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421章 合道方式
    陸九齡進階地仙,欣喜之余,不吝指教桑子明。

    “合道的方式,大約有三種。對于大多數步虛真君而言,最簡單的方式,莫過于選一塊有靈性的山川土地,將自己的法象與之相合,構建出一個洞天世界。這種方式直接方便,沒有什么隱患,但它的基礎不扎實,合道成功,還要耗費極大的精力,慢慢的改造洞天。”

    “師伯,這是為什么啊?”

    桑子明正在學習《仙醫圣傳》,雖然對這些問題都有涉獵,但他也需要跟人交流,需要反復驗證,因為《仙醫圣傳》是桑長留下來的,很多經驗都來源于外界,未必跟黃昏界的法則相合。

    陸九齡答道:“你也知道,黃昏界擁有幾千萬年的歷史。在這么長的漫長歲月中,曾經有許多大仙光臨此地,也有很多的小仙誕生于此,修煉成長起來,白日飛升而去。因此之故,你去外面尋找有靈性的山川土地,已經很難找到合適的地方了。好的靈地都被前人搶走,用來構筑自己的洞天了,剩下來的土地,總有各種各樣的缺陷。若是用這種有缺陷的山川大地來合道,勢必要在合道成功之后,耗費極大的精力慢慢改造。”

    “原來是這樣啊。師伯,請您再說說,第二種合道的方式是怎樣的。”

    陸九齡微笑道:“第二種方式,是選擇本方世界,已經隕落的地仙,留下的洞天殘核,來作為合道的對象。”

    桑子明覺得有些奇怪,問道:“師伯,不是說大多數地仙死時,洞天都已經崩解了嗎?”

    陸九齡道:“洞天崩解,不等于自爆。自爆以后,就變成粉塵了。而崩解屬于自然狀態的隕落,會將洞天裂解為多個小塊。

    比如說一個方圓千里的洞天,崩塌之后,可能分成三五塊,或者十幾塊,每一塊都有幾十里、上百里大小,正好適合后人,拿來作為合道的對象。反正步虛真君第一步合道,只需要一小塊土地就夠了,如果是完整的洞天,反而沒辦法使用。

    這就是修真界的正態循環。這樣做的好處是,每一塊洞天殘核,都經過了前輩地仙的祭煉,比外面的山川土地,等級高一些,后人合道成功之后,大幅減少祭煉改造的時間。

    但是,這樣做也有隱患。比如說,前輩地仙是怎么死的?他是被人殺害的?還是自己隕落的?他隕落的原因是什么?既然前輩地仙都沒能飛升,又怎能保證后來的人,采用他們留下的洞天殘核,能夠在河道之后一帆風順,走上修真大道呢?

    這里頭的問題就太多了。但是修真界就是這樣,每個人都像摸著石頭過河,走一步算一步,多活一年算一年,沒有人敢說,自己走的路是正確的。”

    說到這里,陸九齡忍不住嘆了口氣。

    桑子明道:“多謝師伯,給我講這么多。聽您這么說,我可以猜測,第三種合道的方法,應該是選擇隕星殘片來合道,因為隕星殘片來源于天仙,如果能合道成功,不但能節約改造的時間,還容易修成正果。”

    陸九齡道:“是啊,采用隕星殘片來合道,最大的難點在于,隕星殘片遂安看著很小,但是作為步虛修士來說,無法辨別殘片延展開來究竟有多大,弄不好就成了蛇吞象,容易把自己撐死!”

    桑子明回想《仙醫圣傳》中,有一些鑒別隕星殘片的方法,而且在春秋老仙留下的傳承中,也有得自于金神蓐收的《煉星之術》,那雖然是一種萃取靈金的法門,但也包括如果祭煉隕星,將其改造為適合于修士構筑洞天的秘法。因此,他開口笑道:“師伯,不瞞您說,我作為高階靈醫,學過一點‘鑒星術’,能夠看出星隕殘片的大小。”

    陸九齡用驚異的目光看著他,道:“既然如此,那你幫我看看,這塊隕星殘片,展開來有多大?我想把它吞下去,延展自己的的洞天,可是又擔心會失敗。”說話間,他從袖子里取出一塊有兩個拳頭那么大的淡金色星隕,道:“這玩意兒很沉,你小心點兒,別砸著自己的腳。”

    桑子明吸一口氣,將星隕小心的接過來,凝神觀看了一陣子,然后掐指算了算,道:“師伯,這是一位九階天仙留下來的洞天殘核,那位天仙戰死在五百萬年前,洞天殘核在空中漂浮了很久,穿過黃昏界的天膜,經過燃燒之后,變成了這塊星隕。它的法則很完善,師伯您若能將它融入洞天內,對您的修煉會有極大的好處!”

    陸九齡聞言,心里很激動,站起身來,瞪了他一眼,問道:“你倒是說說,這塊星隕延展開來,究竟有多么大?就算它再好,不能為我所用,又有什么益處?”

    桑子明笑道:“師伯,這塊星隕延展開來,將會有五千里大小。”

    聽了這話,陸九齡仿佛泄氣的皮球一樣,一屁股坐在了椅子里,面色變得有些難堪:“子明啊,你看得準不準?千萬可別忽悠我啊。”

    桑子明正色道:“師伯,請您相信我。我以靈醫之名起誓,絕不會騙您的。我們醫家,平日里或許會開玩笑,但是一旦涉及到醫術,就要講究醫德,實事求是,否則會遭受天譴。”

    陸九齡嘆了口氣,道:“子明,我相信你說的。幸虧我先前猶豫了,沒敢將它吞進去,否則我祭煉不成,耽誤時間不說,還可能損了仙基。太可惜了,這么一塊上佳的星隕,卻沒法融入洞天中。唉,我在想啊,要是能把它砸碎就好了!”

    桑子明笑道:“師伯,您想要多大的一塊,我可以幫您切開!”

    陸九齡頓時又來了精神,興奮的問道:“你有什么厲害的仙器,能把它切開?”

    桑子明笑了笑:“師伯,我沒有仙器,我可以用手掰開!”

    陸九齡氣得吹胡子瞪眼:“休要胡說八道,要是能掰開,我自己不會掰?”

    桑子明道:“師伯,這不是隨便掰的。就像庖丁解牛,牽涉天道法則。”

    煉星之術,包含了復雜的天道法則,如果練到極致,能伸手一抓,從偌大的星球中,提取到精微物質。桑子明雖然功力不夠,沒辦法祭煉一顆大星,但他掌握了基礎法則,可以將一塊星隕掰開。

    陸九齡深吸一口氣,盤算了一會兒,道:“那你幫我掰一小塊兒,希望延展開來,不要超過四百里方圓。也不能太小,要大過兩百里才行。”

    桑子明道:“師伯,我功力太弱,需要吞下五百斤靈晶,才能施展一次裂星的法術。”

    陸九齡隨手丟過來一個小型的儲物袋,道:“這是別人剛剛送來的禮物,里面有三千斤靈晶,都交給你了!”

    桑子明接過儲物袋,抓出一塊塊靈晶吞下去,然后伸出雙手,冒出淡淡的金光,撿起星隕,輕輕用力,慢慢掰扯著。

    陸九齡瞪大眼睛瞧著,心道:“這小子若真能掰開,那就是人間奇跡了。哎,這事兒有可能嗎?”

    他的心里“砰砰”的跳著,面色變來變去,既希望有奇跡發生,又覺得難以置信。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