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75章 楊簡
    桑子明下了馬車,來到青色的大陣結界跟前。

    李秋嬋并沒有下車,留在車里靜靜的等著。

    蓮香卻換了身裝束,搖身一變,化成書童的模樣,背后還多了個書簍,笑盈盈的跟在桑子明身后。

    她的臉上帶著面具,只要心念一動,就可以千變萬化。

    她因為喜歡熱鬧,所以非要跟著去看看書院里面是什么樣子。

    青色的結界上開了個小門,門邊站著一位筑基修士,身穿儒士的長袍,頭上戴著秀才的冠冕,年紀比較輕,看上去一臉的朝氣。

    看見桑子明走過來,這人躬身施禮,問道:“這位師叔,請問您從哪里來?”

    桑子明笑道:“鄙人姓桑,名子明,瑯琊郡人士。家師陸九淵,我奉師伯陸九齡之命,過來拜見大師兄楊簡。”

    那人一聽,當即顯出吃驚的神色:“啊?原來是桑師叔!請,快請進!”

    陸九淵一生雖然培育了不少的人才,但是真正的入室弟子并不多,可以說每一位弟子都是杰出的俊彥。

    桑子明和蓮香走入大陣之內,跟著那人往里走。

    那人一面走,一面笑道:“桑師叔,我姓傅,名叫傅林,家祖乃是傅子云。”

    桑子明有些驚訝:“喔。你是四師兄的孫子,為何在這里看門?”

    傅林陪著笑,說道:“書院里沒有仆役,所有的弟子都要輪流看門,今天輪到我了。”

    “令祖也在書院中嗎?”

    “沒有。他在青州東邊,邊遠的昌國郡做官,聽說這次妖族將發動凌厲的攻勢,想想就令人憂心。”

    桑子明微微皺眉,道:“昌國位于瑯琊郡的北邊,距離東荒不遠,算是首當其沖啊!令祖在那兒做什么職務?”

    如果傅子云像鄭宏一樣,作為郡守,守土有責,那就相當兇險了。

    傅林答道:“家祖乃是步虛修士,在昌國掌管山河鼎。”

    桑子明一聽,略微舒了口氣,道:“山河鼎乃是高階靈寶,他有靈寶作為護身法器,想來問題不大。”

    整個大明國,一百零八郡,除了有仙器九州鼎,鎮壓國運之外,還有一百零八個山河鼎,作為通靈法寶,護衛各大州城。

    按理說,這些山河鼎都有靈性,即便主人戰死了,它也能飛回人族修士手里。

    所以那年鎮海,如果不用一點特殊的手段,沒法將山河鼎交到鬼修手里。

    而且,丟失山河鼎,乃是一樁重罪,如果他背后沒有人撐腰,就等著關入大牢受罪吧。

    桑子明抬頭望去,只見象山書院的規模并不大,占地不過五百畝,但是亭臺樓閣,錯落有致,幾座宮殿,整潔高大,一排排宿舍,很是規整,蒼松翠柏,環繞周圍,顯得寧靜,相合而又肅穆,頗有幾分書院的氣氛。

    傅林領著他們,來到一座小樓的跟前,然后進去通稟。

    時候不大,一位相貌英挺的儒生走出來,這是一位合道四階的修士,看相貌只有三十幾歲,真實年齡恐怕有兩三萬歲了,面皮白凈,兩眉細長,雙眼明亮,嘴唇厚實。

    他的面上掛著溫和的笑容,說道:“桑師弟,我是楊簡!歡迎你來!”

    陸九淵大約有五萬歲,所以連他的弟子都是合道真君了!

    桑子明趕緊上前行禮:“小弟見過大師兄!”

    楊簡笑道:“象山書院是恩師親手創立的,他在這里潛修多年,將這里當做他的家。你我都是恩師的門人,所以你來到這兒,就像回到家里一樣,不要太客氣。”

    “大師兄說的是。”

    “桑師弟,你上次見到恩師,是在什么時候?”

    “我見恩師,還不到十年光景。恩師說要出一趟遠門,所以將我交托給師伯陸九齡。我現在跟著師伯學習呢。”

    “師傅給我來過一封信,讓我守好書院,莫要給妖修攻破。這副擔子可不輕啊!”

    “大師兄,書院里只有你一位合道真君嗎?”

    “還有你二師兄袁燮,他是合道二階,這兩天出門,恰好不在家。”

    桑子明笑道:“幸虧外面有大陣防護,邊上還有一個丹鼎門和云風寺,想來守住這兒應該問題不大。”

    楊簡輕嘆道:“我只能盡力而為了。桑師弟,你不遠萬里而來,有什么事嗎?”

    桑子明將陸九齡的信拿了出來。

    楊簡讀了信件,眉毛一揚,道:“既然是師伯的安排,你就跟我來吧。”

    桑子明跟著他出了門,沿著小路往山上走。

    象山書院依山而建,碑林所在的地勢比較高。

    楊簡領他來到地頭,說道:“這片碑林,都是恩師從各地搜集來的,是我們象山書院的瑰寶,老實說,桑師弟要取走三塊石碑,我心里很不舍得,但既然是師伯的安排,我也沒有二話。師弟你自己挑選石碑吧。”

    桑子明有些過意不去,笑道:“大師兄,等我下次再來,還你三十塊石碑如何?”

    他想起荒谷底下有上千塊石碑,不知道有沒有可能,將那些石碑搬上來。

    楊簡聞言,面上露出笑容,道:“這話是你說的。若是言而無信,我可不依!”

    桑子明笑道:“這樣吧,為了表達誠意,我先拿出兩千卷古書,獻給書院,作為一點薄禮!”說著,他拿出事先備好的一個儲物袋,遞了過去。

    楊簡面上的笑容更加盛了,很不客氣的接過儲物袋,神識一掃,開懷大笑:“好!單是這些古書,就能抵得上三十塊石碑的損失了!”

    碑林占地不小,總共一千八百多塊石碑,桑子明和蓮香找了許久,才終于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那三塊石碑,矗立在碑林一角,看上去與眾不同。

    別的石碑要么是大青石、漢白玉、青玉、白玉,可那三塊石碑,卻是黑色的底子,紅色的符文,符文看上去很雜亂,絲毫沒有規律,就像鬼畫符一樣,甚至難以辨認每一筆每一劃,不知道哪里是開始,哪里是結束,只有右上角有個“秦”字,還算是清晰可辨!

    看見桑子明挑選了這么三塊石碑,楊簡禁不住舒了口氣,哈哈笑道:“桑師弟,這三塊石碑,是整個碑林中最神秘的石碑了。沒有人知道它們來自于哪里,也沒有人理解上面刻的是什么東西,我都想把它們給扔出去!不過師傅卻說,這些石碑的底子很好,用的是珍稀的石料,似乎是鬼仙藍眼黑曜石,擁有寧心安神的作用,所以就把它們留下來了。”

    桑子明心中激動,手足都有些微微顫抖,心想:“這是春秋老仙親手書寫,隔著萬千時空,穿越云層,打到黃昏界的典籍啊!正因為你們看不懂,所以才能落在我手里!這幾塊石碑,牽涉到我成仙的機緣,無論怎樣估量,都難以計量它們的價值。”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