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381章 老太妃
    某個陰天的上午,秋嬋在自家院子里,點燃了師傅給的線香。

    一個時辰之后,府門外來了一頂小轎。

    轎中下來個侍女,手持一封信,來敲桑宅的大門。

    筑基大圓滿的管家鄭柞接過信件,來到二門外將信遞給了桑晴,桑晴又將信拿給了秋嬋。

    秋嬋看了一眼,便飄然出門,上了小轎。

    朱紅色的小轎,被兩個筑基期的大漢抬起來,顫顫悠悠的往前走。

    秋嬋看著侍女,問道:“娘娘在鳳藻宮?”

    那侍女年約二八,相貌清秀,答道:“是。”

    秋嬋問:“鳳藻宮是什么地方?”

    侍女道:“老太妃是鳳藻宮之主,也是資格最老的娘娘。”

    秋嬋頗為驚訝,心想:“我這位師姐倒是厲害,竟用借尸還魂之術,重新返回宮中,做了大明國的老太妃,也不知道她當年是怎樣做到的。”

    她繼續問道:“鳳藻宮里,還有別的娘娘嗎?”

    “嗯,所有大行皇帝留下的妃嬪,愿意走的都走了,剩下的都在鳳藻宮。”

    “鳳藻宮里,人很多嗎?”

    “不算多,很多娘娘都仙逝了,只有三十多位娘娘住在那兒。”

    大明立國三萬三千年,總共經歷了八位皇帝。因為挑選皇帝的時候,要求很嚴格。至少是元嬰修士,擁有三千年的壽命。最多不超過步虛后期。若是皇上功力太高,超出儒門地仙的掌控,則可能釀成災難。

    那些退位的皇帝,未必都死了,據說有兩位,還在寧壽宮修煉呢。一個是徽宗李佶,一個是詞宗李煜。

    大行皇帝總共有六位,這些人選妃重在選美,不在乎才華,所以他們的妃子都難以修成元嬰,更別提進階步虛、合道了。

    隨著時光的流逝,那些妃嬪都死了,剩下來的并不多,其中大半出宮回家了,只有一小半家里沒人,外頭沒有牽掛,所以待在鳳藻宮,由朝廷供奉著。

    秋嬋坐在小轎中,入了皇城。

    皇城很大,足有三四十里方圓。

    鳳藻宮位于皇城的西南角。這里有一座鳳鳴山。

    山不太高,山腳下建了許多的宮殿,花團錦簇,亭臺樓閣,小溪潺潺,儼然一處修真圣地。

    秋嬋來到鳳藻宮,下了小轎,跟著侍女進了宮殿。

    隨后,她走了半盞茶功夫,才進入正殿,見到師姐童蘭。

    這時候的童蘭。身上穿著綾羅,頭上戴著鳳冠,雍容華貴,儀態端莊,哪里是一位鬼修呢,分明還是貴妃的模樣。

    秋嬋上前行禮,看看左右無人,說道:“師姐,你在這兒好悠閑啊。”

    童蘭微微一笑道:“我這宮殿中有條密道,從鳳鳴山內聯通著北邙山。我平日里待在這兒的時候并不多,常常借口閉關,去北邙山修煉,那里的陰靈氣很豐富,比這里的的條件好多了。”

    秋嬋笑道:“師姐,我跟著相公來到京師了。師傅說你在這邊經營多年,讓我來找你。”

    童蘭道:“師妹若是有事,盡管跟我說。我這老太妃雖然是虛的,但是有些事還能做主,比如說給你賜婚吧。”

    秋嬋聞言,禁不住笑了:“師姐,你賜婚管用嗎?”

