了,何不將弓箭交給師叔祖?如果真是寶物,在他手里才能發揮威力。”

    桑子明卻道:“不行,這弓已經認主了!別人用不了,除非抹除弟子留在里面的靈智才行。”

    聽見這話,梁帖才感到驚訝起來,面色也禁不住為之一變!因為需要認主的法器,往往已經誕生了靈智,而有靈智的法器,至少是一階靈寶!

    難道說,眼前這張大弓,竟然是一件通天靈寶不成?

    想到這里,他的心禁不住“砰砰”跳動起來!

    通天靈寶很少見,在元嬰真君中,一百個人里頭,只有兩三人擁有。即便是步虛真君,也難達到人手一件,縱然有也是低階靈寶。

    從靈器到靈寶,那是一個巨大的飛躍,往往需要修士數千年的溫養,才能度過雷劫成為靈寶。而靈寶每一次升級,都需要經歷雷劫的考驗,通關的難度很大,所以低階靈寶相對容易出現,高階靈寶就像地仙一樣,整個黃昏界不會太多。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