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519章 天仙陳朗
    五階仙丹師,在靈界很受人尊崇。

    一般來說,這樣的仙丹師,背后都有靠山,很少有真正的散修。

    如果沒有靠山,一不小心,就會被人擄走,然后被囚禁起來,終生得不到自由。

    因此,剛開始的時候,桑子明煉出五階仙丹,還讓桑晴和桑雨拿到拍賣行去,后來有一天,桑晴說路上有人跟蹤,她好不容易才擺脫了。

    從那以后,桑子明便改換方式,不敢讓她們拿丹藥出去了。

    有一天,秋嬋在郢都城中,找到一家“仙品閣”,回來說,里面有上林苑派出的天仙坐鎮。

    桑子明過去看了看,發現這邊的仙品閣,跟咸陽城里的店鋪差不多,規模都不是很大,店主是一位高階天仙,名叫“陳朗”,看外貌比較年輕,身穿一襲青衣,為人謙遜,面上帶著淺淺的笑容,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陳朗態度和藹,待人親切,將桑子明請入洞天中,對坐飲茶,閑聊敘話。

    桑子明心中歡喜,跟對方仔細攀談起來。

    按照陳朗的說法,春秋老仙崛起仙界之后,已經過去五十萬年了。經過多年的發展,上林苑規模逐漸擴大,目前擁有仙帝十幾人,仙王二十幾位,高端戰力很強大,在各大門派中首屈一指,但是底層弟子比較少,作為一個大門派,根基不夠扎實。

    陳朗笑道:“一個正常的門派,應該是金字塔形的結構,底下寬,上面窄。譬如說赤帝宮,普天之下,赤帝宮弟子遍地都是,多如牛毛,又如塵沙,數也數不清。但是我們上林苑則不同,規模遠不如赤帝宮,只有當初跟著春秋老仙的弟子,功力暴漲,修成了仙王和仙帝,而下面的弟子則出現了斷層。”

    桑子明問道:“陳師叔,上林苑目前有多少弟子?”

    陳朗答道:“所有弟子加起來,總共不到兩萬人!這些個弟子,都有固定的師傅,由師傅親自傳授功法,一點點成長起來的。拿我來說吧,我師傅名叫‘程文琦’。我的師祖,乃是春秋老仙的徒孫蘇云棠。蘇師祖功力極高,也是證道仙帝,但我師傅相差太遠,到目前為止,還不是金仙呢。

    上林苑祖師春秋老仙,有感于這樣培養弟子太慢了,而且難以找到絕世天才,所以才將畢生修煉的功法,編纂成三十三卷《仙藏真經》,刻在黑色的石碑上,隨手拋到多個世界,借此來揀選‘上林仙種’。”

    桑子明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可是弟子有些不解,為什么要限制上林仙種的人數呢?”

    陳朗微微一笑,答道:“祖師說了,上林苑只要真正的英才,不像五帝仙宮,靠著人數取勝。”

    桑子明又問道:“陳師叔,本地靈界,有幾個仙品閣?是不是齊楚燕韓趙魏秦,每個大洲,都一個仙品閣?如果是的話,那就方便了!”

    陳朗搖頭:“非也。這方世界,有幾個仙品閣?據我所知,大概只有兩個。我來郢都,不是為了駐守,而是為了尋找仙草‘惟楚赤陽花’。只要找到了,我就會離開這里。”

    桑子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我知道這種仙草,乃是煉制七階仙丹的輔藥。陳師叔,您不是為自己尋找仙草?對嗎?”

    陳朗答道:“我師傅要進階金仙,缺了這種仙草,沒法煉制‘烈陽金仙丹’。我做弟子的,不能不盡些心力。”

    “您來這里多少年了?找到‘惟楚赤陽花’沒有?”

    “我才來不久,到目前為止,還不到三千年,只收集到一株。至少要有五株,才有練成丹藥的把握。”

    桑子明忽然笑道:“陳師叔,我手里碰巧有幾株,可以獻給您。”

    陳朗很是詫異,猛然坐直的身子,問道:“是嗎?你可別騙我!惟楚赤陽花,雖然只是五階仙草,但是生長的地方很局限,即便是上林苑的藥園都沒有,你是從哪里得到的?”

    桑子明答道:“陳師叔,我來自黃昏界,出來之前,去了當地昆侖神山,闖入幾重大陣,在懸圃中,找到一萬兩千種仙草,其中就有惟楚赤陽花。”

    陳朗大喜過望,呼吸都變得急促了:“我說呢!這種仙草極其罕見,在人間幾乎絕跡了,也就是古仙人留下的藥園,才可能保存著較多的稀世仙草。”

    桑子明取出四株惟楚赤陽花,每一株都有三尺高,開著碗口大的紅色花朵。這是火系修士突破金仙境界所需要的仙草。

    陳朗眉開眼笑,開心的合不攏嘴,道:“太好了,你幫我節省幾萬年光陰,我該怎么感謝你呢?”

    桑子明微微一笑:“不用客氣,這是我獻給師叔您的。”

    陳朗道:“你看看仙品閣里,有沒有喜歡的東西,有的話都可以拿走。”

    桑子明“呵呵”笑道:“師叔,不瞞您說,我精研修真四藝,已經是五階仙丹師,三階仙器師,三階仙符師,三階仙陣師了。普通的東西我都不缺。我先前大致看過,擺在店里的東西,都是三四階的仙品符器。您手里有沒有真正的寶貝?可以送我一件。”

    陳朗瞄他一眼,道:“看不出來,你年紀輕輕,竟然有這般造化。據我所知,普天之下,能精修四藝,一身兼具仙丹師、仙器師、仙符師和仙陣師的,可謂鳳毛麟角一般。似乎只有上林苑的祖師春秋老仙,才能做到這一點。等到將來,你若能修成祖仙,或許有拜見祖師的機會,如果運氣好,被收為親傳弟子,那你就飛黃騰達了。”

    桑子明心想:“我在很早以前,就見過春秋老仙的化身,被他收為弟子了,只不過他當時并沒有點名,是記名弟子,入室弟子,還是親傳弟子。”

    陳朗沉吟良久,微微皺眉,道:“普通的東西你用不著,好東西我手里也不多。不過,有一件寶貝,可以給見識一番。在此之前,你先猜猜,我今年多少歲?”

    桑子明動用心學“明心見性”,上下打量對方,忽然間身軀一震,驚訝的叫道:“師叔,您是天仙九階,卻只有五萬多歲?真是太令人震撼了!”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