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59章 危機
    桑子明沒有想到,春秋老仙堂而皇之的將《仙藏真經》刻在石碑上,并且將其從天外打到黃昏界,直接落在各大書院,也不怕被別人搶回家去慢慢領悟。不過要想領悟那些石碑,必須先掌握三萬仙文,這個條件實在太苛刻了!

    比較而言,桑子明才掌握六千八百仙文,距離三萬仙文還差得很遠呢!

    據說目前大明國的儒門地仙只剩下五位,資格最老的當數董仲舒。排在第二位的是楊雄,第三位是鄭玄,第四位是謝安,第五位是陸九淵。

    就算陸九淵最年輕,掌握的仙文數量最少,那么前面幾個人,又能掌握多少仙文呢?一般的儒門修士,并不以掌握仙文作為主修的方向,所以即便是這幾位年長的地仙,也未必能掌握三萬仙文。

    桑子明擔心那些珍貴的石碑,會不會被其余幾位地仙搶先領悟,碑文中蘊含的大法或許有唯一性,一旦被別人領悟,那么他就失去機會了。

    另外,那些石碑會不會被某些人不小心打壞?各大學院會不會被妖族和鬼修攻破,從而搶走石碑呢?

    他心想:“傳說春秋老仙是煉器仙師,經他的手弄出來的石碑,應該不會一碰就破吧?《仙藏真經》總共有三十三卷,即便有幾卷被人損壞了,也不可能全部損壞。我只要領悟一卷,就能成為春秋老仙的弟子了!”

    “我現在著急也沒有用,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還是老老實實的學習仙文才對。”

    于是乎,桑子明進階金丹之后,接下來的日子跟先前差不多,依舊將大部分時間,留在家里自修仙文,不時的開放靈醫館為人看病,剩下的時間則去跟陸九齡學習《尚書》,跟天劍秦斬學劍,跟神箭李秋山學習圣箭訣。

    這一天,他來到仙文館,拜見陸九齡的時候,卻見陸九齡的面色顯得頗為凝重。

    “師伯,您有什么心事嗎?”

    陸九齡望著他,嘆了口氣,道:“舉國大祭要開始了!”

    桑子明眼前一亮,道:“師伯,這不是好事嗎?您為何憂心忡忡?”

    陸九齡道:“大祭之后,再有十年,便會迎來妖族的大舉進攻,也就是說那所謂的國戰要開始了!”

    桑子明吃了一驚:“師伯,鬼災未去,又添妖族肆虐,百姓怕是要遭殃了!”

    “是啊,這一次鬼修和妖族聯手發難,來勢洶洶,各大州城都可能守不住了!”

    “仙文館呢?”

    “我不知道仙文館能否守住,這要看他們主攻的方向。”

    “師伯,如果他們攻勢很猛,我們需要死守嗎?”

    “不。若是守不住,我會領著這些學子,從傳送陣離開。子明,你也要考慮自己的事了,要不要將家里的人,先遷移到京師去?”

    桑子明道:“師伯,我已經安排好了。我家人口簡單,只有兩位夫人,全都是金丹真人,隨時都可以上路。再者說,我還是靈醫呢,即便落在鬼修和妖族手里,也還有生還的機會。”

    陸九齡點點頭:“亂世要來了,只要能活著就好。接下來幾百年,甚至數千年,大明國的百姓,日子都會很難過。”

    “師伯?朝廷有什么防范的措施沒有?”

    “朝廷暗弱,對于妖族和鬼修無能為力。”

    “為何不讓百姓撤離?”

    “因為百姓撤離,會擾亂秩序,變成流民,更加麻煩。京師也沒有太多的資源。”

    “難道說,儒門就沒有一點辦法了嗎?”

    陸九齡道凝視著他,問道:“你以為,儒門舉國大祭,是為了什么?”

    桑子明為之一愣,道:“師伯,這里面有什么說法嗎?”

    陸九齡沉聲道:“儒門大祭,有兩重含義,一重是迎來天道加持,讓儒生的實力提升一截,在面臨大戰的時候無所畏懼,增添活下來的幾率;第二重含義是,通知仙界的儒修,在關鍵的時候,或許會從天而降,幫我們一把。雖然這種可能性比較小,但是希望總是有的。”

    桑子明道:“原來是這樣啊。請問師伯,儒門只有五位地仙嗎?”

    陸九齡微微搖頭:“儒門有幾位地仙,連我也不清楚。”

    桑子明頗為驚訝:“啊?怎么會呢?”

    陸九齡緩緩說道:“因為大明國的西部,出了西都以后,繼續往西五萬里,有一片昆侖山。傳說那里住著不少的地仙,甚至還有低階的靈仙呢。有些儒門修士,到了地仙之后,自感實力不足,所以不敢當著百姓的面白日飛升。他們遠離中土,飛向昆侖山,在那里居住很多年,然后再偷偷的飛升。所以留在黃昏界的,到底有幾位地仙,連我也搞不明白。”

    “難道說,我師傅也去昆侖山了?”

    “這個……他沒跟你說,你就不要問了。”

    “弟子有些不解,我師傅為何這時候離開京師?”

    “因為這一次的大戰,跟往年不同,三方約定,地仙不能動手!”

    桑子明倒吸一口冷氣,道:“如此說來,師伯這樣的合道真君,乃是大戰的主力?”

    他終于明白,為什么陸九齡憂心忡忡,以及鬼桑子為何要離開荒谷了。

    鬼桑子是合道九重,如果留下來,將會第一個沖上去。他可能不想殺太多人,所以借故離開了。

    陸九齡輕嘆道:“我是合道第八重巔峰,還差了一口氣,不是合道第九重,否則會更有底氣。以我現在的實力,如果對方打過來,只怕守不住仙文館!即便撤到京師以后,還會被派出來作戰,搞不好到最后會丟了性命。所以如果有一絲可能,我都會盡量守住仙文館。”

    桑子明的心里不由得猛地一跳,心想:“如果師伯離開了,我在荒谷城的日子也會變得不好過。我要想辦法讓他留下來才行。”

    他雖然功力不高,但畢竟讀完了三十六卷《靈醫寶典》,對于地仙以下的修士較為了解,有一些辦法能幫人進階,這也正是高階靈醫受人尊敬的地方。

    “師伯,您別發愁。弟子有些門道,或許能推您一把。”

    陸九齡聞言,微微有些驚訝:“你能幫我什么?”

    他知道桑子明是遠近聞名的靈醫,但是到目前為止,去桑靈醫館求醫的多是金丹以下的修士。他沒想到桑子明竟然夸口有法子幫他!他對桑子明了解頗深,知道不是信口開河的人,因此才感到驚訝。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