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145章 瑯琊劇變
    在夕陽的紅光照射下,桑子明站在車頂清楚的看見,大約百丈之外的山崖上,掛著一具黑衣包裹的尸骸,只有頭顱和四肢還保持完整,胸腹之間變成了爛泥,鮮血染紅了巖壁!

    靈寶弓擴張到五尺之后,已經不是普通的箭了,那就是一根削尖的木樁,沖擊之后,尸體從脖子開始,直到小腹,都成了爛泥!

    眾人呆望了一陣子,都感到震驚不已:“太恐怖了,不知道是哪位大賢出手,將一位元嬰鬼修,整成了這個樣子!”

    “鬼誅子究竟死了沒有?肉身成了漿糊還不死?”

    “而那位大賢呢?他怎么不見了?”

    金丹真人梁帖略微定了定神,然后拿出幾斤靈谷,喂了喂龍須馬,略微辨認方向,催馬向前急奔。

    隨后不久,黃瑞先回到大車里去了。對于自己的弟子,他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桑子明在車頂上盤膝坐下。他擔心前方還有厲害的鬼修,說不定還要再射出一箭,所以并沒有跟師傅下去。

    梁帖一會兒看向前方,一會兒轉頭望著他,最后忍不住傳音問道:“剛剛那張寶弓,是從哪里來的?”

    桑子明躬身答道:“師叔祖,那是我祖傳的寶貝。我家祖上,或許出過仙人吧。我爺爺名叫‘桑長’,醫術很有名的。”

    梁帖微微搖頭,道:“但凡出過仙人的家族,那一定遠近聞名,翻翻史書就能查出來。我中過進士,也算博聞強記,并沒有聽說過姓桑的仙人。”

    “呃,小子信口胡說,其實那張寶弓,是爺爺留給我的護身法寶。”

    “你爺爺桑長?他是普通的靈醫嗎?怎么會有通天靈寶?”

    “小子也不清楚,家祖醫道精湛,治病不求留名,早年有些奇遇。”

    梁帖接著問道:“那你跟我說說,為什么你一個煉氣修士,竟然能拉開寶弓?一般來說,要想激活靈寶,即便是金丹真人,也會覺得很困難。”

    桑子明笑道:“師叔祖,我跟您說實話,那張弓有古怪,兩端各有一個凹槽,只要插進靈石,就能激發起來。”

    梁帖聽了恍然大悟,道:“喔,原來這樣簡單!”

    他只是一位普通的金丹后期的真人,背后沒有厲害的師傅做后臺,也沒有接觸過真正的通天靈寶,所以并沒有感到十分驚訝,如果換一個人,就不會這樣認為了。

    其實,能不能激活靈寶,關鍵在于靈寶有沒有認主,只要認主之后,即便主人功力很弱,也能偶爾透支威力,甚至會自動發起攻擊。

    問題是,一個煉氣期的小修士,怎么能讓靈寶認主呢?

    這其中就講究機緣了。要么像蓮香一樣,在祖母的壓制下,將仙器碧玉簪強行傳給她;或者像李秋嬋一樣,在師傅鬼桑子的協助下,將靈寶招魂幡賜給他;再或者像桑子明這樣,靈寶弓是桑長直接從店里購買的,白璧無瑕,從來沒有主人,而且桑子明資質絕佳,容易獲得寶弓的認可,所以才能滴血認主。如果是一張先前曾經有過主人的寶弓,再想讓它認主可就難了。

    梁帖畢竟還算是君子,所以弄明白這些事之后,便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馬車飛快的前行,兩邊依舊是高山峽谷,然而頭頂滿天繁星,氣氛已經不同了,變得輕松了許多,不再是先前的鬼蜮,黑漆漆不見天日,壓得人喘不過氣。

    此后的道路,雖然依舊不平靜,鬼魂不斷的冒出來,但都被梁帖御劍斬殺了。

    梁帖畢竟是金丹后期的真人,只要不碰到元嬰以上的鬼修,便不會被鬼魂阻住去路。

    一路之上,至少有十幾位筑基鬼修,還有一位金丹初期的鬼修,倒在了他的劍下。

    他那口君子劍,飽飲鮮血之后,越發顯得光彩奪目,假以時日,這樣的寶劍,經過漫長的培育,若能渡過雷劫,也可以成為通天靈寶。

    兩天之后,二月初四的傍晚,馬車終于趕到了瑯琊城!

    看著那高過二十丈巍峨挺立的城墻,還有上空已然開啟的嚴密法陣,眾位童生都險些流下眼淚來。

    “蒼天啊,大地啊,我的親娘哎,終于趕到了!”

    “這一路可真不容易,簡直是險死還生啊!”

    “師叔祖,我們跟您磕頭了!這一路您辛苦了!”

    “師傅,您也不容易,不畏生死,陪著我們過來趕考……”

    黃瑞嘆了口氣:“為師迫不得已,陪你們走過這段路,也算經受了磨難。我的使命完成了一般,接下來,能不能考中秀才,就看你們的運氣了。”

    梁帖表情淡然,并沒有多說什么。他一個金丹真人,受到低階弟子恭維和感謝,那是很正常的事情,若是有所表示,反倒顯得奇怪了。

    一行人來到城門口,拿出身份度牒之后,依然接受了非常嚴格的檢查,一個個拿八卦鏡照過,然后才放他們進去。

    黃瑞覺得有些奇怪,因為他以前過來的時候,接受的檢查都很簡單。

    等到進城之后,他才漸漸了解到,這一次的鬼修作亂,鬧出來的動靜太大了!幾乎一夕之間,瑯琊城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郡守不得不開啟了大陣,還動用了朝廷賜下的鎮壓靈寶‘山河鼎’,才將損失降低下來。要不然,整個郡城所有人都死光也是有可能的。

    黃瑞按照平常的習慣,在貢院附近找了家旅店住下來,可是進去之后才發現,往年這個時候,住的滿滿登登的旅店,今年竟然空著一多半的房間!很多外地的童生在路上出了事,直到此時還沒有趕到!只有那些提前動身的人,沒有在這場鬼災中受害。

    得到這個消息之后,眾人在驚恐的同時,又感到幾分欣喜,因為這意味著,大伙兒考中秀才的機會增加了。

    每個郡城,一次科舉,會出現兩百名秀才,這是一個固定的數字。參加考試的人少了,必然降低閱卷的水準,那些成績不太好的人,也就有了一些機會。

    因此之故,張成,顧森和朱一彤的臉上,都難得的露出了笑容。好不容易冒死闖過來,總算是攤上好事了。

    至于另外五個人,距離秀才的水準有著較大的差距,無論如何,能考中的可能性都不大。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