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11章 九州鼎
    考試進行到第五天,有些人已經完成了仙文,放下筆來,坐在椅子中休息。

    他們精心書寫的仙文,依然擺在桌上,不停的從空中吸納靈氣,顏色也漸漸起了變化,從黑色變淡,向著青色轉化。

    他們的身周,依然有白霧環繞,而且比先前更加濃厚了。

    這種白霧是上天賜下的福緣,其中蘊含著大量的浩然正氣,還有一部分自然清氣。

    因此之故,這些人都老老實實的坐著,沒有一個人想要離開。

    要知道,只有在鄉試和會試的時候,在仙文殿和文華殿之中,在六位仙帝的注目下,才會有上天賜福。若是換一個地方,就不會出現白霧繞身的事情了。

    平日里,即便一個人寫出的仙文能夠觸動天道,也未必會有白霧纏身,更沒有雷霆降下來,因為上天并沒有那么慷慨,這種白霧和雷霆,都需要天道從別處搬運過來。

    神都地下有五條巨型靈脈,和六條大型靈脈,正因為有這些靈脈的存在,才讓天道抽出大量的靈氣,賦予到眾位考生的身上。

    等到中午,桑子明也寫完了。

    自他放下筆的那一刻,案上的仙文越發金光閃閃,他身周的白霧已經有四尺多厚,眼看要接近五尺了。

    對他來說,這也是難得的機遇,于是悄悄施展吞天訣,大口大口的吞噬靈氣。

    他每吞下一口,相當于平日里使用爆靈訣,引爆兩百顆靈石產生的靈氣。

    所以他怎能放過這樣的機緣呢?

    他吞得很快,每一口能吞下一尺厚的靈氣,然而靈氣補足的速度也很快,似乎源源不絕一般。

    他體內積聚的靈氣越來越多,但卻沒能再提升一階,因為從筑基第六重,到筑基第七重之間,有一條不小的鴻溝,跨過去就是筑基后期,跨不過就是筑基中期。要想跨過去,需要慢慢打磨很多年,厚積薄發,一舉沖過去,或者碰到特殊的機緣,得到外力推動,強行闖過去;也可以服一顆“破界丹”,加快這個過程。

    破界丹有多種,分別對應著不同的境界。

    以前桑子明并沒有重視這種丹藥,從今以后,他也要煉制一些了。作為高階靈醫,幫人突破境界,這是很正常的事。要不然,高階靈醫為什么受人尊重?

    眼見著太陽開始偏西,漸漸到了申時。

    大多數考生都已經寫完了。只有極少數人還在奮力掙扎。

    盡管在這些考生中,有一半的金丹真人,還有一半筑基巔峰,每個人的功力都不弱,但是書寫千字文,對他們來說,都是相當艱辛的事。五天時間,不眠不休,一心寫文章,讓很多人耗盡了神識,面色變得蒼白,需要回去之后,修養三個月,才能慢慢恢復。

    當然,經過這次考試刺激之后,他們的神識不但沒有萎縮,反而會有不小的增長,再加上他們在大殿中吸取的靈氣,可以說收獲甚豐!

    每參加一次會試,至少能增加十幾年的功力。這讓他們樂此不疲。

    這是作為仙文閣弟子才有的好事,同時也是儒門長盛不衰的原因之一。

    比起別人,桑子明的收獲更大,在考試中提升了兩階,五天吸收的靈氣,相當于普通修士修煉三百年!沒辦法,他體內的世界太大了,只有吸收這么多的靈氣,才能讓他完成進階,否則還不夠塞牙縫的。

    申時三刻,考試結束了。

    冬日的斜陽穿過落地窗,照在大殿之中,給白霧籠罩上一層紅光。

    考生們的神色雖然都比較疲倦,但是表情各不相同,有的人面帶喜悅,有的人神態安詳,有的人面色黯然,看上去有些沮喪。

    正當歐陽修走上前臺,準備說話的時候,忽然間,從窗外飛進來一個尺許大的小鼎。

    小鼎進入大殿,陡然放大到五尺,金光閃閃,讓人不敢直視。它在空中旋轉一圈,帶來一股劇烈的狂風,不但將大殿中的白霧一掃而空,而且連考生辛苦五天寫的試卷,也被它吸走了!

