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287章 道不同
    時光荏苒,不知不覺間,十年光陰過去,桑子明五十歲了。

    這些年里,他一直在努力的學習仙文,不停翻看”仙文大師“的玉簡,已經掌握了一萬八千個仙文。

    按理說,這個數字很是驚人,因為按照陸九齡的說法,即便是地仙陸九淵,也只掌握這么多仙文而已。

    可是對于桑子明來說,顯然還差得很遠。他需要學會三萬仙文,才能試著去揣摩,春秋老仙留下的那些石碑!

    十年之間,秋嬋花了不少的功夫,在荒谷底下尋找,只找到一塊黑色的石碑,冒著風險,偷偷搬了回來。

    來桑宅求醫的鬼菊,也碰巧找到一塊石碑,給桑子明送了過來。

    她生下一個女兒,寄養在荒谷城。

    桑子明將楊嫂推薦給她,幫她照顧女兒!

    楊嫂也算是見多識廣了,才剛撫養了一位渾身冒火的少年,又見到一個渾身散發出冷氣的小女孩。

    這女孩名叫“莊籬”,相貌長得不差,嬌嬌怯怯,面色青白,跟平常的孩子有些差別。

    就連鬼菊看道女兒的面色,都感到有些擔心,但是桑子明卻說無妨,女大十八變,只要平日里吃點兒靈藥,等到十幾歲以后就好了。

    因此之故,每隔一年,鬼菊都要領女兒,過來見一見桑子明。

    十年之間,蓮香和秋嬋的功力都增長了不少。白飛兒音訊皆無,也不知道怎樣了。

    炎炎不再是幼童,身高七尺,大手大腳,跟成年人一樣。

    他依舊沉默寡言,面色又黑又紅,眉毛又粗又濃,一雙眼睛灼灼放光。

    他見到桑子明和秋嬋,神情總有些淡陌,說不上多么親近,只是對蓮香顯得親近一些。

    這一天,蓮香問他日后的打算。

    “炎炎,你眼看成人了,以后有什么想法?”

    “姑姑,我想加入烈焰門。”

    “好!不過大戰在即,烈焰門害怕鬼修和妖族搗亂,不會在近期招收新弟子。”

    “我聽說,按照以往的規矩,只要親手斬殺敵人,提著人頭,前去烈焰門,就能被收為門下弟子。”

    “炎炎,你說的敵人是誰啊?”

    “自然是妖族和鬼修了!”

    “你喚我姑姑,我也出身妖族,你會不會對我動手?”

    “這個……姑姑是烈焰門真傳弟子,而且對我有恩,我不會跟您動手……”

    “炎炎,你在桑宅從小到大,已經十七年了。不管是我,還是秋嬋,或者桑先生,都沒有害你的心思,否則你不會有今天。”

    炎炎默然點頭,道:“等日后有機會,我會報答他們。不過……道不同不相為謀……”

    蓮香心中一震,問道:“此話怎么說?”

    炎炎答道:“桑先生首鼠兩端,腳踏三只船,沒有自己的立場,不知道將來往哪里去。李秋嬋乃是鬼修,跟我陰陽殊途,沒辦法親近。日后我見到他們,不會主動招惹。若是人鬼大戰,我可以放她三回。但是,她要是幫著鬼修,也會讓我為難……”

    蓮香輕哼道:“你這小子,不識青紅皂白,真以為自己是地仙轉世,就敢輕視桑先生和秋嬋?我跟你說,你如果抱著這樣的態度,日后還會止步于地仙!”

    炎炎抿著嘴不說話。他有自己的立場,一直覺得自己是烈焰門的地仙。

    蓮香瞪著他道:“我跟你說過,桑先生不是凡人,你只有態度恭謹,才能得到指點,你以為我在忽悠你?”

    炎炎張了張嘴,沒有說出口。

    他心里想:“我是地仙轉世!你讓我拉下面子,求一個沒有立場的金丹真人,憑什么啊?”

