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46章 炎炎
    蓮香出關之后,才開始關注炎炎上人的事。

    她在靜室中弄了一個青玉池子,在里面倒入火元液,然后放入五尺大小的蓮花,還有幾截雪白的蓮藕。

    然后,她將紅葫蘆打開,放出了炎炎上人的殘神,道:“炎炎,接下來看你的了。我家相公說了,會把你撫養到十八歲,然后你愿意去哪兒就去哪兒。要是想留下來,也不能吃白飯,需要在醫館里做學徒。”

    炎炎上人眼看新生的機會就在眼前,當即滿口答應:“多謝你們了!別說做學徒,就算做幾年奴仆,我也可以接受。”

    然后,蓮香將靜室的門關上,隨便他在里面折騰。

    結果整整過了三年,才聽見靜室里傳來嬰兒“哇哇”的哭泣聲。

    蓮香沖進門去,看見一個渾身通紅的嬰兒,躺在青玉池子里,在里面揮動著手臂,而當初那些火元液都不見了!

    嬰兒只有一尺長,光著身子。張著小嘴,只知道哭,連一句話都不會說,要是換一個人進來,誰敢想象這新生的嬰兒,就是威名赫赫的地仙呢?

    蓮香“哈哈”笑著,將嬰兒抱出來,去給秋嬋和桑子明看。

    秋嬋找來了衣物,幫他包裹起來。

    然而嬰兒哭得很響,怎么也停不下來。

    桑子明笑道:“蓮香,看來你放進去的火元液還不夠,所以這孩子快餓壞了!趕緊給他找點兒吃的!”

    蓮香手忙腳亂的去找奶媽子,然而一時之間卻找不到,好在花斑豹自告奮勇,去荒谷中帶來一只剛產仔的母豹,給嬰兒喂了奶,才讓他安靜下來。

    這時候,蓮香自然不敢忘記桑子明交代的事,將靈蒲香混入豹奶中,親自給他喂了一回,第二天又喂一次。

    嬰兒也沒有拒絕,居然喝得很香。

    蓮香覺得好玩,就抱著嬰兒四處亂轉,給白飛兒看見了。

    白飛兒很吃驚:“蓮香妹妹,這是你的孩兒?怎么這么快?前天我見你,身材還很苗條呢。”

    蓮香“咯咯”笑道:“這是我撿來的,我看他可憐,養著玩玩。”

    白飛兒詫異的道:“撫養一個嬰兒,要費多少心血啊?這能是玩玩的事嗎?”

    蓮香“嘻嘻”笑道:“沒事,我會請個人來,專門照看他。”

    多年過去,阿鶯已經十三歲,儼然一個大姑娘了,相貌跟白飛兒一樣美麗,然而性子嬌憨,伸手去捏嬰兒的皮膚,被白飛兒攔住了。

    阿鶯問道:“蓮香姑姑,他叫什么名字?”

    蓮香答道:“他叫炎炎。你看他通紅的皮膚,就像火焰一樣,所以才叫炎炎。”

    “我幫你照看他好不好?”

    “不好,你還要學琴呢。哪有功夫照看他?”

    “我每天陪他玩一會兒,還是可以的呀。”

    “那行,我去請一個人來,將炎炎養在前院,你想怎么玩都行,反正玩不壞的。”

    隨后不久,桑子明出面,托人在荒谷城逃難的難民中,找了一個相貌平凡的奶媽,住在白飛兒的隔壁,專門照看嬰兒。

    這女子姓楊,人稱“楊嫂”,其實年紀不算大,才只有三十幾歲,但因為沒有開靈,所以看上去就像有四十歲,她家新生的小兒子夭折了,聽說桑宅請人照看小孩,她便前來應征,只要求一日三餐,每個月給一塊靈石就行。

    桑子明答應她,如果能將小孩子照看到七八歲,就送她一場造化。

    至于說什么造化,那要看她的需求,要么是一顆延壽丹,要么是一顆洗髓丹。

    延壽丹她可以自己服下,能增長十幾年的壽命;洗髓丹可以給她的家人。她還有一個大兒子,說不定十年之后,就有孫子了呢。

    楊嫂很滿意,所以在桑宅外院住了下來。

    但是第二天,她就開始叫苦,說是嬰兒吸奶太厲害,讓她受不了。

    蓮香聽了,怕了拍嬰兒的屁股,隨口罵了幾句。

    楊嫂心想:“才幾天大的孩子,你打他罵他有什么用啊?

