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382章 狐女之會
    京師有幾個著名的地方,比如說文士聚集的太白樓,女修聚會的杏花樓,富豪聚集的金玉樓等等。

    九月九日這一天,杏花樓的最高層,被少傅馮揚的夫人辛十四娘包場了。

    蓮香只身來到此處,見到了小翠,青鳳,嬰寧,紅玉,阿秀等等,總共三十幾位狐族女子,全都化成了絕色女子,環肥燕瘦,鶯歌燕舞,各有各的風姿。

    在辛十四娘的要求下,眾女都不許喝酒,否則醉酒之后,一旦暴露身份,那就是大禍了。

    所以眾女只能喝茶,吃吃瓜子,坐著聊天。

    在這些人中,蓮香乃是最年輕的一位了,所以眾女都調笑她,教她一些蠱惑人心的手段。

    “蓮香啊,你家男人聽不聽話?要不要我叫你一些方法,將他調教得百依百順?”

    蓮香捂著耳朵,道:“我不聽歪門邪道,我家相公教我讀書呢。”

    小翠問她:“你讀的什么書?”

    蓮香答道:“列女傳,女四書。”

    嬰寧伸伸舌頭:“啊?你還讀這個?我聽說,這是束縛女人的邪書!千萬不能信!”

    只有辛十四娘贊道:“讀書識字是正經事,蓮香你做的很好。”

    旁邊有人恭維道:“還是十四娘精明,你家相公身列九卿,五個兒子都做了官,真是令人羨慕。”

    然后,眾人又開始攀比,誰家的老公厲害,做了正一品高官,誰又做了正二品、正三品官員,還有誰成了誥命夫人。說完了這些,又夸贊自家的兒子聰明能干。

    蓮香年紀小,相公只是五品小官,所以只有靜聽的份。

    年齡稍長的紅玉好心勸她:“妹子,這些事不能著急,你還年輕,有得熬呢。”

    蓮香看來看去,發現有些人的功力,并不比自己高多少,于是問紅玉:“阿玉姐,怎么很多人都有孩子?可我卻聽說,身為狐族女子,若沒有進階合道,不能跟人族生子,不是嗎?”

    紅玉看上去有三十歲了,但依然很漂亮,體型苗條,輕盈柔美,柳眉,杏眼,紅唇,削肩,笑瞇瞇的望著她,道:“這里的好多人,都是借腹生子。”

    蓮香問道:“怎么個借腹生子?”

    紅玉道:“這很容易,只要略施手段,讓男人眼花心迷,用事先準備的婢女,代替自己跟男人同床,然后借故離去,過幾個月再回來,懷抱嬰兒,說是自己生的。男人都是糊涂鬼,他們也搞不清楚。”

    蓮香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

    紅玉好心叮囑道:“蓮香,這不是小事。你要記得,人妖相合,生子越晚越好!隨著你的功力增長,會逐漸突破束縛,進階地仙乃至于靈仙之后,生出來的孩子才有上佳的資質,你總不希望,自家的孩子一生下來,就要受苦受難吧?”

    蓮香緊著點頭:“多謝姐姐,你這話說的,跟我家相公一個樣。”

    紅玉贊道:“難得你家男人,竟然是一個明白人。”

    蓮香微微一笑,低聲道:“不是我吹牛,我家相公雖然官小,但卻是首屈一指的靈醫。”

    旁邊有人聽見這話,趕緊過來打聽:“蓮香,你相公是不是靈醫桑炅?前些年我一時糊涂,生了個女兒,自幼體弱多病,不知道有沒有救命的法子?”

    “蓮香,近來我覺得胸口悶,能不能請你家男人給我看一看?”

