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347章 耒縣三霸
    轉眼過了年,二月杏花,掛上枝頭,桑子明的木系分身,駕馭著油壁香車出發了,車里坐著滿面含笑的李秋嬋。

    秋嬋很開心。她覺得很好笑,自己做了鬼,竟然還有機會去做知縣娘子,將來還可能做知府夫人,甚至三公九卿的太太呢。

    桑子明任憑龍鱗馬在前面不緊不慢的拉車,面帶微笑說道:“若干年后,我幫你掙個誥命夫人回來,好不好?你的名字,能不能見光啊?”

    秋嬋甜甜的一笑:“當然可以見光了。姓李的多如牛毛,誰知道我是誰呢?不過,你要將誥命夫人的頭冠,先給蓮香姐戴上才行。”

    桑子明“哈哈”笑道:“大丈夫三妻四妾,一次上報朝廷三個名字,如果運氣好,或許能拿到三個冠冕!”

    這里是黃昏界,跟別處不同,說三妻就三妻,沒有什么正妻、平妻的說法。

    秋嬋笑道:“相公,耒縣在什么地方?”

    桑子明搖頭:“我也不清楚,聽說在洞庭郡。到地方問問就知道了。”

    馬車走了十幾天,結果到地方一打聽,兩人才知道,差點兒鬧了笑話,洞庭郡太大了,耒縣說是在岳麓書院附近,其實距離很遠,超過千里之遙了。它離石鼓書院更近一些,距離南岳霍山也不遠,所以這是一個較為安全的地方,妖族并沒有殺過來。

    耒縣的縣城很小,圍城一圈不過兩三里。邊上有一條大河,名叫耒河。

    耒縣屬于七等城池,比荒谷城等級高,人口也多了好幾倍。

    因為此地距離石鼓書院只有五百里,而妖族懼怕仙器石鼓,很少接近石鼓書院千里之內,所以耒縣風平浪靜,百姓安居樂業,很多人并沒有住在縣城里,而是分布在各個鄉鎮和村落。

    縣城里除了官衙之外,就是書院和商街。

    書院面積很大,幾乎占了整個縣城的三分之一。

    商街位于鼓樓附近,除了交易柴米油鹽之外,主要交易修真人所需要的物品,丹器符陣,功法秘笈等等。

    桑子明來到縣衙,拿出身份令牌和委任狀,順風順水的接替了縣令的職位,并沒有出什么幺蛾子。

    距離縣衙不遠,有一片官宅府邸,其中最寬敞的宅子,是給知縣準備的。旁邊還有各階官員居住的宅院。

    秋嬋待在宅子里收拾房間,桑子明則前往縣衙,召集一縣官吏,了解縣里的情況。

    他先將縣丞叫過來,縣丞的地位僅次于知縣,相當于副知縣。

    此人姓鄭,名叫鄭權,是一位金丹真人,舉人出身,看外表有五十歲了,真實年齡大概有五百歲,功力不算高,才是金丹第五重,如果按部就班的修煉下去,將來進階元嬰的希望不超過兩成,因為一般來講,要想進階元嬰,都會在八百歲以前完成。而從金丹第五重,到金丹第九重,乃至于金丹大圓滿,還差好幾個臺階呢。

    行百里者半九十,修真越往后越難,有時候哪怕近在咫尺,也很難跨越過去。

    鄭權看見新縣令是一位年輕的元嬰修士,當即心里一凜,躬身行禮:“屬下見過大人。”

    桑子明微微一笑:“鄭大人請坐。”

    鄭權依然彎著腰:“屬下不敢,大人稱呼我的名字即可。”

    他這種敬畏,不是怕知縣,而是怕對方功力太高、年輕氣盛。

    一般來說,越是年輕有為,越說明出身不凡,可能來自于大家族,而且這樣的人,前途無量,將來很可能成為大賢。

    這是修真世界,一旦得罪了大人物,不光是一個人遭罪,還可能禍延數代,整個家族都會遭殃。

    所以鄭權寧愿表現的謙恭一些,也不敢得罪新來的縣令。

    桑子明笑道:“鄭縣丞,不要這么客氣,坐吧。我們隨便聊聊。”

    這時候,鄭權才敢坐下來:“大人,您想問什么,盡管開口便是,在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鄭縣丞,你在這個位子多少年了?”

    “屬下是武陵郡人,來這里做縣丞七十年了。”

    “這么說,你還有三十年即將任職期滿?”

    “大人,屬下并非進士出身,所以需要任職兩百年,才能晉升官職。”

    桑子明笑道:“喔,原來是這樣,是我孤陋寡聞了。鄭縣丞,本官初來乍到,也是初次為官,很多事情都不懂,所以才要向你請教。”

    鄭權心中一震,暗道:“初次為官就做正八品知縣,說明來歷不凡啊!要么出身大家族,要么有狀元的頭銜!”口里忙道:“大人您客氣了,屬下說話坦誠,還請大人勿怪。”

    桑子明仔細詢問了一番,很快了解到,耒縣方圓兩百里,人口七十萬,其中有兩位高人,有可能是步虛真君,一個住在盤古嶺,一個住在鴨婆洲。

    盤古嶺上有個盤古廟,是古人紀念盤古大神建立的神廟。近年來,那里來了個道士,自號“大茂真君”,憑空占據了盤古嶺,建了個大院墻,將盤古廟圍了進去,不準百姓隨意出入,想進去可以,但必須繳納靈石。

    耒縣前任縣令曾經想將大茂真君趕走,結果未能成功,因為那人背后有來歷,聽說出自厚土門!厚土門跟烈焰門一樣,屬于五大仙門之一。

    另外鴨婆洲上也有一位高人,據說是一位退位的官員,乃是詩圣杜甫的后人。

    鴨婆洲是耒河上的一個小洲,四面環水,鮮花盛開。

    傳言很早以前,地仙杜甫在這里白日飛升,所以百姓常常前往鴨婆洲憑吊。

    可是自從數百年前,有人霸占了鴨婆洲,在那里建立了大陣之后,就不準百姓上島了!

    耒縣除了有這兩位高人外,還有一個鐵槍門,雖然是不出名的小門派,但卻擁有一位元嬰真君,門下弟子兩百余人,占據了太平峪,不時騷擾鄉里。

    這三方勢力,算是耒縣三霸,縣里的衙役都不敢管。

    桑子明了解這些情況之后,便將鄭權送出去,然后分別召見主簿張清和縣尉錢岑,以六堂官吏。最后,他又召見了本地學宮之主趙誠。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