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22章 大比,洞天
    在這三年之中,蓮香也沒有閑著。

    師傅袁瑩正在閉關,三年都沒有現身,也不知道還要花幾年時間,才能進階步虛。

    幸虧她在閉關之前,將蓮香托付給了大師姐關海棠。

    關海棠也是元嬰第四重的大人物,指點蓮香這么一位筑基修士,總歸是綽綽有余的。

    這一天,她又將蓮香叫過去,仔細考究了一番,然后贊道:“蓮香,你才入門幾年,就已經是筑基第八重巔峰了,功力進境很快嘛。你是怎么修煉的?”

    蓮香笑著答道:“師姐,我在火湖邊上,幫人看護金蓮,一守就是一夜,趁機吸收火靈氣,所以修煉的比較快。”

    “你還是筑基修士,竟能長時間承受火烤,倒也是一件奇事。蓮香啊,這些日子,有沒有人欺負你?你若是受了委屈,別忘了跟我說,我來給你做主。”

    “我還好,沒人欺負我,多謝大師姐。”

    蓮香心想:“我不欺負別人就算好的了,怎么可能被人欺負?死在我手下的人和妖,已經有不少了,你只是不曉得而已。”

    關海棠正色道:“我跟你說一件事。每隔三百年,針對筑基修士,本門有一場大比,這是從烈焰門總部,延續下來的傳統。最近的一次大比,安排在三年之后。我希望你能參加大比,而且能名列前茅,進入本地分宮前十名。”

    蓮香笑呵呵的說道:“請問師姐,名列前茅有什么好處沒有?若沒有好處,我可懶得動彈,還不如留在火湖邊吸收火靈氣呢。”

    關海棠答道:“當然有好處,而且有天大的好處。屆時整個烈焰門,有很多筑基修士參加,除了總部選出一些弟子外,還在幾個分宮各選出十人,總共六十名筑基修士,會被送入‘炎炎洞天’之中,在里面待三個月。”

    “師姐,什么是炎炎洞天?”

    關海棠道:“修真人到了合道境界,會將虛化的鴻蒙世界演變為實體,轉化為真實的洞天,里面有山有水,有天有地。一般來說,合道真君的洞天世界比較小,不超過百里方圓;如果是地仙老祖,洞天世界有千里之闊。

    炎炎洞天,就是一位火修地仙死后留下的洞天,內里有一千多里,富含火系資源,不但有豐富的火靈氣,火元液,甚至有火元晶,火靈石,聚靈珠,還有一些靈金、靈土和天地靈火。只要能進入其中,就是一場大造化。從里面采集的東西,要交給宗門一半,剩下的歸自己所有。”

    蓮香精神大振:“師姐,既然是地仙留下的洞天,為何只讓筑基修士進去?金丹真人不行嗎?”

    關海棠答道:“因為那位地仙炎炎上人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人刺殺而死。他的洞天世界有一點小缺口,導致內部空間不太穩定,如果有金丹以上的修士進去,可能對洞天造成損害,甚至可能讓洞天裂解。一旦洞天裂解,進去的人必死無疑。”

    蓮香道:“原來是這樣。師姐,我聽說烈焰門不光這一座洞天,是嗎?”

    “那是自然。本門歷史悠久,不管什么時候,都不缺合道真君和地仙。那些人只有兩成能白日飛升,剩下的人都死了。人死之后,大部分洞天都會裂解,里面的靈氣散逸于黃昏界,靈脈也自動逃入地下。盡管如此,還是有一些洞天保留下來。本門收藏了十幾座洞天。不過只有炎炎洞天,面對筑基修士開放。”

    “師姐,你以前進去過炎炎洞天沒有?”

    “嗯,要不是進去一回,我又怎能修煉到目前的境界呢?昔年,我在洞天內找到一些火元晶,等我進階金丹之后,將火元晶融入金丹中,讓我的功力暴漲三百年!”

    “哇,那可真是寶貝了!不知道炎炎洞天中,還有沒有類似的寶物嗎?”

    “應該會有的。洞天之中有一條巨型火靈脈,每隔三百年,都會誕生出新的寶貝。但是每次位置都不固定,能不能找到,就看你的運氣了。”

    “多謝師姐告知。我會盡力而為,爭取在大比中脫穎而出。”

    過了一會兒,關海棠又道:“蓮香,你應該知道,本門在荒谷城的邊上,開了一家墟市,名字叫做‘荒谷坊’,經過兩三年的運行,已經漸漸步入正軌了。來往的人族、鬼修和妖修越來越多。我接到上面的通知,讓我去做‘荒谷坊主’。你以后若有問題,可以去那里找我。”

    蓮香笑道:“恭喜師姐,你做了坊主,是不是要發財了?”

    關海棠笑了笑:“發什么財啊?我聽說,你喜歡荒谷城的一個小相公,他至今還是煉氣修士,是嗎?”

    蓮香趕緊搖頭:“不對,師姐,那都是老黃歷了!”

    “怎么?你跟他分開了?你聽師傅的話,那就對了!他一個煉氣修士,怎么能追上你的腳步?你要成親,也該找金丹真人,甚至元嬰修士才對。”

    “師姐,我說的不是那個意思。我那相公,不是普通人,是我配不上他,不是他配不上我。”

    關海棠怒道:“胡說八道!你是烈焰門精英弟子,難道還比不上一個煉氣修士?你這樣說,不但丟了師傅的面子,也讓我面目無光,你知道不?”

    蓮香趕緊道:“師姐息怒,你慢慢聽我說。你或許聽說過,荒谷城有一位年輕人,不但考中了進士,而且拜在地仙陸九淵門下,成為他的親傳弟子。那位年輕人姓桑,也就是小妹的相公,這是我家祖母,多年前幫我揀選的。”

    關海棠呼哧呼哧喘了幾口氣,道:“哼哼,即便如此,那又如何!你別忘了,我們的師祖霍華生,同樣也是地仙啊!而且,那桑子明有沒有筑基?功力那么弱,啥時候能趕上你?”

    蓮香卻道:“師姐,桑公子已經是筑基第八重了!進境極快,一日千里,再過幾年,就把我甩開了!”

    關海棠為之一呆:“怎么會呢?我記得上次師傅罵你時,他還沒有筑基,不是嗎?”

    “士隔三日,當刮目相看。我剛剛說了,桑公子不是普通人嘛。”

    “我不信,等哪天你帶他去荒谷坊,先給我看看再說。”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