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433章 素女媚
    蓮香有些懷疑,但是很聽話。她將火焰置于龍骨之上,然后施展了赤陽神雷。

    “咣”的一聲天雷降下,整個龍骨都被劈碎了,化成一堆骨頭,有濃厚的骨脂流出來,散發出濃郁的香味。

    這時候,火焰之中,忽然傳來一聲女子的輕嘆:“唉!我這最后一絲殘魂,也要被雷劈散了,繁郎,你等等我……”

    蓮香被嚇了一跳:“前……輩,您還有殘魂留下來,剛剛為何不出聲啊?”

    火焰之中傳來幽幽的聲音:“我還想吞了你的圣火,借尸還魂呢!怎么能告訴你呢?”

    蓮香咬了咬牙,道:“前輩,你我乃是同族同種,你怎么這么狠心?想要置我于死地?”

    火焰中的聲音幽幽說道:“你是狐族的小姑娘?怎么這么單純啊?你難道不曉得,越是同文同種,越容易彼此傷害?我被困在這里,已經很久很久了,連一點生路都沒有。看到你進來,我才想掙扎一下。再者說,被我奪舍,你也未必會死啊。我還想給你留一條活路呢。”

    “那不行,你奪了我的肉身,就可能傷害我家相公!這我絕不允許。”

    “你這相公,我可看不上,哼哼,我喜歡的人,比他強多了。”

    “胡說,桑郎是世上最優秀的人兒。”

    兩個人竟然莫名其妙的爭執起來。

    這時候,桑子明忽然說道:“前輩,狐族圣火太過于熾烈,您只剩下一點殘魂,并不適合生存在圣火中。你當年如果早些離開,逃到北邙山、酆都城或者荒谷之下,都可以靠著吞噬殘魂,一點點修補魂魄,雖然未必能恢復功力,但至少比現在好多了。”

    火焰在傳出聲音:“唉!我當時隕落在昆侖山,那里是仙山,罡氣逼人,被大陣包裹著,沒有魂魄存身的地方,想逃都逃不出來。”

    桑子明又道:“前輩,我這里有一朵九微火,適合您暫時存身。”

    沉默片刻,有微弱的聲音響起來:“算了,我九成九的魂魄,都已經到了陰間。如果這絲殘魂消亡,冥界的魂魄就可以轉世重生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或許重新轉世之后,還能再見到繁郎呢。”

    “前輩,您說的繁郎是誰?”

    “自然是我家相公,想當年,他給我寫了‘定情詩’。我出東門游,邂逅承清塵。思君即幽房,侍寢執衣巾。時無桑中契,迫此路側人。我既媚君姿,君亦悅我顏。何以致拳拳?綰臂雙金環……”

    蓮香聽了這樣的詩,心里充滿了柔情,怒氣也消散了,問道:“前輩,您叫什么名字?我叫蓮香,這是我相公,桑子明。你如果想轉為鬼修,我家相公能幫你。”

    “唉!小姑娘,多謝你的好意。可是你剛剛那道陽雷,已經將我殘魂中的一點真陰劈散了,在想修鬼變得極其艱難。我不想再堅持下去了,我想去轉世重修尋找繁郎……”

    說話聲越來越弱,只聽見輕輕的“嗤”的一聲,仿佛撕碎了玉帛,然后就沒有動靜了。

    蓮香試著叫了幾聲“前輩,前輩……”

    然而并沒有人回答。

    桑子明卻不放心,讓蓮香再度施展赤陽神雷,連續三道一階神雷,再加上一道二階神雷,劈在仙火上。

    仙火經歷了神雷之后,變得越來越明亮,有一種撥云見日的感覺。

    桑子明道:“好了,你可以把仙火吞下去了。”

    蓮香將仙火吞了下去,她的身子蒸蒸冒汗,一瞬間渾身都濕透了!

    隨后,她的肌膚變得通紅,仿佛燒熟的大蝦一樣。

    四階仙火,帶給她巨大的推動效果,將她的功力從步虛第七重巔峰,直接拉抬到步虛大圓滿。

    她驚喜的叫起來:“相公,仙火還有余力,我還能繼續進階!我想在這里閉關,進階合道啊!”

    桑子明道:“可以,我留下分身桑炅,來為你護法!另外,你需要融合的星隕殘片,我已經準備好了!大道丹,也準備了好幾瓶呢!”

    “多謝相公,我這次閉關,可能要持續好幾年!”

    “進階合道,是一個很大的關口,哪怕是一兩個甲子,也很正常。”

    于是,蓮香便留在這里,努力構建自己的洞天,融合了一大塊星隕殘片,延展開來方圓一千七百里,直到三十年后,她才功行圓滿,渡過雷劫,成功進階合道。

    一般的修士,剛剛進階合道的時候,開辟的洞天都很小,或許只有兩三百里。蓮香的洞天比常人大很多,這是因為她當初筑基的時候,開辟的鴻蒙世界就很大。擁有廣闊的洞天,代表了深厚的仙基,也代表了強悍的實力。

    隨后,蓮香在宮殿中仔細尋找了一圈,找到幾片狐族靈仙留下的玉簡,了解到洞天主人,名叫“黛云”。

    黛云并非出自黃昏界,而是出自“大荒界”。也不曉得大荒界在哪兒。那里的情況跟黃昏界差不多,同樣廢除百家、獨尊儒術了。

    黛云看中的男人。也是一位儒生,名叫“繁欽”,是一位了不起的詩人,同時也是一位靈仙。

    兩人從大荒界飛升到靈界,在靈界修煉了許多年,又從靈界來到黃昏界,在昆侖仙山尋寶,結果很不幸,碰到一場慘烈的殺伐,雙雙隕落了。

    黛云留下的玉簡中說,她掌握了狐族三大神功中的兩項,分別是青丘經和青丘九尾火。她最擅長的乃是前者,修煉七十萬年,深得一個“媚”字,便用這個字,作了洞天的仙文秘鑰。

    此后,蓮香又在洞天中,多待了三十年,琢磨青丘經。

    等她從洞天中走出來的時候,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帶著無窮的魅力。

    “咯咯,相公,你看我是不是變漂亮了?”

    桑子明見了,以為天女下凡,心旌搖蕩,目炫神迷,無法自持,情不自禁的抱住了蓮香,與之雙修和合,長達七個晝夜。

    等到兩人分開的時候,他的功力驟然提升了一階半,從步虛第八重前期,到了步虛第九階后期!眼看就到步虛大圓滿了!

    事后,他在心里感嘆:“妖孽!太妖孽了!幸虧蓮香待我情深意切,沒有逆轉功法采陽補陰!她要是想害我,我恐怕早就變成白骨了!狐族三大神功,果然非同凡響。怪不得有人罵“狐貍精”,狐族能跟各大妖族王室聯姻,又出了那么多所謂的亡國妖女,傾城傾國,一點都不假……”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