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72章 圍殺
    下了瑯琊山,天色還早。

    桑子明辭別鄭宏,離開了瑯琊城。

    從瑯琊城往西,荒野之地,依舊被鬼修占據著,到處都是陰霾黑霧。

    秋嬋不得不將“鬼使神差”的牌子重新懸掛起來。

    蓮香盯著桑子明看了片刻,忍不住驚呼起來:“公子,你才出去半天,怎么就到了金丹第三重?是不是吃了仙丹?既然有這種好事,為何不叫上我們姊妹?”

    桑子明笑道:“我跟著郡守,去了瑯琊山巔,適逢舉國大祭,甘霖普降,我吸收了不少的甘霖,所以才能進階。你們留在城中,有沒有見到靈雨降下來?”

    秋嬋明亮的眼睛眨了眨,答道:“沒有啊,一直都是艷陽天。”

    桑子明頗為惋惜的道:“這是儒門舉行的大祭,只有儒生才能享受到甘霖。仙修、妖修和鬼修都無法從中受益,倒也情有可原。”

    蓮香忿忿不平,鼻翼扇動:“儒門那些個地仙,全都是小氣鬼,哼!”

    桑子明笑道:“這場舉國大祭,實則是一場宣戰,號召所有的儒生,與妖修和鬼修打下去。我雖然吸收了甘霖,卻沒想著參戰,你們也別摻和了。”

    蓮香道:“公子,妖族在荒谷底下有一座萬妖殿,在荒原還有一座大圣殿,聽說各族妖王正在開會,準備設立獎賞制度,凡是斬殺人族的妖修,都能獲得大獎,獎品多多,從靈石、靈草、靈火到法器、丹藥、靈晶、奴仆,乃至于封地,幾乎應有盡有,條件是提頭來換!公子,我看應該將年鎮海殺了,將他的人頭交給我,讓我拿回去換一塊封地!”

    桑子明微微一笑,道:“你要封地做什么?“

    ”嘻嘻,我向做個小妖王,手下一幫嘍啰。呼來喝去,多開心啊。“

    “不急,再等幾年,看看有沒有機會捉住年鎮海。”

    李秋嬋微微一笑,道:“鬼修也有類似的獎賞。掌門地仙鬼櫻宣布,陰鬼宗將大開山門,她和十大長老都會招收新弟子,但凡在未來的大戰中,展露頭角的鬼修新秀,都有機會拜在掌門和諸位長老的門下!我師傅離開的早,并沒有接到通知。不過,等他回來的時候,說不定也要招收新弟子。除非他能進階地仙,才能不受約束。”

    桑子明嘆了口氣:“看來,妖修、鬼修聲勢浩大,山雨欲來風滿樓啊!不知道人族能堅持多久。”

    想到這些,他心里有些煩躁,于是催動龍鱗馬,不循常路,從荒郊野外掠過,逢山翻山,遇水涉水,沿著直線,向著西方駛去。

    龍鱗馬拖著油壁車,幾乎腳不沾地,在低空掠過。

    油壁車看著不大,其實內藏璇璣,里面的空間很大,不但有桌椅、軟塌,連鍋碗瓢盆都有,而且飛行平穩,能坐在里面慢慢的喝茶。

    車廂頂上鑲嵌了幾顆夜明珠,還有一盞長明燈,將車內照得明亮溫馨。

    桑子明拿出“仙文大師”的玉簡,給秋嬋和蓮香講解仙文。

    仙文出自于雷紋和符文,是天地大道自發顯化出來的痕跡,其中蘊含著天條大法,原本出現在山巖上,田野間,形成一個個“神跡遺址”。

    后來,有大仙、大神揣摩其中的樞機,抽出每個符文的關鍵,將其精煉簡化為仙文。

    直到仙文大宗師倉頡出現,才在五老帝君的領導下,糾集眾多的神仙,整理編纂出十萬八千仙文,對應著十萬八千天條。每一個仙文的背后,都有一道天條大法。仙文就像是天條的名號,起著提綱挈領的作用。

    作為低階修真人,修的是精氣神,靠的是吸收靈氣進階;而作為高階修真人,特別是到了靈仙之后,再想往上走,就必須領悟天條大法了。若不能理解和掌握天條,永遠不能進階為天仙!

