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30章 雌者納之?
    這年盛夏,天氣炎熱,桑子明卻感到有些冷,心里有說不出的憂郁。

    他平生見過的兩個心儀的女子,全都離他而去了,陪伴多年的爺爺,更是不知所蹤,仙齋之中顯得很是冷清,只剩下不會說話的花斑豹,每天從地道里出去,撒歡大半天之后,不聲不響的返回仙齋,趴在一塊毯子上,睜大眼睛瞧著他。

    在桑子明學習仙文的時候,花斑豹也好奇的探頭來看,然而它什么都看不懂,只是茫然的看著書上的符文。

    有時候,桑子明偶然開心的時候,也會給它講解兩句,這時花斑豹便頻頻點頭。就算不懂,它也先點頭表示贊同。

    荒谷城自從城主李青離去之后,連著好幾個月,都沒有新的城主到來。

    所幸,駐守本地的仙文閣主黃瑞還在,他暫時掌管了城主府,不讓荒谷城發生騷亂。

    不管怎樣,隨著李青帶走一幫人,荒谷城變得更加荒涼了。

    時間進入八月之后,再一次的妖獸攻城即將到來,黃瑞召喚所有的民眾,讓他們盡量遷到內城居住。

    但是內城的房屋有限,所以沒辦法讓所有人遷過去。有些人想等到最后一刻,才會進入內城避難。

    經過這么一番折騰,住在外城的人就更少了。

    這讓荒谷城變得有些古怪,寬闊的外城很多房子沒人住,小小的內城卻擠得水泄不通。

    桑子明依舊住在外城,他每次去學宮的時候,都被同窗好友勸說。

    “子明,我勸你趕緊搬到內城來!你應該明白,外城沒法住人了。”

    “不行,我爺爺臨走的時候交代,讓我留在老宅子里,不能隨便離開。”

    有人打趣道:“桑子明,你要小心啊!世道變了,說不定會有鬼狐到來,夜里光顧你家宅院!”

    桑子明爽朗的笑道:“鬼狐有什么可怕的?雄的來了,我有利劍相迎,雌的來了,我當開門納之!”

    眾人哄笑起來:“哈哈,你一個文弱書生,連開靈都沒有,竟然說這種大話!”

    “呵呵,這話聽著很有氣概,到時候后悔都來不及了!”

    角落里,鞏杉在跟人竊竊私語,似乎在籌謀什么計策。

    當晚夜幕降臨,有一名妓女來敲桑宅的大門。

    桑子明在門里大聲問道:“誰啊?這么晚了,敲門做什么?”

    妓女尖著嗓子,嬌滴滴的說道:“我是一個女鬼,聽說郎君喜歡鬼狐,所以我特意趁夜而來,想與郎君歡好呢。”

    桑子明嚇了一跳,牙齒咯咯顫抖,叫道:“你快走!我這里不歡迎你來!我是堂堂的學宮弟子,多年以來,學的都是圣人之道,怎么能跟鬼狐在一起?”

    妓女咯咯笑道:“郎君,你白天說大話啊?我都送上門來了,你何不將門打開呢?我看你玉樹臨風,神清氣爽,還不知道男歡女愛的滋味吧?”

    桑子明捂住耳朵,大聲叫道:“快走,快走!再不走,我拿桃木劍斬你!”

    妓女嬌聲喚道:“郎君,你倒是出來斬我啊,我想看看你的劍,是否真個鋒利。”

    這時候,桑子明記起爺爺說過的話,仙齋具有防衛的功能,所以心里略微安定下來,他不敢出門,只能站在門內叫道:“你這女鬼,休要刮噪!我饒你性命,還不快走!”

    妓女在門口逡巡良久,然而大門始終沒有打開。

    到最后,妓女咯咯笑著離開了。

    桑子明一夜沒有睡好,第二天面色蒼白,來到學宮之中,坐在座位上,依舊心神不定。

    這時候,鞏杉走了過來,“哈哈”笑道:“桑子明,昨夜你是否見過女鬼?有沒有開門納之啊?”

    桑子明初時還有些不解,然而很快便想明白了,這可能是對方的惡作劇。

    “鞏師兄,這是你做的好事?”

    鞏杉放聲大笑:“諸位同學,你們不曉得,昨晚我花錢請了一位妓女,去敲桑家的大門,你們猜怎么著?那女人回來說,桑子明差點兒被嚇死了!哈哈哈哈。”

    桑子明面紅耳赤,道:“鞏師兄,莫要取消小弟。”

    鞏杉笑道:“我以為你膽子很大,沒想到竟然這么小。既然如此,以后莫要再吹牛了。”

    桑子明用雙手捂住耳朵,將頭深深的埋在書中,不敢再接對方的話。

    眾人看著他的樣子,禁不住哄笑起來。

    “桑子明終于吃癟了!”

    不過,這么一笑之后,以前留下來的些許嫉恨,也都隨風飄散了。

    不久,妖獸再度攻城開始了!

    所有人都匆匆躲入內城,與此同時,內城的大陣開啟,一道多色彩光,罩住了整個內城。

    很多妖獸在外城肆虐,雖然沒有吃到活人,卻打碎了無數房屋,搶走了屋里的糧食。

    等到妖獸退去,回來的民眾滿面愁容。

    “唉,這樣的日子可怎么過啊?”

    “不行,我就算砸鍋賣鐵,也要趕緊離開荒谷城!”

    這時候,人們才發現,靠著東墻根的桑家宅院,竟然能保持完好,連一點兒損壞的跡象都沒有。

    有人很是不解,走上前來,尋根問底:“桑子明,這是怎么回事?為何別人家都毀了,只有你這里沒事兒?”

    桑子明微微一笑,托詞說道:“咳咳,這是我爺爺留下來的福澤。他當年治好了一位大妖的病,所以妖獸才不會侵犯桑宅。”

    聽見這話,眾人全都相信了。

    因為妖獸也不會憑空肆虐,妖獸的背后站著大妖呢!

    大妖化成人形,跟普通的人類修士一個樣!

    這些人也講究恩義,甚至比人類還要恩怨分明。

    人類修士有很多的爾虞我詐,妖獸化形之后都比較直爽,一般說一是一,不會隨意變卦。

    隨后不久,便有更多的人拖家帶口,離開了荒谷城。

    荒谷城一天不如一天,要不是有人肩負使命,要去荒谷中采集靈草、靈礦,說不定所有人都一走而光了。

    桑宅的周圍,已經沒有別的人家,眼見用不了多久,便會變得雜草叢生。

    有人勸桑子明離開:“你這傻子,留在這里做什么?”

    桑子明只有一句話:“沒辦法,我要留在這里,一直等到爺爺回來。”

    “你爺爺啥時候回來?”

    “我也不知道啊!只能慢慢等著唄。”

    “哼,你年紀輕輕,一直住在這偏僻的地方,恐怕連個媳婦都娶不上!”

    “不急。好姻緣自己會送上門來。”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