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355章 云門大卷
    白逸云道:“蔡京是進士出身,才華橫溢,既是大文學家,也是大書法家,合道九階,功力高強,四起四落,做過好幾次宰相,如今官拜太師,同時還是魯國公。他早年是一位大善人,他在全國各地創辦了居養院、安濟坊和漏澤園,不知道救助了多少的百姓。他還建立縣學、州學和太學,不知道培育了多少的書生……”

    白飛兒靜靜的聽著,沒想到蔡京還做了不少的好事,更沒想到他是自己的父親。

    耳聽白逸云接著道:“早年,我們仙音門的人過的很苦,我偷偷生下你母親,不敢給地仙楊雄知道。他如果知道了,就會搶走你娘,交給他的大夫人撫養,真也是那樣的話,我就見不到女兒了!

    我將你母親送到安濟坊,我每隔兩天,都去看一回。

    你母親在安濟坊長到十歲,這期間見過前去視察的蔡京。站在人前的蔡京風流倜儻,就像天上的神仙一樣……

    后來,我故作不識,開山門,將你母親收入仙音門,培養她學習仙音……她一天天成長起來,進階金丹之后,到秦淮河上演練仙曲……誰知道,他竟然又一次碰到了蔡京……唉,這也是孽緣啊!

    再后來,她生下孿生姐妹,才知道蔡京貪婪無度,窮奢極欲,擁有二十八個姬妾,連兒子都有六十多個……

    不久,蔡京受到朝廷貶斥,她也受到蔡家的排斥,迫不得已離開了蔡家……

    至今,蔡京還在到處找她呢!他曾經派人,來仙音門詢問。

    我說仙音門沒有這個人,將他回絕了……

    你母親醉心于仙音,也不再回頭去找他了……”

    白飛兒聽得驚訝不已,問道:“蔡京作為合道九階的修士,哪有那么多心思,去娶二十八位姬妾?這不會是有人造謠吧?”

    白逸云輕哼道:“蔡京卡在合道九階,已經有一萬八千年了!他今年六萬九千歲,因為無法進階,所以便想了歪門邪道的法子,說是陰陽和合,有助于突破境界……”

    說到這里,她瞄了白飛兒一眼,道:“你的功力進境很快嘛,難道說,真的從中受益了?你倒是運氣好,達到了神魂相合、智慧大樂的地步,你要知道,一般人很難做到,一萬個人里頭,連一個都沒有……當年我陪了楊雄千年,也只有兩次機緣……”

    她沒法細說下去,這種事,沒法跟外孫女講。

    白飛兒更加感到驚訝了,沒想到自己這么輕易就有了與眾不同的體驗。

    她心想:“難道桑子明是黃昏界的天道之子?要不然為何這么容易受到上蒼的加持?”

    白逸云望著她,面上似笑非笑,說道:“有了這一次,你已經不虧了。這年頭,想找個給好的道侶并不容易。就算桑子明是奸大惡,至少暫時來說對你很好。”

    白飛兒咬牙切齒的說道:“祖母,桑子明是好人!他讓我給你送來一卷樂譜!還有九百種仙琴指法!”

    白逸云吃了一驚:“什么?九百種指法?我修煉數千年,才掌握兩百八十種指法呢!桑子明怎么會懂得指法?”

    白飛兒遞上去三寸厚的一疊符紙:“祖母,你留著慢慢看,我先出去了。”

    白逸云看見第一頁,上面寫著《云門大卷》四個字,她的心就禁不住一顫!

    她心里很清楚,這是儒門最有名的樂音,但是久已失傳了。

    昔年她之所以投奔楊雄,其中有一層原因,是因為楊雄拿出《云門大卷》的殘卷,殘得不能再殘了,連真正全本曲譜的一成都沒有。

    可她憑借著那一點殘卷,硬生生的進階步虛了!

    隨后,她當著許多大儒的面,演奏了殘缺的曲子,博得很多人的好感,從那以后,儒門對于仙音門的逼迫才沒有那么惡劣了。

    正因為她演奏出了一部分《云門大卷》,才讓仙音門擺脫了靡靡之音的名聲,從被迫害的宗門,變成了普通的小宗門。

    如今她看到了什么,竟然是厚厚的一疊曲譜!

    白逸云的手禁不住的顫抖,飛快的翻閱下去,一張又一張,整整一百零八張,后面還有上百張關于指法琴技的描述!

    看到最后,她手捧這些曲譜,坐在地上,“嗚嗚”痛哭起來!

    “老天啊,有了這些曲譜,我能在八千年內進階地仙!有了這些曲譜,我能讓所有儒門的地仙對我鞠躬,我能讓楊雄恭恭敬敬的對我行禮,我一輩子的冤屈,都要被抹平了……”

    這個時候,白飛兒已經走了出去,在山腰的宮殿中見到了白鶯鶯。

    白鶯鶯纏著她,不停的問東問西:“阿姆,你去哪里了?桑叔叔對你好不好?我看你眉眼含笑,似乎很開心呢……”

    “休要瞎講!我來問問你的功力進境,這些年有沒有偷懶?”白飛兒考察了她的修行,留下來陪了她幾天,然后便離開南都,重返荒谷城。

    此后十年,桑子明都沒再參悟新的石碑。

    他拿出新的天劍訣,交給天劍秦斬,然后相互切磋交流。

    他還去拜訪陸九齡和陸九韶,向他們請教儒家修為。

    這兩個老家伙,痛定思痛,每一次見面,都要問黑色石碑的事。

    “子明啊,我們知道你手里有幾塊石碑,你倒是說說,那些石碑上到底有什么奧秘?”

    桑子明抓抓腦袋上的頭發,笑道:“師伯,這事兒我哪能知道啊?您沒看京城那三位地仙,都已經愁白了頭發嗎?連地仙都領悟不出,我一個小小的元嬰修士,怎么能弄懂其中的奧秘?”

    陸九齡瞪眼望著他,道:“我只知道,你是最早尋找石碑的人!你說說看,為什么要找黑色石碑?而且開口就要三塊!你怎么知道,象山書院有那三塊石碑?你以前去過那兒嗎?”

    桑子明道:“師伯,我跟您說實話吧。我當年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金甲神人,說石碑中有一些仙家功法,他說天下八大書院,每一個書院都有三塊石碑,京師翰林仙院還有幾塊石碑,如果能抱著這些石碑睡覺,過個十萬、八萬年,或許能領悟修仙秘笈。”

    陸九韶道:“胡扯!誰能抱著石碑睡那么久?不怕被石碑壓死啊?”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