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65章 招魂
    才只是一天的功夫,李秋嬋就制好了招魂幡,所謂“制好”,只是在原先的招魂幡外面,加了一層幽冥緞而已。

    要想從頭煉制招魂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在上面構建法陣,還要畫出復雜的符文,以她的功力暫時還做不了。

    如果換做別人,這樣的招魂幡壓根兒困不住厲害的魂魄,手底下的鬼仆說不定早就跑光了。

    可是她有佛火啊,因為有著佛火無窮的吸引力,那些鬼仆攆都攆不走,只要有個居住的空間,能夠遮風擋雨,別被陽光照射,它們就很滿意了。

    而且,那一只步虛八階的鬼仆,竟然想跟桑子明借一支符筆,說要在幽冥緞上,自己書寫符文!

    桑子明聽了秋嬋的傳言,感覺十分詫異,于是將青狼筆給了他,親眼看他畫符。

    看了一會兒,他漸漸發現,鬼仆畫出的符文,主要是一些陰文。

    十萬八千個仙文,可以分成不同的大類,其中陽文九千九百個,陰文六千六百個,九為陽之極,六為陰之數;木火土金水,五行仙文各三千個,以對應三千大道。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的小類別,擁有不同數量的仙文。

    桑子明既然明白了原理,便拿出三片《仙文大師》的玉簡,將所有的陰文挑出來。

    他為了加快速度,加深對仙文的理解,干脆喝了一壺悟道茶,傾心研究那些個陰文。

    自從結丹之后,水漲船高,他的神識增強了很多,再加上悟道茶的效力,讓他在一個時辰之內,掌握了八百個最簡單的陰文。

    隨后,他提起程門筆,將這八百個仙文,慢慢書寫到招魂幡的內側。

    他每寫一個仙文,都讓旁邊站著的步虛鬼仆李阿大雙目放光,忍不住夸贊一聲!

    “好!沒想到大人寫出的仙文,竟然到了入道的境界,而且還會畫這種陰符,不知大人是否學過黃帝陰符經?”

    桑子明搖了搖頭:“沒有學過。”

    “大人,您若是有閑,不妨看一看,鬼修的符文,大多出自‘陰符經’。”

    “我知道了,等我空閑下來,就去找一找。”

    秋嬋在旁邊靜靜的看著桑子明提筆書寫,心里感慨不已,想不到當年的同窗,如今能寫出這么多復雜的仙文。仙文之道,博大精深,想掌握到高深的地步,其實并不容易。

    隨著一個個仙文寫在招魂幡的里邊,兩層的招魂幡漸漸融合為一體,隱隱放出淡淡的幽光,內里的空間一點點擴大。

    那九位步虛二階的鬼仆和十八位元嬰鬼仆都發出幸福的呻吟。

    “哇呀,改天換地了!”

    “魂幡空間越來越大,每增加一個符文,就能擴展十丈區域。”

    “主人請來了制幡大師嗎?竟然給我們一場大造化!”

    原先的招魂幡,張開來有丈許高,收起來只有兩寸大小,等到桑子明書寫完三百個符文的時候,招魂幡陡然變大了一寸!

    秋嬋的眼睛里放出異樣的神采,笑道:“桑郎,招魂幡升階了!它已經是三階靈寶了!”

    桑子明也同樣很開心:“是嗎?招魂幡提升一階,威力能增加多少?”

    秋嬋答道:“這不好說。招魂幡等級太低,會限制主魂和輔魂的成長。招魂幡升階以后,不但能容納更多的鬼仆,而且能促進主魂和輔魂,不斷吞噬周圍的陰氣,提升他們的境界。鬼仆境界提高了,殺伐的實力更強。”

    “你這樣說,我就明白了。”

    桑子明繼續書寫符文。當他完成六百個符文的時候,招魂幡又長大一寸,變成四寸了!

    秋嬋很是歡喜,道:“多謝桑郎,它已經是四階靈寶了,算是很厲害的法寶!我聽師傅說,一般的步虛修士,常常擁有三階以下的靈寶;合道真君才會有六階靈寶;地仙巔峰才有九階靈寶呢。”

    桑子明將自己掌握的八百個陰文都寫在招魂幡上,也只是讓招魂幡的境界提升到四階靈寶的巔峰。

    他輕輕嘆了口氣:“可惜還差了一百個仙文,沒能讓它再提升一階。”

    秋嬋笑道:“夠了!已經足夠了!多謝桑郎!”

    桑子明道:“先這樣吧。等以后我掌握了更多的陰文,再慢慢添加上去。不過,我覺得單靠增加一個個陰文,并不能將招魂幡的等級推升到極致,還要想想別的法子才行。”

    一直站在旁邊的鬼仆李阿大忽然插言:“大人您說的對,最好能有一篇祭文。”

    桑子明眉毛一揚:“你說說看,需要什么樣的祭文?”

    李阿大躬身施禮:“大人,實不相瞞,我當年做過地府的文書,因為犯了小錯,所以被廢黜了。我曾經聽秦廣王念誦一首詩,好像是一個叫‘屈原’的人,寫過一首《招魂》,當時聽得我渾身顫抖,就像喝了百年老酒一樣,寧愿醉死在那兒。大人若能找來《招魂》,將其書寫在魂幡內,應該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桑子明站起身來,道:“稍等片刻,我去看看,能不能將其找來。”

    過了一會兒,他從地下室找到一枚玉簡,里面有儒家仙人留下的經典文章。這枚玉簡并非他先前獻給陸九齡的那一枚,同樣的玉簡他有十多枚呢,每一枚玉簡都寫滿了膾炙人口的文章。

    他的神識掃過玉簡,慢慢讀著屈原的《招魂》。

    “魂兮歸來!去君之恒干,何為四方些?舍君之樂處,而離彼不祥些……

    魂兮歸來!東方不可以讬些。長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魂兮歸來!南方不可以止些。雕題黑齒,得人肉以祀,以其骨為醢些……

    魂兮歸來!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旋入雷淵,爢散而不可止些……

    魂兮歸來!北方不可以止些。增冰峨峨,飛雪千里些……

    魂兮歸來!君無上天些。虎豹九關,啄害下人些……

    魂兮歸來!君無下此幽都些……

    魂兮歸來!入修門些……

    魂兮歸來!反故居些……

    青驪結駟兮,齊千乘。

    皋蘭被徑兮,斯路漸。

    湛湛江水兮,上有楓。

    目極千里兮,傷春心。

    魂兮歸來,哀江南!”

    這是一篇千古名文,總共兩百八十二句。

    桑子明才讀了一小半,就讓秋嬋變得眼淚汪汪了。

    所有的鬼仆都匍匐在地上,渾身顫抖個不停。

    李阿大驚叫道:“大人,大人,您別念了!再念下去,當心將三千里內的鬼魂全部招過來!”

    桑子明吃了一驚,走出屋子,抬頭望天,發現天空果然變得陰沉下來!空中傳來“啾啾喳喳”的鬼語聲。

    他心中很是不安,趕緊停了下來。

    他心想:“幸虧我是在仙齋中念誦,只有微弱的聲音傳到外面去,如果我在荒野上念誦,不知道會出現多么驚人的變故!那些鬼魂會不會將我生撕活剝啊?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