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47章 誠意
    玉盒中發出逼人的寒氣,這讓陰氣氤氳的李秋嬋,也禁不住渾身一顫!

    “呀,這究竟是什么寶物?怎么會這樣冷呢?”

    急切之間,她連忙運轉剛剛學到的鬼修法門,將陰氣在全身運轉散發開來,將玉盒中的寒氣擋在外面,才覺得稍微好受一些,然而當她看見“黃泉鬼骨”,這四個小字時,頓時無法再淡定了!

    “這……這……怎么會是這東西?”

    她雖然沒見過如此寶物,卻從那枚功法玉簡上,聽說過這個名字。

    按照《修鬼寶典》上的說法,真正的鬼修大門派,都有一個奇寒無比的陰池,陰池的底下,會有一塊黃泉鬼骨。

    據說這是有大能修士,從陰間的黃泉海底,冒死打撈出來的寶貝,對所有的鬼修來說,都是價值連城的東西。

    大約五十萬年前,黃泉鬼骨還不算特別珍貴,可是自從春秋老仙崛起之后,黃泉海發生了大變故,這東西變得越來越少,很多大人物冒死去黃泉海打撈,也找不到鬼骨了。為了搶奪一塊鬼骨,很多鬼仙、步虛、合道級別的高手,都要為此打破頭,也在所不惜!

    黃泉鬼骨之中,蘊含著源源不竭的陰氣,用一塊骨頭建立起來的陰池,足夠支持數千人修煉,這是鬼修門派存世的基礎。

    若沒有黃泉鬼骨,就沒有大型的門派,那些個鬼修便屬于孤魂野鬼,只能四處流浪,哪里陰氣濃郁,就往哪里去。

    荒谷之中,之所以聚集了大量的鬼魅,主要是因為荒谷地勢很低,下面有一條黃泉鬼路,連接著陰曹地府,不斷的有陰氣漏出來,所以吸引了大量的鬼修。日久天長,在那幽暗的荒谷地底下,出現一個大型的鬼修門派,喚作“陰鬼宗”。

    至于“陰鬼宗”之內,有沒有采用黃泉鬼骨建立的陰池,對于李秋嬋這樣的新鬼來說,那就是無法回答的問題了。

    她只知道,如果不是桑子明拿來這件寶物,那么她將來勢必要去荒谷底下尋找機會,說不定要投入陰鬼宗,跟眾多的腌臜鬼魅為伍,或許會受鬼差、鬼將的欺負。如今有了這塊黃泉鬼骨,她就可以留在桑宅,足不出戶,修煉《鬼修寶典》了!

    因此,她心里感激不盡,滿懷神情的道:“桑郎,辛苦你了,你冒著被凍僵的危險,將這件寶物找出來。沒想到爺爺這樣的仙醫,竟然留下如此至寶!有了它之后,哪里還用得著陰靈石呢?它比再多的陰靈石都管用!”

    “好啊,只要你覺得有用就好。你看我都凍成這樣了,也不過來讓我抱抱。”

    桑子明遠遠的站在門外,搓著冰冷的雙手,笑著說道。

    李秋嬋面色羞紅,忍俊不住,“噗嗤”笑出聲來。

    她瞄了桑子明一眼,然后迅速收回視線,看向地上的玉盒。

    她的功力還很低,所以此時此刻,并不敢打開玉盒,查看黃泉鬼骨是什么樣子。

    她遲疑片刻,干脆找了一塊棉被,將玉盒包裹了好幾圈,才將寒氣暫時擋住了。

    如果換做桑子明,在沒有服用赤陽丹的情況下,根本不敢接觸玉盒,即便給他一塊棉被,也沒法將玉盒包起來。這也是他不得不服下赤陽丹的原因。

    李秋嬋將玉盒放在房間一角,心中無限歡喜,眼睛里都是笑意,臉頰上有兩個酒窩,好像盛開的鮮花一樣。

    “桑郎,這樣好的東西,你從哪里找出來的?”

    桑子明也不想瞞她,笑著答道:“這座宅子的地下,有爺爺留下的密室。爺爺臨走的時候,特意交代過,說是事關桑家的仙醫傳承,只能讓我一個人進去。還請你不要怪罪。”

    李秋嬋微微一笑,道:“爺爺說的話,當然要聽的。多謝桑郎,你這樣坦誠待我,連這種機密的事都說出來。”

    “既然朝夕相見,這種事相瞞也瞞不住。”

    李秋嬋有些慚愧,心想:“桑郎,你對我這樣坦誠,我卻怕嚇著你,不敢說自己是鬼。蓮香姐也不敢說她出身狐族啊!”

