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23章 文叔叔
    經過三年的靜修,桑子明功力暴漲留下來的隱患,已經漸漸消除了。

    后花園里,原先埋入的三枚小型聚靈珠,早已經生根發芽。

    桑宅又有了新的變化,前院不知不覺多了兩個房間,后院多了四個房間,后花園擴展到五畝。

    五畝地已經不算小了,可以種下大量的靈草。

    另外,蓮香還買到一顆小型的水系聚靈珠,埋在水潭的邊上,泉水咕嘟嘟的冒出來,能自動澆灌靈田,也不用給靈草澆水了。

    因為后院增大了,桑子明可以在院子里練劍。

    前院原本有些狹窄,此時不但增加了幾個房間,而且院子也變大了一些,如此一來,阿鶯可以開心的跑來跑去。

    此時的阿鶯已經有七歲了,個子長高了一頭,身體也恢復了七八成,五死之象漸漸消退,臉上紅撲撲的,一雙大眼睛,長長的睫毛,左右面頰上,各有一個酒窩,顯得十分的可愛。平日里她能跑能跳,經常發出“咯咯”的笑聲,跟正常的小孩子一個樣,

    白飛兒雖然察覺了仙齋的變化,但她并沒有說什么。

    自從桑子明考中狀元,被陸九淵收歸門下之后,她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她心里很清楚,大明國的狀元不是每個人都能夠考中的。每一位狀元都是一顆新星,只要能順利的成長起來,不像當年被后羿射落的金烏,都能進階為大賢,不說成為地仙,地仙太稀奇了,但是至少能進階為步虛修士,對狀元來說幾乎沒有難度。尤其是桑子明還這樣年輕,身上有很多的奇跡,將來的成就無可估量!

    因此之故,她在桑宅安心的留了下來。

    她每天演練仙音譜,不知不覺學會了三首曲子,導致功力大進,再度提升了一階,進入金丹第五重。對于這樣的提升,她心里非常滿意,不知不覺間,對待桑子明、蓮香和李秋嬋,更加親切和睦了。

    在這里,她見到了不少的奇跡,比如說李秋嬋,在短短的三年內,進階筑基第四重,就像吹氣泡一樣成長起來,這種速度實在令人驚嘆。

    再比如,阿鶯的身體肉眼可見的好轉,原本求遍了天下名醫,都說阿鶯必死無疑,可是到了桑宅之后,她分明在慢慢痊愈,這不是奇跡是什么呢?

    比較而言,桑宅前院變大了幾丈,多了兩三個房間,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白飛兒以為,桑宅可能是一個小型的洞天。

    黃昏界并不缺少洞天。很多大門派,大家族,都可能有這種東西。仙音門雖然不大,但還有三個秘藏的洞天呢。

    別忘了,每一位合道真君,體內都有一個小型的洞天。

    這些人要是死了,往往會產生仙隕之象,屆時洞天崩潰,靈氣散逸,化作一根白色的煙柱,筆直的升上天空,將積累多年的靈氣,回饋給這方世界。

    但是在特殊的情況下,修士如果有別樣的心思,可以忍受痛苦,通過特殊的方式,將洞天保留下來。

    而作為殺死洞天修士的對手,如果雙方之間實力懸殊,也可以施展大法力,將對方的洞天強行保留下來。

    如此一來,某些大家族擁有洞天,就顯得并不稀奇了。

    然而有些修士留下洞天,并非是為了自己的家族和門派。他們未雨綢繆,于臨死之際,忍著劇痛,施展秘法,將修煉多年的洞天留下來,是為了給自己的來生,或者給化成鬼魂的自己,留下大量的資源,和成長的空間。

    既然如此,他們往往選擇偏僻無人的地方,掩埋自己的洞天,不想讓別人找到。

    可是天不遂人愿,他們死后發生了意外,魂魄被天雷劈散了,或者喝了孟婆茶,徹底蒙蔽了靈智,結果導致洞天埋在土里多年,后來被別人挖走的現象。

    黃昏界有一個門派,叫作“仙葬門”,專門研究高手埋身之地,以便能挖掘出洞天,然后賣出去賺大錢。

    陰鬼宗也有這樣的人,他們憑借大量的陰魂,在地下鉆來鉆去,不但能找到石碑、聚靈珠,有時候運氣好,還能找到別人留下的洞天。

    而且洞天還可以買賣,這種交易只有京師天寶閣才有。

    但是洞天賣的太貴了,動輒上千萬靈石,普通人根本買不起。

    既然買不起,那就去搶嘛。于是乎,經常會有傳言,某個大家族莫名其妙的被滅門,很多時候都是為了搶奪對方的洞天世界。

    老實說,洞天世界的存在,對于黃昏界來說,就像一個個毒瘤,因為它們憑空占據了大量的資源,而且不聽天道的召喚。

    因此天道對洞天有約束,修士死后留下的洞天,無法一直留在世上,隨著時間的蔓延,洞天也會變老退化,總有一天會發生崩解,如此一來,才能達到天道循環的效果。

    一般來說,合道真君的洞天頂多能保留五萬年,然后就漸漸衰竭了。

    而地仙留下的洞天,能保留三十萬年,同樣免不了崩潰的下場。

    比較而言,桑宅是一件仙器,它可以一直保留下去,即便在靈氣匱乏的地方,也能延續千萬年,不會輕易發生崩解。這也正是桑爺爺留下桑宅的原因,他想讓子孫后代能一直延續下去。

    這一年的春天,三月初三,陽光煦暖。

    白飛兒帶著阿鶯出去散步。

    她們沒有走遠,只是在荒谷城內,興隆街上,略微走了走。

    這些年來,因為周遭很多城池都被鬼修侵占的緣故,有些百姓逃到荒谷城來,所以導致這里的人口幾乎增加了一倍,街市也變得更加熱鬧了。

    阿鶯牽著白飛兒的手,小腦袋轉來轉去,看什么都喜歡。

    走著走著,白飛兒忽然停住了腳步,驚喜的叫道:“文叔叔,你怎么來了?”

    對面不遠處,站著一個頭戴斗笠的漢子,赫然正是當年在秦淮河上撐船的人。

    這人名叫“文言生”,乃是仙音門的護法。

    也不知為什么,仙音門招收弟子的時候,并沒有男女之別,但是學習仙音之后,女修的進步比較明顯,最終靠著仙音進階金丹、元嬰的,大都是女子。而男修到了筑基之后,往往停滯不前,最后迫不得已,尋找別的法門來完成進階。

    譬如說這位文言生,今年已經有九百多歲了,年紀比白飛兒的母親白虹還要大很多。他在仙音門完成了筑基,然后隱藏自己的來歷,以散修的身份加入萬劍門,從而完成了進階金丹、元嬰的過程,此刻的功力是元嬰第二重。

    他出身于仙音門,所以學成之后又回來,做了仙音門的護法。

    白飛兒乃是仙音門的少主,從小接受文叔叔的保護,所以兩人之間關系親密。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