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73章 歸土
    卓大江舍棄了肉身,元嬰脫體而出,掠空而去!沒有肉身的束縛,飛行的速度非常快。

    后面有兩位元嬰真君緊追著不放。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將他追上。

    另外兩位元嬰真君,包括一位妖修和一位鬼修,則留在原地,搜索卓大江的肉身。

    九寸高的元嬰小人兒并沒有落荒而逃,而是直奔小山頂上的馬車而來!因為卓大江透過車窗,看見馬車里坐著一位少年,這可能是方圓數百里內,唯一的人族修士了!

    如此險惡的地方,連元嬰修士都不敢出門,可是這少年卻敢出現在此處,這本身就很奇怪,所以卓大江急病亂投醫,想借助此人逃過一劫。

    然而來到近前,他才發現,那少年只是一位低階的金丹真人,這讓他感到很失望。

    他心想:“金丹真人有什么用呢?我就算將其奪舍,還是逃不出追殺啊!”

    他心中悲嘆,危急關頭,沒敢奪舍桑子明,只得從馬車邊上掠過,筆直的飛向遠方。

    后面那些鬼修和妖修追過來時,看見“鬼使神差”的牌子,不敢上前打擾,都從旁邊繞了過去。

    桑子明如果狠心的話,剛剛就可以出手,斬殺卓大江,護著讓秋嬋將其收入招魂幡中。

    可是他沒有出手,不是不敢做,而是不愿為之。

    他有自己的原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卓大江沒有害他,他不能為了一己私利,剝奪對方求生的權力。

    蓮香眼中有神光閃爍,急切的說道:“公子,我想追上去看看。”

    桑子明知道她心里的想法,想將卓大江的元嬰攔住,如果迫不得已,甚至會把那些鬼修和妖修都殺掉,于是擺了擺手,道:“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為了奪寶而殺人,這不是修仙大道。”

    蓮香嫣然一笑,道:“公子宅心仁厚。要是我一個人在這兒,肯定追上去了。到手的寶貝不要,天賜不取,在狐族而言,乃是有罪的。”

    不過,她知道桑子明有靈醫手段,并不缺少修真資源,不像別人那樣,為了一點小利益,殺得你死我活。所以她并沒有多說什么,也沒有違背桑子明的意愿,強行追趕上去。

    此時,秋嬋忽然道:“我覺得這事兒有些奇怪。你們看,前面的地勢很低,分明是一片山谷,卓大江如果要逃,為何不從高空飛走,偏要來這片山谷里,而且被人堵在這里,他連肉身都丟了,會不會將寶貝藏在這兒呢?”

    桑子明聽了,禁不住笑道:“這倒有可能。剛剛他以元嬰出竅,赤裸身子掠過,肉身被人收走了,寶貝能藏在哪兒呢?我聽說洞天的法則高過鴻蒙世界,因此不能被收入鴻蒙世界中。所以寶貝要么在他的尸體上,要么被他藏在某個地方了。”

    蓮香聞言大喜,道:“那我們下去找一找,說不定會有好運氣。”

    三人駕著馬車從山頂上下來,很快來到山谷中。

    這時候周圍的鬼修和妖修都離開了,山谷里輕悄悄的,連一個人都沒有,只有鮮血和尸骨留在原地。

    他們找了一會兒,并沒有發現寶物。想來這也很正常,如果寶物容易被發現,早被那么多鬼修找到了。

    蓮香并不死心,站在一塊凸起的巖石上,放開青相神眼,環顧整個山谷。

    忽然間,她發現百丈外有一道淡淡的黃光,禁不住神情大振。

    “公子,去那邊看看!左前方有一片茂密的樹林,寶物可能藏在樹林里了!”

    于是三個人急忙跑過去尋找。

    大約盞茶功夫過后,蓮香在一株合抱粗的大樹上,發現一個啄木鳥留下的樹洞,那淡淡的黃光,便是從樹洞里放出來的!

    桑子明和秋茶睜大眼睛看,都看不見蓮香所說的黃光。

    蓮香探手進去,從樹洞里摸出一個黑色的褡褳。

    她將褡褳打開,發現里面有一顆淡黃色的圓球,看著只有核桃那么大,外表疙疙瘩瘩,顯得有些粗糙。

    “難道說,這就是那些人要找的‘歸土秘境’?怎么會這么小呢?”

    她曾見過狐婆的養蜂秘境,那是一個四五丈高的寶塔,進去以后,里面有廣褒的空間,約有五百里方圓。

    李秋嬋并沒有見過洞天,因此很是好奇,盯著圓球看來看去,說道:“既然是一個秘境,應該有進入的法門,卻不知卓大江是怎么進去的?”

    桑子明想了想,笑道:“我聽爺爺說,每一個洞天世界,都有一個獨特的密鑰,常常是單字的仙文。既然叫‘歸土秘境’,想來要用土系仙文來開啟。”

    聽見這話,秋嬋便放心了。

    “好啊,回頭桑郎慢慢嘗試,總能找到開啟的方法。”

    土系仙文總共只有三千個,跟火系仙文一樣,分別對應著三千大道。

    蓮香笑道:“公子你懂得真多!我聽狐婆說,她當年強行破解洞天,是拿一根針形靈寶,一點點鉆開的。但是強行破解的洞天,無法長久保存,壽命會減少一半以上。”

    秋嬋輕嘆道:“也不知那卓大江是什么人,怎么會有這樣的洞天呢?你們說,他能逃出生天嗎?”

    “不好說。就算元嬰能夠逃出去,想找到好的軀殼,奪舍也不容易。”

    “是啊,我聽說元嬰奪舍,被天道所忌,面臨很多的劫難,甚至還不如鬼修和妖修呢。”

    “提到劫難,我就有些害怕。桑郎,你知道嗎?我和秋嬋都有九九八十一難,不知道該如何化解。若是我們渡不過天劫,你會不會痛哭流涕,想念我們啊?”

    桑子明微微一笑,道:“按照《靈醫寶典》中的說法,妖修和鬼修的劫難并不是定數,最多有九九八十一難,但未必真有那么多。因為天劫是由天道掌控的,而天道有情,擁有自身的意識。換句話說,如果能溝通天道,還可以跟它討價還價呢。”

    “啊?公子你說的是真的嗎?怎么討價還價?”

    “只要能做到兩點,就能減少天劫。第一,不要無緣無故的殺生,殺生太多,會被上天厭棄。這是我不讓你去追殺卓大江的原因;第二,要認真學習仙文,仙文是溝通天道的途徑,掌握的仙文越多,了解的天條越多,越容易跟天道親近,同時也不會觸犯天條,如此以來,才可以減少天劫。這正是我教你們學習仙文的原因。”

    蓮香和秋嬋聽了這話,禁不住面露喜色,雙眼冒出無數的小星星。

    “哇,原來是這個緣故,我說自己進階金丹的時候,為什么沒碰到天劫呢!我們狐族姐妹中,好多人在進階金丹時,都被天雷劈死了!因此按照我們狐族的傳統,才會早早的選擇書生嫁了!”

    “我當初一直不明白,為何儒生這樣孱弱,偏偏姐妹門要嫁給他們,甚至做妾都愿意。”

    “哈哈,我總算明白祖母慧眼獨具,將我許配給公子的原因了!秋嬋妹妹,你當初回頭找公子,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啊?”

    “我……我是因為喜歡桑郎,所以才回來找他的……”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