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177章 神像打人
    三天時間,匆匆而過。

    等到考試結束的時候,絕大多數的秀才都累得筋疲力盡,連站都站不穩,只想躺在地上休息。

    別看他們只是伏案書寫仙文,似乎沒怎么消耗體力,然而他們消耗的乃是神魂。

    對于每一個修真人來說,神識都是最本源、最高端的東西。

    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先有精,后有氣,再有神。

    精氣耗盡了,還可以迅速補充,神識耗盡了,就比較難以彌補了。

    一顆養神丹,比一顆補氣丹貴數十倍,即便是家境富裕的人,也未必能隨身帶著,即便懷里揣著,也不能在考場上拿出來,就算現在吞下去,也無法讓他們在一時三刻之間恢復。

    桑子明的神識比一般人強悍的多,所以寫完四百個仙文并沒有覺得特別吃力,尤其是他吞下大量的靈霧,讓自身的浩然正氣增長了不少,幾乎等于平日里修煉兩三個月。別忘了,平常他可是每天吞服五百顆靈石的。換句話說,單是這一場考試的收獲,就為他節省了三四萬靈石!

    看起來,在貢院里寫字,有著天道加持,還有六位仙帝俯視,就是跟別處不一樣。

    桑子明心想;“要是能多考幾回就好了!哎呀,能不能跟考官說說,讓我在這里多待幾天?”

    他心里也明白,這是不可能的,貢院是開科取士的地方,是大明國最神秘威嚴的所在,不會讓一般人逗留其中。

    第三天傍晚,考試已經結束了,但是眾位秀才依舊待在大殿中并沒有離開。

    接下來,他們要親自揭曉自己考試的成績了。

    每一位考生,都要拿著自己辛苦寫出來的仙文,來到大殿正前方,將仙文放在香案左側的玉盤中。

    只要將仙文放進去,就會有一道白煙升起,根據白煙升起的高度,得到這次考試的分數。

    而且,作為考生,還可以一口將白煙吞下去,借以增長自身的功力。

    這些個考生并不像桑子明,他們伏案寫字的時候,靈氣慢慢進入仙文中,并沒有多得散逸出來,只有到最后拿到香案之上,借助于特殊的環境激發,才能將里面的浩然正氣放出來。

    考官叫著一個個名字:“張江,白煙八寸,四十分!”“黃亮,白煙九寸,四十五分。”“卓靈,白煙一尺二寸,六十分。”“龔路,白煙一尺五寸,七十五分……”

    這場仙文考試的基礎分是五十分,要求白煙升起一尺,如果不到一尺,基本上就被淘汰了,除非能像桑子明一樣,拿到大人物的推薦信,才會另當別論。

    那些成績較差的弟子,一個個神色黯然,但也不舍得離去。每個人有十個呼吸的時間,來吸取白煙中蘊含的浩然正氣。

    十個呼吸的時間太短了,這些人頂多能吸取到兩三成,其余的浩然正氣都散逸到大殿之中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終于輪到王謝兩家的才子。

    很多人都瞪大眼睛瞧著,不知道他們的文氣能達到什么水準。

    “王徽之,白煙兩尺九寸,一百四十五分!”

    “王獻之,白煙三尺六寸,一百八十分!”

    “謝眺,白煙三尺七寸,一百八十五分!”

    “謝客,白煙五尺三寸!啊呀,不得了!這是南都貢院從未出現的好成績,兩百六十五分!天賜仙苗,落我南都!此乃大喜之事啊!”

    隨即,大殿之中一片嘩然!

    “我的天吶,竟然有這樣驚才絕艷的人物!這是南都貢院,歷年來頭一份!真是令人羨慕和景仰!”

    “地仙謝安果然沒說錯,天下之才一石,謝家獨得三分!”

    “沒辦法,家學淵源,不是我們這樣的小家族能比的!”

    “聽說謝客才三十多歲,在仙文上的造詣竟然到了如斯地步,將來謝家又要出一位地仙了……”

    “不知道南都王會有什么賞賜,聽說王爺一向慷慨,最喜歡接見讀書人……”

    那些個監考官也紛紛贊嘆,對主考鐘鐵水表示祝賀:“恭喜大人,喜得良才,看來用不了多久,您老就要高升了!聽說禮部侍郎有了空缺,不知您是否有意去京師?”

    鐘鐵水對眾人拱手:“哪里哪里,這種話就別說了。如今朝局不穩,我只想在南都安穩的過日子。雖然說據此千里之外,有大量鬼修環伺,但我聽說京師更嚴重,有人開門揖盜,內外勾結,因此京師變得有些兇險。”

    “哎呀,照大人這么說,那還真不能去了呢……”

    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身穿青色長袍,頭戴秀才冠,面容白凈的謝客,面上帶著一絲疲色,站在香案前邊,大口大口的吞下白煙,然而煙氣太多了,怎么吞都吞不完。

    旁邊的人都為他感到可惜,然后又夸贊個不停:“文質彬彬,果然是君子之貌。”

    正在這時,香案后面的至圣先師孔夫子的雕像忽然有了動靜!

    丈許高的雕像,峨冠博帶,頜下留著尺許長胡子,眼睛原本緊閉著,此時悄悄睜開了一條縫,看了看謝客,然后竟然抬起了大手,一掌拍在謝客的腦門上!

    這一下,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啊呀,不好,夫子將謝客打死了!”

    “這是咋回事?老天爺,怎么會發生這種事?”

    “難道說謝客沽名釣譽,祖師不喜歡他,所以才下手懲戒他?”

    孔夫子雕像的粗壯手臂,在謝客的頭頂停留了片刻,然后又收了回去,恢復先前的樣子,變得一動不動。

    再看謝客,面色煞白,躺在地上,連呼吸都沒有了!

    現場一陣慌亂,很多人驚恐莫名。

    只有主考鐘鐵水勉強鎮定下來,大喝一聲道:“都不要慌亂,謝客并沒有死,只是暫時昏迷了!來人,趕緊將他送回謝家,交給地仙處理。其余的人,繼續上來閱卷!”

    比較而言,鄉試結果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因為慌亂耽誤了評分,事后被人告上去,那可就是天大的麻煩了。至于說謝客昏倒,這只是突發事件,哪怕他死了,那也是至圣先師打死的,地仙謝安也怨不得別人。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