    這時候,桑子明呈上一口寶劍,笑道:“這是我先前答應,準備送給你的,你看看好不好用。”

    李秋嬋神情一振,當即接劍在手,一手握著劍柄,一手握著劍鞘,緩緩抽出了寶劍。

    寶劍寒光閃閃,仿佛一道銀光,照得人睜不開眼,與此同時,還傳出虎嘯龍吟之聲!

    她運轉身上的氣機,輕輕揮動寶劍!

    只見寶劍放出七尺長的銀光,將地上的青磚都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李秋嬋吃驚的叫起來:“呀,竟然是如斯好劍!它能將劍芒放大七倍,應該是一口七階靈劍!”

    “什么是七階靈劍?”

    桑子明一直忙于修習仙文,對于這種修真界的事,爺爺不說,他也不問,所以壓根兒就不懂。

    李秋嬋的父親乃是筑基后期的修士,同時又是荒谷城的城主,平日里待她如掌上明珠,什么東西都跟他說,所以她知道的事比較雜。

    此時她緩緩說道:“法器分成不同的等級,最低等的劍無法灌注靈氣,因此稱為‘凡劍’,只適合凡人使用。

    比凡劍高級,能夠灌注靈氣的劍,才叫作‘靈劍’,靈劍能將靈氣放大不同的倍數,最高能放大九倍,稱為‘九階靈劍’。

    靈劍之上,還有‘通天靈寶’,那是渡過了第一次天劫,從而產生意識的寶貝,通常只有步虛以上的修士,才會擁有靈寶飛劍。

    至于說仙劍、神劍,那只有仙人和大神才配擁有。”

    桑子明聽了,眼睛眨了眨,問道:“那這口七階靈劍,適合什么人使用?我想知道,你現在能用嗎?”

    李秋嬋答道:“一般來說,只有金丹巔峰,或者元嬰前期,才配擁有七階靈劍。桑郎,你給我這樣的靈劍,只怕太超前了,能用是能用,但無法發揮它的威力。”

    桑子明笑了笑:“沒事,能用就好。你拿著防身,平常有劍鞘包裹著,別人也看不出來。”

    “多謝桑郎,又送我一件寶物。”

    李秋嬋將靈劍插入劍鞘,隨手掛在腰間,亭亭玉立,有一種超然出塵的感覺。

    老實說,比起黃泉鬼骨來,這口七階靈劍,就不算什么了。

    桑子明又道:“對了,我還幫你找了一件小玩意,拿來送給你。”

    說話間,他將儲物戒指遞了上去。

    他因為沒有開靈,即便有儲物戒指,也沒法自己用,只能背著書簍去學宮。

    李秋嬋夤夜投奔桑宅,又與桑子明肌膚相親,早已將自己當做桑家人,所以也用不著客氣,徑直探手接了過去。

    她用神識一掃,面上露出驚喜的神色,道:“一般來說,市面上只有儲物袋,很少見到儲物戒指。我爹出身與皇家,才有一枚戒指,內存空間只有丈許大。而這枚戒指能裝下三十丈,簡直是一件奇寶啊!”

    桑子明微微一笑:“爺爺就留下這些東西,我都拿出來送給你了。秋嬋,你知道我的心意嗎?”

    李秋嬋抿嘴一笑:“桑郎的心意,不用說,我也明白。只不過,妾身蒲柳之姿,染上奇寒之癥,所以承受不起,只能留待將來報答你。”

    “說什么報答的話,我只求與你比翼雙飛,白頭偕老足矣。”

    按理說,桑子明如果老謀深算,一定會將這些寶物一件件拿出來,而不會像現在這樣,一股腦的送給李秋嬋。

    不過,他是心懷坦蕩的人,又是一腔熱血的年紀,所以懶得去想這些計策,為了心中的愛,他連死都不怕,還怕什么呢?

    按照學宮里夫子的教導,學子不可以不誠,不誠無以為善,不誠無以為君子。修學不以誠,則學雜;為事不以誠,則事敗;自謀不以誠,則欺其心而自弄其忠;與人不以誠,則喪其德而增人之怨。

    投之以木瓜,報之以瓊瑤,做人要先拿出誠意,才能期待人家對你好。

    李秋嬋也是從學宮里出來的,所以心中感動得無以復加。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