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30章 劍芒、狐婆
    蓮香作為烈焰門的精英弟子,學的并非全是吞火、吐火的功夫。

    烈焰門也有劍術,名字叫“烈焰焚天劍訣”,簡稱為“焚天劍訣”,跟儒門的“天劍訣”只有一字之差。

    這是一種將火焰與劍融合在一起的劍術,就是說運用特殊的心法,將丹田中的靈火逼出來,沿著經脈上達手臂,然后抵達劍身,再通過靈劍發散出去,能在劍尖形成火焰劍芒,隨著功力的增高,劍芒可以延伸到數尺、數丈、數十丈!

    要想達到這一點,除了要求劍術精湛、功力深厚外,還要有一口好的靈劍。

    蓮香手中有一口九階靈劍,這對于筑基修士來說,算是十分罕見的了。

    一般的筑基修士,持有的常常是五階以下的靈劍;金丹真人才用到七階靈劍;到了元嬰真君,才配擁有八階或者九階的靈劍;而對于低階的步虛修士來說,可能還在用九階靈劍,高階的步虛修士都有屬于自己的通天靈寶了。

    關海棠收到地仙霍華生的密信,所以變得很小心,時刻關注著蓮香。

    為了讓蓮香在大比中獲得好成績,這一天,她把蓮香叫了過去。

    “蓮香,你進入烈焰門之后,有沒有學過焚天劍訣?”

    蓮香答道“師姐,我只學了七式。”

    “你是跟誰學的?師傅恐怕沒工夫教你。”

    “我在火湖邊看守金蓮的時候,跟金丹真人鐘強學了三式,跟另一位金丹真人程力學了四式。老實說,我學的很粗糙。”

    “那好,你將這七式劍訣演示給我看。”

    蓮香便依言而行,將學過的劍術施展了一番。

    關海棠微微皺眉,道“這七式練得差強人意。憑著這樣的劍術,難以在大比之時展露頭角。從今天開始,我親自教你劍術。”

    蓮香笑道“要是這樣,就太感謝師姐了。”

    老實說,她雖然沒學好“焚天劍訣”,但卻跟祖母學過天狐嫡傳的“青丘劍訣”,劍術功底很強,憑著青丘劍訣,她曾經斬殺過不少的妖修,甚至還殺過幾位仙修。

    青丘劍訣的特點是動作細小隱蔽,沒有固定的套路,讓人看不出劍式,一般人都以為她沒有學過劍術,然而等到廝殺起來,莫名其妙的被劍鋒刺入身體,才真正知道她的厲害。

    關海棠十分認真的教她焚天劍訣,花了半年的功夫,傳到第十八式,然后暫時停了下來“好了,你掌握這么多,應付大比已經夠了。”

    蓮香的進步十分明顯,不但掌握了十八式劍訣,而且很好的將火焰融入劍中。

    她體內有三朵不同的火焰,兩朵天階靈火,還有一朵仙火。她如果釋放出天階下品的靈火,會在劍尖上形成三丈三尺的劍芒;如果釋放出天階上品的靈火,劍芒為九丈九尺。

    作為筑基修士來說,這樣的劍芒令人吃驚,因為一般的筑基修士,體內只有地階以下的靈火,放出的劍芒都不足一丈。只有厲害的金丹真人,才能放出十丈長的劍芒。

    對于蓮香來說,九丈九尺的劍芒,還不是最厲害的,因為她還有一朵仙火。

    半年之后,她請了半個月的假,悄悄跑回荒原,當著狐婆的面練劍,放出那朵二階仙火,結果令合道七階的狐婆都感到震驚,因為她放出的劍芒,竟然達到百余丈長,已經超過半里遠了。一里是一百八十丈。

    狐婆就站在不遠處看著,她這人長得并不丑,但是常年面色陰暗,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又用一塊藍布頭巾包了頭面,所以乍一看顯得有些丑陋。

    看見蓮香放出這么遠的劍芒,狐婆的臉上竟然有了笑容!

    “好孩子,你有這樣的劍術,也不怕男人忘恩負義了!他要是不聽話,一劍斬了就是!狐婆當年可不如你。我是在步虛三階的時候,才能放出百丈的劍芒……”

    即使沒有修煉火法,普通的劍訣也能放出劍芒,只不過那是劍氣形成的氣芒,雖然比不上火芒厲害,但是殺人不在話下。

    桑子明修煉的天劍訣,同樣能形成劍芒,浩然正氣比道家的清氣剛猛,所以天劍訣很有名,比普通的仙家劍術厲害。

    蓮香聽了狐婆的話,笑吟吟的說道“阿婆,你看我練劍這么努力,能不能給我一點獎勵啊?”

