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47章 程門立雪
    桑子明雖然拜在地仙陸九淵門下,但是陸九淵常年不在他身邊,所以他只能求教于陸九齡和陸九韶這兩位師伯。尤其是陸九齡,一直以來,都對他進行了耐心的指點。

    這一天,桑子明用“程門筆”寫了一篇文章,然后拿著文章來到仙文館。

    陸九齡見了他寫的字,禁不住連聲贊嘆:“子明,你寫的仙文,又有了長足的進步!其中竟然有幾個‘成仙’級別的仙文,這是怎么回事啊?”

    桑子明也不瞞他,說道:“師伯,我有兩位夫人,其中小夫人在家里主持家務。大夫人出門在外,乃是烈焰門真傳弟子。近日來,她進入一處洞天,從洞天中得到一件寶物,那是一支筆,上面寫著‘程門立雪蠶未老’幾個字。我用那筆寫字,不知不覺間,寫出來的字境界提升了幾分。”

    陸九齡聽了,禁不住大為驚訝:“程門筆,落在你手里了?”

    桑子明點點頭:“是啊,師伯。”

    陸九齡嘆道:“那筆是有來歷的。”

    “師伯,麻煩您給講講其中的典故。”

    “多年以前,程家一門,出了兩位地仙,分別是程顥和程頤。此二人學問遠博,精通孔孟之道,經常聚集弟子講學。程顥精心制造了一只筆,是用墨玉和天蠶絲制成的,筆桿上寫了‘程門’兩個字。他用那只筆寫出來的仙文,每一個都能飛在空中,在晚上仿佛皓月一般。

    他有時候講學,直到天色已晚,還沒有結束,就將仙文拋起,當做火燭來照明。

    他門下有四大弟子,其中最有名的叫作‘楊時’,人稱龜山先生。你師傅名叫象山先生,早年的名聲,還不如龜山先生呢。

    程顥修煉多年,進階為九階地仙,白日飛升了。

    有一日,他的弟弟程頤,手持‘程門筆’,寫了一副仙文,然后坐在椅子上假寐。

    這時候,楊時來了,站在雪地里,看著程頤和那副字,一動不動。

    直到程頤醒來,發現楊時的腳下,雪已經有一尺厚了。

    后人不解其意,贊其尊師重道,所以便有了‘程門立雪’的典故。

    而實際上,楊時陷入了頓悟之中,一日之間功力大進,進階合道之境。

    不管怎樣,程頤后來在筆桿上加了兩個字,變成了‘程門立雪’。”

    說到這里,陸九齡停下來喘口氣,似乎陷入緬懷之中。

    桑子明問道:“師伯,后來呢?這支筆怎么丟失了?”

    陸九齡道:“轉眼又過了三萬年,程頤也白日飛升了。他沒有將筆帶走,而是留在程家做傳家寶。后來,程家多了一位地仙,名叫‘程林’。程林的功力沒法跟程顥和程頤比,但他自視甚高,在筆桿上又加了三個字,變成了‘程門立雪蠶未老’。

    他的意思是說,程門兩位地仙雖然飛升了,但是程門的威望還在,雪還在,蠶未老。他不肯墮了程家的威名,所以在國戰的時候一個人殺了出去,最終戰死在東都之東的荒原上。程門筆也跟著丟失了。”

    桑子明嘆了口氣,道:“請問師伯,楊時還活著沒有?”

    陸九齡緩緩答道:“不知道。這是三十萬年前的事了。他如果活著,肯定進階地仙了,要不然就死了。”

    桑子明覺得有些奇怪:“師傅,他如果進階地仙,應該天下皆知才對啊。”

    陸九齡搖搖頭,道:“這人頗為低調,就算進階地仙,也可能躲起來潛修。我們儒門修士,經常掛在嘴邊一句話: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這個達和窮,并不是富足和貧窮,而是說精神境界。

    有的人學問一般,偏喜歡游學,想要聞達于諸侯;有些人學問淵博,偏偏自以為不足,喜歡關起門來,窮究天道之理。”

    桑子明沉吟道:“弟子受教了。”

    陸九齡又道:“儒家的學問很深遠,你才剛剛入門,還有很多東西要學。儒門六藝,詩書禮樂易春秋,你想從哪里入手?”

    桑子明想了想,道:“我也不曉得,還請師伯指點。”

    陸九齡道:“我看你可以從學‘書’入手。書既指《尚書》,也指仙文書法。你寫的仙文很有造詣,所以從書入手比較恰當。而且,我對《尚書》也有一些研究,正好給你指導。”

    “多謝師伯。那我就跟您學了。”

    陸九齡不緊不慢的說著:“《尚書》的原意,是指上古帝王之書,分為《堯書》、《虞書》、《夏書》、《商書》、《周書》等,里面記載了儒門幾位仙帝的事,還有大量的仙文筆錄。那些朝代,有的在黃昏界發生過,有的則是一片空白。相傳這些學問,都是由一些儒門上仙,從外界傳進來的,并非是說所有的事都發生在黃昏界。因為年代久遠,仙人帶來的資料丟失了一些,還有的以訛傳訛,出現了很多漏洞。

    所幸儒門的學問較為柔和,只要常養浩然正氣,就算出了偏差,問題也不大。因此之故,一般來說,儒門出現的地仙比別派都多。”

    桑子明想起自己家里,還有一些爺爺留下的典籍,他想在適當的時候拿出來一些,但是怎么個拿出來法,卻需要仔細盤算才行。

    耳聽陸九齡又道:“我再說一說仙文,總計十萬八千個仙文,你現在掌握多少了?”

    桑子明答道:“弟子掌握五千五百個。”

    “唔,已經不錯了。你師傅才掌握一萬八千仙文。而我只學會一萬四千個。如此看來,你將來的成就遠在我們之上。”

    “師伯您過譽了。”

    “仙文是儒家學問的基礎。有些古老的典籍,是用仙文記錄的。你如果不通仙文,如何能理解其中的奧義呢?掌握的仙文越多,接觸的大道越復雜,越能溝通天道,功力才能提升得快。”

    “多謝師伯解析。”

    陸九齡笑了笑,道:“你師傅年輕的時候,曾經夸下一些海口,說是‘六經皆為我腳注’。后來等他進階合道之后,就不敢說這種話了;等他進階地仙時,反而變得沉默了,喜歡一個人靜坐思索。你知道為什么?”

    “大聲者希音,大道者無垠。”

    “沒錯,江湖越老,膽子越小。為什么啊?因為大道無垠,天道卻有情,就連這方黃昏界的天道,都是殘缺不全的,我們作為修士,如何敢狂傲夸口,說自己獨步天下呢?如果是年輕人,蒼天看你年輕,不會搭理的胡言亂語,如果是你到了一定歲數,過了一定的境界,還敢這樣說,那就要遭雷劈了!”

    桑子明聽得暗暗心驚。

    從這天開始,他不斷的來仙文館,跟師伯學習仙文和《尚書》。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