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383章 教坊司
    這個時候,白飛兒也沒有閑著。

    她戴了千面仙君的蟬翼面具,出現在教坊司,搖身一變,做了特聘教習。

    說起來,仙音這門學問很奇特,有時候需要關起門來一個人琢磨,有時候又需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表演。如果沒有人聽你的演出,你怎么曉得,演奏的樂音是好還是壞呢?因此之故,白飛兒作為仙音大家,需要有一個成長的環境。

    教坊司是朝廷管理音樂和舞蹈的機構,隸屬于禮部管轄的范圍。

    吏部分成四個司,禮樂、學宮、宗門、民俗。

    桑子明作為禮部員外郎,恰好主管禮樂這一塊。所以,他給白飛兒弄一個特聘教習的職位,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

    教坊司不但教授音樂舞蹈,它還主管所有的歌姬、舞女,甚至還包括妓女。

    就算是妓女,也分成官妓和私妓。官妓是有朝廷度牒的妓家,身份要相對高貴一些,出場費比較高,過夜銀子要多點兒才行。而且,只有官妓才有評選花魁的資格。

    白飛兒這個特聘教習,算是教習中的教習,她的職責是召集一批教習,和才藝出眾的歌姬,共同演奏《云門大卷》。

    這種大型的樂音,不是她一個人能弄出來的,必須多人合作,才能形成共鳴。

    經過三個月的短暫磨合之后,她開始領著眾人,在翰林仙院演出。

    第一次演出,就令眾多的儒生感到震撼,給了她極大的好評。

    后來,樂隊的名聲越來越響。連朝廷官員,甚至三公九卿,都過來欣賞。

    白飛兒在樂隊中擔任了第一琴師,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

    人們紛紛詢問:“那位坐在正中間,操琴的白衣女子,是誰啊?她的琴技,明顯高人一籌,其余的人都配不上她。”

    “沒錯,我聽她的琴音,有種鶴立雞群的感覺。以我看,她還壓制著自己的琴技呢,如果全部放出來,沒有人能與她相合。”

    “若是閉上眼睛聽琴,一下子就會愛上她!可惜啊,她那窈窕的身材,卻配上一張丑陋的面容,真是太可惜了!”

    “我專門打聽了,聽說她是仙音門的人,名叫白娉婷,她那臉是被火燒的。”

    “看上去,她是一位金丹真人,按理說能夠改變容顏了,為何偏偏露出這個鬼模樣?”

    “算了,算了,好好聽琴就行了。你問那么多做什么?難道你還想納妾不成?不怕家里的母老虎?”

    “嘿嘿,要是白娉婷長得好看點兒,我還真愿意納了她。”

    “你別做夢了!我聽說她已經嫁人了。”

    “嫁的什么人?”

    “不清楚。你若是有心,一直盯著她就是了,看她往哪里去,自然能找出來。”

    來的人很多,雖然都是儒門修士,但是儒門也有不缺壞人,有一些心思齷齪的家伙,所以說什么的都有。

    白飛兒并不在意,這種事她一件在秦淮河就見多了。她通過演奏,提升自己的修為,演奏完了,先回教坊司,改了容貌再出來,反正也沒人能認出她來。

    如今的她已經是步虛五重了,這么高的功力,不是一般人能拿捏的。

    唯一可惜的是,她缺乏一張仙琴,或者來一張寶琴也行。

    桑子明領著她走遍了京師,最后只是在天寶閣,買到了一張九階靈琴。

    對于白飛兒來說,這張琴的等級略微低了一些,若是彈奏《仙音譜》上卷的曲子還行,如果彈奏中卷和下卷的曲子,那就要小心了,很容易弄斷琴弦,更不用說,她還有春秋老仙留下來的曲譜,更需要有一張高階的寶琴,才能發揮出其中的威力。

    這一天,白飛兒領著眾女,演奏完《云門大卷》,贏得一片鋪天蓋地的掌聲。

    許多人紛紛贊嘆:“太好聽了!沒想到還有這樣美妙的曲子!”

    “這群女子,演奏的越來越好了!我已經聽了四次,一次比一次好,每聽一次,都感到心神震撼,有種余音繞梁的感覺,不知不覺間,似乎功力也有些進步。”

    “是嗎?我來的太晚了,可惜只聽了一半。下次要提前來才行。”

    “看了這場演奏,我覺得心胸豁然開朗,仿佛眼前的迷霧都消散了,我要趕緊回去閉關,說不定會有不少的收獲呢!”

    “這個樂隊可了不得!聽說是禮部精心籌建的,主持此事的人,名叫‘桑子明’,乃是陸九淵的親傳弟子,是他出面請來了仙音門的高手白娉婷……你看,他來了,正在前面跟白娉婷說話呢!”

    “奇怪,他跟白娉婷站那么近干什么?想揩人家女修的油啊?啊呀呀,簡直氣死我了!不行,我要將白姑娘搶過來,我聽了三次演奏,每聽一次,心里就喜歡她一分,到現在,可以說情根深種了!我要去跟她表白!”

    “你等等,怎么太師蔡京,竟然走上前去了?”

    眾目睽睽之下,朝廷三公之一的蔡京走到前臺,望著桑子明,面帶微笑,問道:“你叫什么名字?在禮部做何官職?”

    桑子明雖然不認識蔡京,但他的耳朵很好使,聽見下面許多人議論,知道對方是什么人,所以趕緊行禮:“屬下桑子明,暫領吏部員外郎職,見過太師。”

    蔡京贊道:“不錯,禮部做了件好事,這也算是不小的功績了。《云門大卷》乃是傳統的圣音,儒門六樂之首,乃是黃帝創立的。可惜這門仙音失傳多年,我們作為后輩,一直感到很遺憾。所幸今日聆聽了你們的演奏,雖然還有不少的缺陷,但是已經有仙音的雛形了,連我聽了都有所觸動,很不錯,還要繼續堅持下去!”

    桑子明道:“多謝太師賞識。”

    蔡京道:“對于儒門來說,對于翰林仙院來講,這曲仙音非常重要!所以,這件事要重視起來。我剛剛仔細聽了,有些樂手功力不足,還要精選新人進來。可以從全國各地挑選人才,不惜重金,打造出一支樂隊!而且,我建議,給所有參加演奏的人員,一律授予九品女官,教習白娉婷,授予正七品司樂!”

    旁邊有吏部官員趕緊點頭:“屬下記住了,這就回去開會,落實太師的囑托,給她們準備官服。”

    眾女聞言,頓時響起一片歡呼之聲。

    “啊呀,我們也能做官?”

    “姐妹們,我們的好日子來了!”

    “多謝太師,多謝教習,多謝桑大人……”

    白飛兒站在那里,面無表情的望著蔡京,仿佛沒有聽見一樣!她心里很清楚,眼前之人非是別人,而是她的親爹!

    蔡京又板著臉,望向臺下眾人,道:“既然是朝廷授予的女官,就不能受人調笑侮辱!從此之后,但凡有騷擾女官者,一律拿下,輕則鞭笞,重則治罪!”

    臺下眾人趕緊隨聲附和:“對,這是應該的。作為儒門修士,理當正心、修身,怎么能放浪形骸呢?”

    有的人嚇得一縮腦袋,心想:“我連納妾都不行嗎?”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