    童蘭道眉毛一抬,道:“怎么會不管用?鳳藻宮就是管這個的,每個皇家貴女的出嫁,都由宗人府上報,交給皇后審閱,然后在鳳藻宮用印。平日里我懶得管,便將這件事交給賈妃了。”

    忽然間,秋嬋的心里有些激動:“師姐,這件事還真要你操心呢。若能風風光光的嫁給桑郎,是我一輩子最幸福的事。不過,我還沒有自己的肉身,這件事還可以拖幾年。”

    童蘭微笑道:“你難道沒聽過鬼交、神交的說法?此事很容易,放出魂魄、元神,就可以糾纏在一起了”

    秋嬋面色緋紅,想了想,道:“師姐,這事兒不急。”

    童蘭卻道:“不瞞你說,我未必一直留在這里,趁著我還有著太妃的身份,早些幫你賜婚,如何?”

    秋嬋有些驚訝:“師姐,你要去哪里?”

    童蘭幽幽的道:“我可能要去冥界一行,師傅說冥界很兇險,我的功力太弱了,去了冥界,不知道能否回來。”

    “師姐,既然這么兇險,你還是別去了吧。”

    “不行,冥界早晚都要去,我聽師傅說,冥界有三寶,黃泉海的血海青萍,忘川河的長生蓮花,還有大黑山的車馬芝,只要能得到一種,都能讓人功力大進,別說進階地仙,就算是成就靈仙,也是大有希望。”

    “是嗎?師傅得到了哪一種?”

    “師傅說,他從一位師伯那里,得到一顆用血海青萍煉制的丹藥,喚作‘血海飄香丹’,功效尚不及血海青萍的一成,他吃了以后就進階地仙了。”

    秋嬋聞言,為之心動,問道:“師姐,你從哪里去冥界?”

    童蘭答道:“在師傅鎮守的桑羅殿邊上,不是有一條黃泉鬼路嘛,從那里進去就可以了。不過,我現在還不敢去,按照師傅的說法,最好要有合道七重的修為,再過去才比較安全。”

    “師姐,那還早著呢,不是嗎?”

    “不早了。前些日子,師傅傳了我一段新的功法,喚作‘子午搗臼訣’,據說是從‘子午大磨盤’演化出來的,我修煉以后,感覺大有收獲。我現在是合道第四重巔峰,或許用不了三四千年,就能達到第七重。”

    秋嬋心想:“不管是子午搗臼訣,還是陰陽大磨盤,都是從‘陰陽造化寶典’中精簡下來的。我手里有更復雜、更高明的功法,應該修煉的更快才對。”

    童蘭上下打量著她,笑道:“師妹,你才修煉五百年,就到了步虛第四重,真是令人驚訝。你老實跟我說,是不是體內有了一朵仙火?要不然,怎會有這么驚人的速度?”

    秋嬋只能點頭:“我家相公動用秘法,幫我弄了一朵九微火。”

    童蘭用羨慕的眼神望著她,同時用幽怨的口氣說道:“師妹啊,你能不能幫幫我,你看我現在還沒有仙火呢!我聽師傅說,沒有護身的仙火,要是去冥界的話,只怕會死在那里。你不會忍心看著我送死吧?你猜我為何關照你,一早就送你幽谷丹?因為按著輩份說,咱倆是親戚呢,我是你老祖奶奶!你得孝敬我才行,對不對?”

    聽了這話,秋嬋哭笑不得,想了想,道:“師姐,我可以幫你弄一朵九微火,但是你不能跟師兄說。否則,他要是再來求我,將會令我為難。我家相公會罵我。你可能不知道,為了獲得一朵九微火,需要付出多大代價……”

    童蘭大喜,連忙笑道:“我知道,我知道了。至少一萬年內,我不會告訴師兄。他要是問我的話,我就說別處獲得的!”

    “好吧,師姐你給我三年時間,我求桑郎幫你弄一朵九微火。”

    “太好了!我也會跟當今的皇后武媚娘說一聲,讓她給你賜婚,再讓她給皇上吹枕邊風,大力提拔桑子明!”

    秋嬋聽了也很開心,覺得這個交換還算值得,至少能幫到自家相公。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