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144章 一箭破天
    煉氣后期的桑子明,手持靈寶弓,仿佛一棵青松,巍然屹立在車頂上。

    筑基修士黃瑞和金丹真人梁帖,都退到角落里,屏住呼吸,靜靜的看著。他們不知道這張弓是不是寶弓,不曉得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只覺得這件事匪夷所思,令人難以置信!

    他們心里在想:“這孩子怎么會有寶弓呢?那真的是一張寶弓嗎?就算是一件通天靈寶,拿在他手里,又有什么用呢?他一個煉氣后期的修士,就像螞蟻那樣的弱小,怎么能操控通天靈寶?如果那么容易的話,這世界不亂了套嗎?”

    這一刻,梁帖真想將弓箭搶過來,一把抹掉上面的神識,然后由自己抽,張弓搭箭,射向黑幕后的鬼修。

    然而這件事并沒有那么容易,因為通天靈寶擁有靈智,一旦認主之后,未必愿意改換門庭。很多時候就算搶到了靈寶,而靈寶性子執拗,寧愿選擇自爆,也不肯跟隨新的主人。

    除非原來的主人,是因為病死或者渡劫失敗,靈寶變成無主之物,才愿意接受新主人,這個過程往往要經過很多年的確認,不是一兩天就能完成的。

    換句話說,靈寶就像一條狗,比某些人還衷心呢。

    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很多高階修士寧愿自已培養靈寶,或者去購買新出爐的寶貝,也不會將心思寄托在搶奪別人的靈寶上,那樣做成功的幾率并不高。試想,為了搶劫一件靈寶,打生打死拼了很久,結果原主人見勢不好,臨死之前,讓手里的靈寶自爆,那又能搶到什么呢?

    桑子明拿著弓箭,凝神看著遠方。

    他在尋找那位元嬰鬼修躲藏的位置。

    周遭黑漆漆一片寂靜,對方究竟躲在哪里呢?

    梁帖也知道桑子明的意思,當即高聲叫道:“看來是不行了,這份墨寶,堅持不了太久,我想要投降!那位鬼修前輩,能否現身一見?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想當面跟你說。”

    遠處傳來一個陰冷的聲音:“你一個死人,能有什么好說的?先前給你機會你不走,竟然用一份字帖,傷了我的手臂,害我折損兩個甲子的功力,這筆賬我還沒有跟你算呢!你就靜靜的等死吧!”

    這時候,桑子明已經拉開了靈寶弓!

    他修的是靈醫法門,身體經過二次開靈,對于靈氣的感覺十分敏銳,已經確認聲音傳來的地方,那里的陰靈氣,比別處豐富許多倍,顯然元嬰鬼修就躲在那里!

    于是,他搭上一根烏木箭,用力拉開了靈寶弓,“嗖”的射了出去!

    靈寶弓在中品靈石的的刺激下,幾乎拉開了七成,比當初射殺郝金丹的時候強了很多。

    烏木箭射出去的時候,就像小手指一樣細,長度不過三尺,黑黝黝的暗淡無光。然而飛出去之后,開始悄無聲息的變大,等到出了五十丈金光照射的范圍后,進入黑沉沉的夜幕中,才忽然暴漲開來,一下子變成五尺粗細,七八丈長,就像一根巨大的樹木,前頭削尖,變成的驚天巨箭!

    而且,那烏木箭也是有靈智的,竟然能在空中拐彎,自動調節方向,尋找對手的位置!

    然后就聽見“噗”的一聲,伴隨著凄厲的慘叫:“啊……通天靈寶,他娘的,怎么會有通天靈寶?啊……要死了,,我的十大鬼宮,竟然被射穿七個,這一箭,折損我三千年功力……那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老夫鬼誅子,已經記住你的模樣了,我還會再來的……”

    顯然,鬼誅子受了極重的傷,如果換做普通的仙修,恐怕早就死了。但是鬼修擁有非凡的保命手段,只要有一縷殘魂逃出去,就可以重新修煉起來。

    鬼修最重要的,無外乎三魂七魄,三魂是天魂、地魂和人魂,七魄對應著喜怒憂思悲恐驚。三魂七魄合起來,構成一個完整的魂體,又叫“鬼體”,就像李秋嬋擁有的靈體一樣。

    鬼修進入元嬰境界后,三魂七魄形成十大鬼宮,每一宮代表著一個魂魄。

    鬼修也可能有肉身,但往往借用了別人的肉身,即便肉身損毀了,只要鬼體保持完好,很快就可以復原。要是鬼體受到嚴重的損傷,那就不容易恢復了。

    不過,烏木箭屬于通天靈寶,射穿的不單是肉身,還傷了魂魄鬼體,十大鬼宮有七個被毀,大量的魂魄被烏木箭吞噬,所以鬼誅子至少損失了三千年功力,即便逃回去了,還不知要經歷多少年的苦修,才能再度復原呢。

    一個元嬰后期的鬼修,會讓別的鬼修感到敬畏;但如果是受了重傷的鬼修,日子就沒有那么好過了,搞不好會成為別人吞噬的對象。

    聽見那凄厲的慘叫聲,黃瑞和梁帖都禁不住驚駭不已!

    “天吶,他真的成功了!”

    “這簡直像做夢一樣,一個煉氣后期的小修士,竟然能操控通天靈寶,一箭重傷元嬰后期的鬼修,這種事要是傳出去,有誰會相信呢?”

    很快的,烏木箭從空中畫了一圈,又飛回桑子明的身邊,黑黝黝的箭體,似乎增添了一些亮光。

    這一箭過后,那黑漆漆的夜幕終于被劃破了!

    一道晚霞掛在天上,殷紅的太陽,放出萬道霞光!

    眾人看到車簾外面透進來的光亮,趕緊拉開車簾往外砍,他們驚喜的發現,外面的世界竟然那么美!

    “天吶,我們終于闖過來了!”

    “剛才發生了什么事?那位極為恐怖的鬼修呢?怎么會莫名其妙的發出慘叫?”

    “鬼誅子被誰所傷?難道是仙文館的大賢?有哪位大賢相貌看著年輕,會被鬼誅子稱作小子?”

    “我們得救了!祖師慈悲,救我們脫離苦海……”

    車廂頂上,桑子明悄悄收起了靈寶弓和烏木箭,對著梁帖躬身施禮,低聲傳音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此事還請師叔祖多擔待,小子無狀,請您老諒解。”

    金丹真人梁帖呆呆的看著他,嘴唇抖動了兩下,道:“老夫逃過一劫,還得承你的情呢,我想法幫你遮掩。”

    黃瑞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最后忍不住苦笑,拍了拍桑子明的肩膀,道:“你今天露了這一手,恐怕想隱瞞也隱瞞不住。”

    梁帖也跟著嘆道:“沒錯,回去之后,我會將這件事,原原本本稟報兩位祖師。”

    桑子明無奈的抓了抓自己的頭發,道:“稟報祖師不要緊,只要別搞得滿城風雨就好。”

    靈寶弓畢竟是仙家的手段,算不得經典的儒門法寶,他倒是不怕陸九韶和陸九齡覬覦自己的寶貝,只怕消息傳出去,惹來數不清的仙修,雖然說搶奪靈寶的難度很高,但是擋不住那么多瘋狂的修士啊。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