    可是沒想到,第二天再喂奶,楊嫂就覺得好受多了。

    然而桑子明卻對蓮香道:“這樣子不行,楊嫂沒有開靈,做不了炎炎的乳母。用不了半年,恐怕就沒命了!”

    于是,他給了楊嫂一顆破障丹,幫楊嫂開了靈,然后每隔三天,讓她吃一顆補氣丹。

    這種補氣丹,并不是他自己煉的,而是從荒谷坊低價買來的。

    他現在不缺靈石了,一顆結金丹賣到荒原上,能換到七萬靈石,不知道能買多少瓶補氣丹呢。

    楊嫂因禍得福,半年之后,竟然從一介凡人,晉升到煉氣第二重。

    她在開心之余,也漸漸感受到炎炎的奇特。

    這孩子吃飽了就睡,睡飽了就吃,單憑她的奶水可不夠,主要靠的還是靈豹的奶。靈豹體長三丈,產奶量成人都喝不完,他這個小兒卻喝個不停。

    而起,他四個月開始走路,半年之后,竟然開口說話了!

    楊嫂當時被嚇得不清,但是聽了桑子明的解釋,才稍微放了心。

    桑子明的說法是,這孩子剛出生,就已經伐毛洗髓,所以跟一般的孩子不一樣。

    等到一歲之后,小孩子反而變得沉默了,有時候十天不說一句話,還擺出修煉的姿勢一動不動,讓楊嫂看了很是吃驚。

    蓮香告訴她:“只要弄好一日三餐,別的都不用管他,隨便他折騰就是。”

    這樣一來,楊嫂倒是省心了。

    這時候,白飛兒已經來到桑宅十年。

    一天上午,桑子明將她和阿鶯叫過去,先給阿鶯仔細檢查了一番,然后對白飛兒道:“經過十年的治療,阿鶯的三魂七魄都已經歸位,而且漸漸補足了陽氣,五臟百脈,氣血調和,算是正常的孩子了,只是還有一點補足。”

    白飛兒急切的問道:“桑先生,你給說說,還有什么不足?”

    桑子明說道:“她的三魂,結合的不夠緊密,所以聽不得霹靂之聲。桑宅與外界不同,這里不會有天雷劈進來,所以這十年中,她都沒有經受考驗。如果換一個地方,那就不一樣了。”

    如果放在當年,白飛兒還可能以為,這種說辭乃是借口,為的是將她留下來。然而近年來,桑子明的名聲越來越響,她已經不敢懷疑他說的話。

    “桑先生,請問這種癥狀如何防治?”

    桑子明道:“有兩種方法,一種是服用‘煉魂丹’,盡力凝煉神魂,隨著她功力的增高,抵抗力也會增強;第二種方法是煉制一種靈器,名叫‘避雷金鐘’。具體的煉法我也不清楚,你可以找人問一問。”

    白飛兒點頭道:“多謝桑靈醫,我過些天托人傳話回去,問一問避雷金鐘的事。”

    桑子明望著她,笑道:“十年期限已經到了,昔年我答應你的事,也該實現了。這里有《仙音譜》的中卷,你可以自行抄錄,但不能將玉簡帶出桑宅。”說著,他從袖中取出十幾枚玉簡。

    白飛兒心情激動,雙手顫抖著接過玉簡,道:“桑先生,您是仙音門的大恩人。前些年,我將《仙音譜》上卷的曲譜送回去,我的母親和外婆都受益匪淺,才只是短短幾年的功夫,就讓她們提升了兩三階,而且殺伐實力增強了數倍。我都不知道該怎么感謝你了。”

    桑子明笑道:“你我各取所需,這十年里,我每天聽你彈奏心音,感覺腦海中的封印已經解除了三成。或許等我進階金丹之后,就有可能打破封印了。屆時我會將《仙音譜》的下卷,連同一些跟仙音相關的玉簡,都讓你拿去抄錄。”

    白飛兒心里一直有疑惑,不曉得桑子明為啥這么慷慨?這件事她百思不得其解,天底下真有這么慷慨的人嗎?這樣做對桑子明有啥好處呢?

    她卻不知道,這實際上是春秋老仙的意思。

    春秋老仙流露出關照仙音門的意思,所以桑子明才會不留余力的幫她。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