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12章 燦若晨星
    隨后,歐陽修揚聲說道:“諸位,肅靜!本官開始公布結果!我只宣讀通過測試的名單,次序從后往前,總共六百四十位。讀不到名字的人,請不要氣餒,再接再厲,下次再來。”

    下面的人都屏住呼吸靜靜的等著,希望自己的名字被喊到,又不希望被喊到太早,因為越往后出現,成績將會更好。

    “第六百四十名,蔣光明。得到基礎分四十!”

    “第六百三十九名,王豪。得分四十一!”

    一個個名字被喊出來,名次提升一位,增加一個積分。

    那些被叫到名字的考生,每個人表情都不一樣,有的激動不已,有的搖頭苦笑,還有的板著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羅蘭谷的心“砰砰”的跳個不停,暗地里不停的禱告:“老天保佑,仙帝保佑,讓我能通過就好,不管多少分,我都會很開心!”

    原本,他通過這一關的希望并不大,但因為逃過了兩次大劫,情況發生了改變。

    “快快,趕緊叫到我的名字,應該這時候出來了……”

    可是,名字喊到了六百位,并沒有他!喊到五百位,還是沒有他!喊到四百位了,依舊沒有他!

    他的面色變得蒼白,眼中激動的神采也沒了,心知自己已經被淘汰了。

    “唉,這次機會這么好,我都沒有通過,看來差距還很大,下次可能還沒戲!必須要等我進階金丹才行。”

    羅定邦并不知道兒子考試的情況,心里雖然有一些期盼,但若是被淘汰也很正常,所以聽不到名字,并沒有太吃驚。

    正在這時,忽然聽見歐陽修叫道:“第三百七十名,羅蘭谷,得分三百一十!”

    聽見這個聲音,羅蘭谷雙手顫抖,兩眼發直,張大了嘴巴,只想大叫一聲:“我過關了,我過關了!”

    羅定邦也吃了一驚,但他反應很快,一個箭步沖上去,“啪”的一掌,拍在兒子的頭頂!

    羅蘭谷混亂的腦海里,忽然感到一陣清明,當即捂住嘴巴,沒敢叫出來!

    他還處在文華殿中,禁止大聲喧嘩,以免驚動仙靈,如果要是叫出來,說不定會被叉出去,然后取消成績!那他可就慘了!

    他只能眼含淚花,一把抓住父親的手,強行壓制激動額心情,低聲說道:“爹,我過關了!我成功了!”

    羅定邦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好樣的!等回去再說。”

    凡是被念到名字的人,都可以離開了,反正成績已經出來,也得不到賞賜的丹藥。與其留在這里,心里羨慕嫉妒恨,還不如早些離開呢。

    沒有被念到名字的人,還在睜大眼睛瞧著,期待有奇跡發生。

    歐陽修逐漸念到了前一百名,從碧玉葫蘆中,倒出一粒粒的玄元丹,分發給那些考生。

    那些人對著臺上六位仙帝鞠躬,然后慢慢退了下去。

    桑子明聽到幾個熟悉的名字,其中謝晀列在第一百八十名,王徽之第一百四十七名,王獻之第六十五名,謝客的名字遲遲沒有出現。

    漸漸的,歐陽修念到了前十名,謝客的名字終于出現了,排在第四位。

    第三位是辛幼安,第二名竟然是一位女修,名字叫李易安!

    而桑子明,則穩穩當當的排在第一,拿到了六百八十分!

    而且,他還得到四顆丹藥,一顆玄元丹,一顆紫金丹,一顆補天丹,一顆造化丹!

    下面的眾人看他一個人拿到四顆靈丹,簡直眼珠子都綠了!

    辛幼安和李易安都得了三顆靈丹,同樣被人嫉妒到死!

    謝客只拿到兩顆靈丹,轉頭看著桑子明,心里只有苦笑。

    隨后,歐陽修宣布,這一百位考生,此后幾天都不能走出太學,在旁邊的靜室中休息一天,準備最后一項劍術測試。

    那些想找桑子明報仇的人,都不得不離開了。敢于鋌而走險的人,畢竟是少數,很多人只是心里含恨,不敢表面上說出來,更不敢付諸于行動。

    大多數人很快接受了現實,考試出現失誤,只能怨自己命不好,或者說修行不到家,無法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變色。

    等到過幾年,他們慢慢體會到迎接雷鳴的好處,或許還會感謝桑子明呢。

    晚上,羅蘭谷和羅定邦一起回到家中,將好消息告訴家里人。

    “哈哈,我過了仙文這一關!”

    “這是大喜事,需要慶祝一番!酒就不喝了,去太白樓叫幾道靈菜,讓他們送家里來!”

    家里人都圍過來,紛紛詢問考試的經過。

    羅蘭芝還沒有回來,可能留在店里盤點。

    羅蘭谷笑瞇瞇的喝著茶,慢慢講述事情的經過:“說起來,我還要感謝桑子明,應該將他請到家中,好好的喝一杯。若沒有他那兩記雷聲,我不可能得到這個成績。”

    老二羅蘭山醉心于修煉,至今還沒有家室,笑道:“大哥,我看你鴻運當頭,說不定這次能考中進士!”

    黃曦滿心歡喜,望向羅定邦,問道:“爹,你看蘭谷今年有沒有希望?”

    羅定邦想了想,道:“最后一關,乃是劍術測試,它分成兩部分:先是一個人演練,下面有考官打分。每施展一式天劍訣,最多能得到十分,最少能得到三分,再低就失敗了。平均大概有六七分的樣子。

    如果演練完畢,多個劍式加在一起,總計不到九十分,則直接被淘汰出局!連帶著以前的成績也沒用了!

    這一項測試完了,才開始第二部分:抽簽兩兩交手,每個人挑戰三場,贏一場加三十分。

    到最后計算總分,得到會試最終的結果!”

    羅蘭谷琢磨了一下,道:“比較而言,我的劍術成績還算好。我在仙翁閣總部學劍,掌握天劍訣十五式,如果順利施展,一式能拿到九分,這就有一百三十五分,加上前幾關的成績,總計五百零八分。就算后面的交手一場沒贏,我也有這個分數了。”

    羅定邦微微一笑,道:“如果運氣好,抽簽順利的話,說不定還能贏一場。

    老實說,這個成績雖然有些勉強,但還有很大的希望。因為有些考生是從外地來的,跟京城的學生沒法比。

    要知道,有些偏遠州郡的學宮,配備的教師參差不齊。甚至有些地方,連教導劍術的人都沒有,考生全靠自修。

    自修的劍術,有很多缺陷,上場演示的時候,很容易被扣分。

    要是不夠九十分,直接就被淘汰了,唉!那些人真可憐……”

    說到這里,他不禁聯想到桑子明:“唉,這小子,前面的成績那么好,要是在最后一關淘汰了,還真是……造化弄人啊!”

    不過,他轉念一想,又禁不住啞然失笑:“就算被淘汰又怎樣?其人已經展露頭角!光輝奪目,燦若晨星,肯定會被大人物看中,將來前途無量,還用我為他傷心嗎?”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