    “蓮香,我家相公出了問題,被我迷惑幾回,如今體弱不舉了……”

    “蓮香,聽說你男人能煉制大道丹?對不對?能不能賣給我一顆?我拿十顆聚靈珠跟你換……”

    一時間,蓮香變得受人追捧起來。

    這些人也并非只聽蓮香一面之詞,就相信她說的話,而是因為桑子明的火系分身,曾經在荒原上住過很多年,作為靈醫,救治過大量的妖修。這些事多多少少傳入眾人耳中。雖然當時桑子明用的名字是桑炅,但是眾人不管他叫什么名字,只要知道,他是蓮香的男人就夠了。

    蓮香也沒有推脫,當場便答應下來。

    過了一會兒,辛十四娘忽然起身說道:“聽說伏妖司正在煉制高階的照妖鏡,大伙兒今后要小心點兒,不管是在家中,還是出門在外,都要小心翼翼,千萬別被人看破身份。萬一被人捉住了,那是你自己命苦,絕不能供出別的姊妹。”

    眾人紛紛說道:“沒錯,每個人都要發下天道誓言,不能陷害別的姊妹!”

    “我們這些人,能走入京師,擁有今天的身份,付出了多少的心血!要是因為別人一句話毀了,那太可悲了。”

    隨后在辛十四娘的監督下,每個人都發了誓,蓮香也不意外。

    很多人的眼睛都盯著蓮香,怕她年紀小,被伏妖司的人捉了去。

    蓮香心想:“怎么也輪不到我啊!你們都小瞧我了。”

    接下來,辛十四娘還讓眾人捐款,說是要帶回去救助狐族失孤兒童。

    蓮香想起自己當年父母雙亡,也曾經接受過別人的救濟,當即慨然出手,捐出五百顆開悟丹。

    眾女都為之一驚,因為開悟丹在京師很搶手,這么多丹藥,能賣出許多靈石呢。

    辛十四娘很滿意,走過來對蓮香道:“妹子是爽快人,讓我一見就喜歡,以后多來我家走動。你悄悄告訴我,桑生在那個部堂?用的什么名字?回頭我跟馮揚說一聲,他是九卿少傅,或許能幫一幫桑生。”

    蓮香大喜:“謝十四娘。我家相公在禮部,他叫……”

    辛十四娘輕輕點頭,道:“你先前問紅玉的問題,我也聽到了。我有五個兒子,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生出來的嗎?”

    蓮香笑盈盈點頭:“你要是愿意說,我當然喜歡聽了。”

    辛十四娘道:“我是用刀劍,剖開兩肋,自己取出來的!”

    蓮香吃了一驚:“啊?這是什么道理?”

    辛十四娘道:“這是上古秘法。是我從嵐丘城北的寺廟里看來的。”

    蓮香更加驚訝了:“那個寺廟我去過,可是沒有看到秘法。”

    “秘法是和尚寫出來的,后來被別人抹掉了。”

    “和尚為什么懂得這個?”

    “因為那是個花和尚,杏花娘是狐族的人,跟他親近,懷了孩子,受到天譴死了。和尚痛定思痛,懺悔多年,臨近坐化之前,在墻上寫了這門秘法。”

    “這是怎樣的秘法呢?”

    “這秘法大有來頭,相傳它是古神陸終所創,陸終娶了鬼方氏,懷孕三年生不下來,后來拿刀剖開左肋,取出三個兒子,剖開右肋,又取出三個孩子,其中一個孩子就是彭祖,你有沒有聽說過彭祖?”

    “我聽說過!可那鬼方氏,她出身狐族嗎?”

    “不,她是鬼修。這種方法不但適用于鬼修,也適用于妖修,我已經驗證過了!”

    蓮香砰然心動:“姐姐,這門功法有什么害處呢?”

    辛十四娘答道:“害處嘛,對母親的傷害比較大,剖一個孩子要損失千年的功力!”

    蓮香一聽就傻了,心想:“我總共才修煉五百年!看來短時間內不能這么玩!”盡管如此,她還是求對方傳授秘法。

    辛十四娘卻搖頭道:“你太年輕了,我怕你干傻事,所以不能現在傳你。等你到了三千歲以后再來找我!”

    蓮香覺得有些郁悶。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