    正因為這一點,學習仙文顯得非常重要,仙文閣的地位也變得越來越高。

    但是,并非只有儒門弟子才能學習仙文,不管是仙修、鬼修還是妖修,都受到天道法則的約束,都需要學習和掌握仙文。只不過,有的修士主動出擊,先學仙文再領悟天條;有的修士被動而為,先領悟了天條,然而才知道還有仙文這種捷徑。

    鑒于這一點,桑子明有空的時候,就教導蓮香和秋嬋學習仙文。

    蓮香是火修,所以他教的主要是火系仙文,總共三千個,對應三千大道。

    秋嬋是鬼修,所以他教的都是陰文,總共六千六百個。

    二女一左一右,在燈光照射下,臉頰紅撲撲的,就像兩朵嬌花,一會兒聽他講解,一會兒伏案書寫。

    秋嬋原本在學宮念過書,學過七八年的仙文,因此有一些底子,再學仙文也比較快。

    蓮香的底子比較薄弱,但畢竟跟著桑子明學過多年,也算能識文斷字,因此可以靜下心來學習仙文。

    馬車不斷前行,日行千里,還留有余力。

    兩天之后的上午,兩匹龍鱗馬忽然停住了腳步。

    桑子明從車廂里撩開車簾向外看,只見馬車停下的地方,位于一座小山之巔,再往前二十里外,正有不少人在廝殺。

    二女都湊過來。隔著窗子遠觀,想知道正在廝殺的都是什么人。

    蓮香忽然道:“咦,怎么會有妖族的人呢?我看見兩位元嬰妖修混在里面!那兩位身材高大,胡子拉碴的家伙,應該出身于犀牛族!”

    秋嬋也道:“我看還是鬼修人多勢眾,不但有三位元嬰,還有不少的金丹鬼修和筑基鬼修呢。”

    桑子明道:“這么多妖修和鬼修,圍著一位元嬰巔峰的人族修士廝殺,這倒是奇怪了,那人為何單槍匹馬闖到這里來?他難道是過來找死的嗎?”

    沒錯,那位元嬰巔峰的人族修士,手持一口長劍,左沖右突,卻總也沖不出去,如果硬挺下去,總歸會死在這里!

    桑子明并不想動手,彼此非親非故,他犯不著出手救人。

    三個人透過車窗,靜靜的看著那些人廝殺。

    二十里的距離,對于修士來說并不遠。

    他們能清晰的聽見,戰場上那些人說話和呼喊的聲音。

    “卓大江,你不要掙扎了!趕緊投降吧,投降給你留下全尸!”

    “我們追殺千里,趕著你跑來跑去,你知道是為什么!”

    “趕緊交出‘歸土秘境’!”

    “老實交代,你祖上留下的洞天,被你藏在哪里了?”

    “殺殺!殺!先把他砍死再說!或許洞天就在他身上帶著!殺了他自然能找到!”

    五位元嬰,圍著卓大江廝殺!旁邊還有幾位鬼修金丹和不少的筑基修士搖旗吶喊。

    卓大江雖然功力略高一些,但也到強弩之末了!

    他奮起余威,祭起飛劍,一劍斬斷一位元嬰鬼修半邊身子!

    可他自己身上也被插了兩刀!

    他猛地吐了一口血,不管不顧,從缺口處沖了出來!可是正前方卻出現三位金丹鬼修,身后還有四位元嬰緊追不舍!

    卓大江急了,連續揮出兩件,斬殺了兩位鬼修!可是,他的背心卻被一口飛劍深深的插了進去!

    他渾身抽搐,揚天發出一聲大吼,抬眼看見遠處有一輛馬車,于是一咬牙,干脆舍了肉身,放出九寸高的元嬰,風馳電掣一般,直奔馬車而來!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