    狐婆笑道“好孩子!你想要什么?你在本族幾個公主中,是最招人喜歡的。她們都不來看我,只有你每隔兩三個月,回來看我一回,我雖然嘴上不說,心里頭記著呢。”

    “阿婆,那是她們嫁的遠,不是不想來看你。”

    “哼,嫁的遠不是理由,我看她們是沒有心。我雖然脾氣不好,還有人說我丑陋貪婪,但那是對外人而言,我不會傷害自家人。想當年,我也跟你一樣,年輕單純過……”

    蓮香上去拉著狐婆的衣袖,輕輕搖動著“阿婆,你別傷心了!等我修煉有成,一定會闖入京師,親手斬了公孫卿!為你出心頭之怨氣!”

    公孫卿是狐婆當年的男人,是狐婆費勁心血扶持起來的男人,當年狐婆想盡辦法培養蜜蜂,好不容易養出了玉皇蜂,釀出的蜜都給公孫卿喝了,她自己一口都不舍得喝。到后來,公孫卿成了朝廷大員,竟然設計擒拿狐婆,要不是地仙鄭玄看著不忍心,下令放走了狐婆,狐婆那時候就死在天牢里了!

    因此之故,一聽見公孫卿這個名字,狐婆的身子就禁不住顫抖,咬牙切齒的道“好,好!你若能將他殺了,或者擒拿給我處理,想要啥我都給你!”

    擒拿公孫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他現在是合道第七重,同時也是朝廷的太師,三公之一,地位崇高,而且為人謹慎,很少走出京師。

    老實說他的資質并不如狐婆,狐婆要是早年吃了那些玉皇蜂的蜂蜜,說不定現在已經是地仙了。狐婆早年付出了太大的心血,所以自己的功力進展很慢,直到她滿腔仇恨的回到荒原之后,才重新培養玉皇蜂,然后潛心修煉,功力大進。

    現在的狐婆也是合道七階,功力不在公孫卿之下,但是她不敢去京師報仇,因為那里有四位地仙,還有不少的合道真君,朝廷的三公都是合道真君,九卿中有一半是合道真君,剩下的一半也是步虛后期。京師人杰地靈,群英薈萃,乃是人族修士聚集的地方,又有高階大陣防護,她就算是地仙,去了也回不來!

    過了一會兒,狐婆忽然說道“蓮香,我知道,你那相公是天狐娘娘幫你選的,娘娘的境界比我高千百倍。按理說,他既然被天狐娘娘看中,就應該是不錯的少年。不過,我還是想問你,你到了對方家里,有沒有受欺負?若是受了欺負,你老實跟我說。我教你一些法子,怎么來收拾他。不要笑,你給我聽好了,這是我們狐族的秘法……我當年也不是不懂,只不過心太軟,不舍得用出來,我被甜言蜜語蒙住了心,所以才落到這樣的下場……”

    蓮香笑吟吟的聽著,就當聽故事一般。

    狐婆難得說這些事,越說越輕松,臉上的愁容漸漸消散,就像一個面目慈祥的老婆婆。

    說是老婆婆,其實她只有四萬歲,按照合道真君的壽數,還能活六萬年呢,正常的外貌應是四十歲的中年女子,只要心境一變,還能化為風華絕代的佳人。

    “蓮香,你有了厲害的仙火,還有娘娘給你的碧玉簪,護身法寶已經不缺了。我這里最多的是蜂蜜,還有一些蜂王漿,你要是喜歡,可以拿一點走。”

    蓮香笑道“阿婆,我那相公家里,有一個種滿了靈草的花園,你能不能給我一只母蜂,讓我帶回去自己養?”

    狐婆面色微變,道“也不是不行,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阿婆您說,我都聽著呢。”

    “你記住我的話,別像我當年那么傻,釀出的蜂蜜,自己要先喝一半!你記住了沒有?”

    蓮香心里感動,連連點頭“阿婆,我記住了!相公要是對不起我,我就用你教的法子對付他!要是敢忘恩負義,我一定親手殺了他!”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