    蓮香也不管他,淡淡的道:“再有三個月,妖族將傾巢而出。你既然想殺妖拜入烈焰門,那就去做吧。我也會去宗門事務堂幫你疏通一番。”

    炎炎躬身道:“多謝姑姑,您能不能再賜我幾件寶貝?”

    蓮香便將剩下的幾件靈寶都還給他:“烈焰劍,我就不給你了,你沒有意見吧?”

    炎炎連聲說不敢:“姑姑對我有養育之恩,日后我會報答您的。”

    蓮香板著臉道:“報答就算了。你記住今天的話,不管怎樣,別對桑家人出手。否則你會吃大虧。我脾氣也不好,你別惹我生氣。”

    “不會的。姑姑多保重。”

    從這以后,炎炎便很少回到桑宅了。

    蓮香將這些事,講給桑子明和秋嬋聽,還忍不住罵了幾句“白眼狼!”

    秋嬋聽了有些擔心,不管怎樣,炎炎是地仙轉世,不容小覷。

    桑子明卻一挑劍眉,說道:“怕什么?他現在的實力,才只是筑基中期,除了神識比較強之外,連金丹真人都不如,別說我們有靈蒲香,即便硬碰硬交手,也可以斬他十八回!”

    秋嬋趕緊檢查香囊,換了新的香料,這才算放了心。

    過了一會兒,蓮香道:“相公,我想回荒原一趟,趁著大戰還沒有開始,看看能不能找到石碑。”

    桑子明笑道:“你已經找過好幾次,既然找不到。那就算了。我有十一塊石碑在手,足夠我領悟到地老天荒!”

    蓮香嫣然一笑:“相公人聰明。多學點兒東西,技不壓身,多多益善嘛。”

    她回到荒原,直奔大圣殿。

    大圣殿不是什么人都能進去的,好在這時候大戰在即,所有的妖王都回去了,所有的世子、公主也都回去了。

    圣殿里空蕩蕩的,只有幾位執事守在那兒。

    狐族有一位執事,名叫“青嵐”,乃是步虛巔峰的女修,看相貌是一位半老徐娘。

    蓮香找上門去,笑道:“青嵐姑姑,我來看你了。”

    青嵐望著她,道:“蓮香啊,你怎么又來了?還是來找石碑的嗎?我跟你說,殿里沒有黑色的石碑。你想想,怎么會有黑色的石碑呢?誰會有毛病,鑿一塊黑碑啊?”

    蓮香有些失望:“我在找三塊石碑,原來擺在金山書院,據說被象族的人收走了。奇怪,他們得了石碑,為何留在手里?不交到大圣殿來?姑姑,你應該找人去問問,象族不守規矩,難道想造反不成?”

    青嵐道:“你等等,象族有一位執事,留在大圣殿中,我過去問一問。”

    過了一會兒,青嵐回來了,道:“蓮香啊,我得到那幾塊石碑的消息了。”

    蓮香急切的問:“怎么說?他們會不會將石碑送過來?”

    青嵐搖頭:“他們不肯送過來。”

    “為什么?”

    “據說那三塊石碑乃是法寶!”

    “啊?石碑就是石碑,怎么會是法寶?這借口也未免太爛了!”

    “有一位象族的合道修士,名叫‘三象真君’,恰好發現了石碑的玄機。有一天,他跟犀牛族的合道真君切磋,手里的法器被打落了,急切之間拋出了石碑,跟對方的靈寶飛劍撞在一起,結果石碑沒有一點損傷,靈寶飛劍反而出現了缺口!因此,他把三塊石碑都留下來,作為自己的護身法寶,打死也不肯上交!”

    蓮香一聽,感到驚詫莫名!

    沒想到春秋老親手制作的傳承石碑,竟然被妖族當做防身法寶了!

    想想也是,傳說春秋老仙乃是煉器神師,一手煉制了許多的神器,他既然出手制作石碑,就不能讓石碑太脆弱,否則石碑被毀,豈不是丟他的面子?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