    眾多的考生眼睜睜的看著試卷被吸走,一個個駭然色變,心急如焚,然而卻連抬手阻止的力量都沒有!

    “天吶,這是怎么回事?我的文章,我的文章被那妖鼎吞下去了!”

    “這可怎么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怎么會發生這種事?”

    “這次考試,事故頻發,是不是老天降罪大明國?”

    “我是在神都參加會試嗎?怎么感覺像在陰曹地府中?”

    然而,站在前面的主考官歐陽修,忽然哈哈大笑起來“慌亂什么!考卷被九州大鼎吞下,乃是你們的造化!不要急,稍等一會兒,成績就出來了,按照以前的先例,其中優勝者會得到獎賞。”

    此時,大鼎已經落在了高臺上,正好位于水官大帝禹的身前。

    禹帝雕像發出清光,雙眼也睜開了一絲,慢慢抬起一只手,搭在大鼎上。

    大鼎之中開始冒出白煙,然后有一個深沉的聲音響起來“主考官何人?”

    歐陽修趕緊上前,跪倒回答“在下歐陽修,拜見大帝。”

    “這次文試,錄取多少人?”

    “六百四十人。”

    “唔,好了,結果出來了!所有名單,都在玉簡中。”

    在兩千雙眼睛注視下,一枚玉簡,從大鼎中吐出來。

    歐陽修伸手抓住,再次拜倒“多謝大帝。”

    深沉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前一百名,每人賜一枚玄元丹;前十名,每人賜一枚紫金丹;前三名,每人賜一枚補天丹;第一名,特賜一枚造化丹。并賜主考,一枚地仙丹!”

    然后,就見大鼎里吐出一個碧玉葫蘆,還有十幾個小小的白玉瓶。

    歐陽修激動得渾身顫抖“多謝大帝,多謝仙鼎!賜我天大的造化,弟子感激不盡!”

    他作為主考,憑空得到一枚地仙丹,這可是夢寐以求的好事!

    以前這種事也曾經發生過,那是八千年前,王陽明參加科舉的時候,九州大鼎出現過一回。

    此后,九州大鼎忽隱忽現,最后一次出現是在兩千年前,那不是出現在會試的場合,而是出現在東岳山巔,朝廷祭天的時候現身的。

    此時此刻,歐陽修驚喜莫名,而下邊的眾人都看呆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很多人都在想“那發出深沉聲音的人是誰啊?這些丹藥又是從哪里來的?難道一個大鼎,就能憑空吐出丹藥來?”

    很多考官咬著牙,用羨慕嫉妒的眼光看著考生們,同時也嫉妒主考歐陽修!

    他們在心里嘀咕“賊老天,太不公平了!憑什么主考有丹藥,考生有丹藥,偏偏我們這些人沒好處?”

    “哎呀,真是羨慕死人了!一枚玄元丹能增加一個甲子功力,一枚紫金丹能增加兩個甲子的功力,一枚補天丹能彌補仙基任何缺陷,一枚造化丹能憑空增加千年的功力!這可是天大的好處啊!”

    那些考生們一個個瞪圓了眼珠子,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因為結果還沒有揭曉,所以大伙兒并不知道誰是前十,誰能進入前一百名。

    有些人心里在想“我要是能得到靈丹就好了!不說補天丹、紫金丹,哪怕來一枚玄元丹也好啊!”

    “該死的,不知道誰能拿第一,不會是那引來兩次雷鳴的小子吧?如果是他的話,等出了考場,我要跟他拼了!本來我考得好好的,有希望得到好成績,卻因為兩個污點,弄壞了我的考卷……”

    也有不少人搖頭嘆息“唉,不管怎樣,我是沒希望了!我連前一千名都進不了,何談前一百名呢?”

    “只要這一關沒被淘汰,我就能開心的要死……”

    大鼎吐完了丹藥,很快又變成一尺大小,疾如閃電,穿窗而出,不知所蹤。

    而那禹帝的雕像也恢復了泥塑木雕的樣子,抬起的手也放了下來。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