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5章 封印
    張聰給每個學生講解了一圈,然后停下來喘口氣,回頭盯著桑子明看。

    他在學宮教書很久了,早就聽說有桑子明這么個人,但沒有關注這人長什么樣子,因此人和名對不上號。

    如今看到桑子明,他心想覺得有些奇怪:“按理說,桑長乃是有名的靈醫,即便不能煉制靈丹,也該有各種靈草配方,能幫這小子伐毛洗髓,可是這小子看著文弱,似乎沒有經受過任何的藥石刺激,這倒是奇怪了!難道說,桑長對這個孫子不上心?要不然為什么至今還是凡夫俗子?”

    但凡稍微富庶的家庭,都會大力培養年輕人。

    比如像李秋嬋那樣,城主李青從小就給她服下洗髓丹,還要用妖獸的血涂抹身體重要的穴位,所以才會在十六歲進階煉氣第二層。

    可是桑長又不缺靈石,家里只有這么一個孫子,為何還要放任自流呢?

    教室里漸漸安靜下來。

    春日的微風送來花香,還有少女身上淡淡的香氣。

    幾乎一半的學子心已經亂了,腦子變成一團漿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桑子明閉目冥想了兩個時辰,等他醒過來的時候,日頭都快要偏西了。

    這時候,老師張聰早已離去。

    李秋嬋也已經走了。

    教室里還剩下兩三人,還在揣摩新學到的仙文。

    桑子明站起身來,收拾筆墨,放入書簍中,跟他們打了個招呼,便走出了學宮。

    回到家中,爺爺桑長早就等著了。

    “來來,先吃點兒東西,然而聽我講二十八脈。”

    桑子明匆匆吃完,然后聽了半個時辰的靈醫理論,又幫著爺爺收拾新近采摘的靈草。

    隨后,他去前面客房中看了一眼,發現那位面色焦黑的老道士依舊被白布包裹著,就像僵尸一樣連一口氣都不喘。

    他很想伸手摸一下,看這人是不是死了,然而剛剛伸出手,就被爺爺喝止:“不要亂動!這人非比尋常,不是你能摸的!”

    桑子明心想:“奇怪了!怎么連摸一下都不成?又不是花枝招展的小姑娘,這么個糟老頭子,難道身上有什么古怪?”

    桑長又叮囑了一句:“聽話!人命關天,切莫亂動!”

    桑子明只好點頭:“我知道了,爺爺。這人啥時候能醒過來?”

    桑長淡淡的道:“我在他身上敷了藥,至少要三個月才能吸收完畢。”

    “哇,三個月?這么久?那您可要多收幾顆靈石,才能賺回本錢!”

    “哼哼,幾顆靈石怎么夠呢?這老家伙頗有來歷,不讓他拿一件寶貝出來,我可不會放他走!”

    “爺爺,你認識這個人?”

    “嗯,曾經有一面之緣。”

    “這是什么人啊?”

    桑長不答:“別問了,你知道沒有好處。”

    桑子明為之一滯,這種事他碰到太多了,每次遇到疑問,他都找不到答案。

    “爺爺,我是不是你親生的孫子啊?有啥事你都藏著掖著,總也不告訴我!”

    桑長瞄他一眼,道:“當然是親生的。要不然,我會傳你神醫之術?”

    “爺爺,你說話不靠譜!”

    “哪里不靠譜?”

    “你剛剛說起‘神醫之術’,難道說你以前給神仙治過病?”

    “你年紀太輕,我不能告訴你。”

    “那就是沒有啊。爺爺你編不出來,所以才沒法告訴我。”

    桑長也不管他怎樣瞎說,徑自摸出一枚玉簡,湊近眼前細看。

    稍停片刻,桑子明又問道:“爺爺,你以前說我父母都死了,究竟是怎么死的?”

    桑長沉默了片刻,道:“都是我的錯。我當年救了一位厲害的人物,結果惹惱了他的仇家。那人不分青紅皂白,登門大開殺戒!我當時不在家!等我回去的時候,家里已經沒有活人了。你被裝在小小的金匱之中,藏在一個偏僻的暗室,所以才逃過一劫。”

    桑子明瞪大了眼睛,心里又驚又怒:“爺爺,那是什么人?你告訴我!我要去找他報仇!”

    桑長搖了搖頭:“不行!你就算修煉一萬年,還不夠他一根手指戳的!”

    桑子明聞言呆住了,然而心里覺得很難過,依舊問道:“爺爺,你跟我說說嘛,那人究竟是誰?”

    桑長依舊搖頭:“等你有了兒子,我再告訴你。否則我就要絕后了!”

    說到這里,他伸手摸了摸桑子明的頭頂,道:“你也算成年了。我準備四處瞅瞅,幫你多找幾房姬妾。我們桑家能不能繁衍下去,可就靠你一個人了!”

    桑子明聽了,心里有些發苦,道:“爺爺,您看我啥時候能開靈?我還想修仙呢,不想娶親生子!”

    桑長道:“急什么?你是我嫡親的孫子,若是連開靈這一關都過不去,豈不是成了笑話?這么多年以來,我不肯給你伐毛洗髓,是為了讓你自然的成長,這樣將來才能走得更遠。”

    “怎么會這樣呢?”

    “仙文閣有一位老先生說,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喔,這話聽著似乎有些道理。可是,我也沒跟您受苦嘛。”

    “子明,我跟你說句實話,你聽了莫要怪我。在你八歲進入仙文閣之前,我便趁你睡著的時候,將你身上關鍵的穴孔封閉了!如此一來,你對靈氣的感知力下降,你的身體就像一個封閉的氣球,每天學習仙文,等于往里邊吹氣,等你掌握一千個仙文的時候,就會猛然爆發,沖破封印,開靈成功!”

    桑子明吃了一驚:“啊?爺爺,你怎么這樣做啊?你這不是折磨我嘛!我因此受了多少的苦!”

    桑長嘆了口氣:“你父親當年也是這么走過來的!但是他沒有熬到底,我那時心軟了!當他卡在九百二十個仙文的時候,忍不住出手幫他解除了封印。所以后來,他走上仙路之后,雖然算是俊杰,但還是差強人意。”

    桑子明說不出話來。

    耳聽桑長接著又道:“如今事情重來一遍,我心里硬如鐵石,不會幫你解開封印。你只能憑借自己的能力開靈,或者學會靈醫之法,自己解除封印。若是不然,你就做個富家翁,老老實實的娶妻生子,生一大串的子孫。我繼續用這種方法,從子孫后代中挑選人才。你放心,我再活很多年都不會死!”

    “爺爺,為什么非要如此呢?”

    “因為不如此,你成不了大氣候,也就報不了仇!與其找上門去送死,不如茍活于邊荒之地。”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