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94章 百花釀
    桑宅之內,前院,日暮黃昏,青燈燃起。

    桑子明打開了一壇百花釀,讓李秋嬋炒了幾個小菜,他跟師傅黃瑞一起,慢慢的喝著。

    李秋嬋學了靈廚董青的廚藝心得,雖然還達不到靈廚的程度,但是做的菜越來越好吃了。

    說起來,她也是仙文閣弟子,自然是見過黃瑞的。不過,她出來的時候戴上了面具,因為她不想拿本來面目暴露人前,作為前任城主李青的女兒,她不想浪費口舌,解釋自己為何出現在桑宅。

    黃瑞眼見著桑子明送別了蓮香,家里又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忍不住感到驚奇:“子明,你這日子,過得很舒坦嘛,比為師孤家寡人幸福多了!”

    桑子明笑道:“師傅,您已經開枝散葉了,雖然將靈芝師姐送到了烈焰門,家里還有孫女小玉兒陪著呢。弟子孤苦伶仃,在這茫茫世界上,總要找個伴兒,您說對不對?”

    黃瑞笑了笑:“我們是儒家弟子,天儒門講究入世修行,你若是有能力,多娶幾房姬妾,多子多孫,也是一件好事。”

    “師傅,師娘過世多年,您為何沒有續娶?”

    “唉,我常常想起靈芝她娘中毒身亡的那一幕,所以心有芥蒂。再加上,我已經過了青春慕少艾的年紀,沒有再娶的興致了,我還是覺得將精力放在修煉上更有趣。這人啊,就跟瓜果一樣:種瓜黃臺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猶尚可,四摘抱蔓歸。青春作賦,白首窮經。到了什么年紀,就該做什么樣的事。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師傅,請再您喝一杯,百花釀口感極佳,好喝不上頭,還能大補元氣,增長功力。弟子功力不高,只能喝一小杯,師傅您盡力而為。”

    “哎呀,喝這一杯酒,能增長半年的功力,還真是好東西啊。”

    “師傅,剛剛我已將百花釀的配方抄下來了,請您收好。”

    “是嗎?拿過我看看……喔,原來是這樣……美其名曰百花釀,其實并沒有百花呀,只需將十幾種花露混雜在一起……釀制的過程也不算太復雜,只要兩三年的時間……為師準備讓門下弟子出馬,幫我收集花露。子明,多謝你了,舍得將這么珍貴的秘方拿出來。”

    “這是應該的。”桑子明笑了笑。他并沒有解釋明白,雖然同樣是百花釀,卻有不一樣的配方,釀制出來的酒,也有高低之分,如果采用高階靈花,釀制的百花釀喝一杯,能增長數十年的功力,若是傳說中的仙酒,一杯能讓人多活千年呢!

    李秋嬋在旁邊看見,也對百花釀產生了興致。因為后花園中栽種了滿院的花朵,那些花露平日里都浪費了,如果收集起來,也是一些好東西。

    黃瑞喝了三杯,心中十分舒暢,最后揚聲高歌,爽朗的哈哈大笑,邁步離開了桑宅。

    桑子明和李秋嬋坐下,兩個人又喝了半杯。

    李秋嬋的臉變得紅撲撲的,柔聲問道:“桑郎,我看那配方之中,提到了‘百花酒曲’,桑爺爺有沒有留下特制的酒曲?還是說要去外面尋找?”

    桑子明取出《靈醫寶典》,翻到《百花釀》那幾頁,道:“你來看,百花酒曲可以自己配制,需要用翡翠米的粉,加上九種靈藥,還要有‘種曲母粉’……你等等,我去地下室找找,看爺爺有沒有特意留下來……”

    他站起身來,感到身子有些搖晃,顯然因為第一次喝酒,對于百花釀的效力判斷失誤,剛剛喝得有些多了。

    他搖搖晃晃的走到后院,進入地下室里,打開一個個櫥柜尋找。

    大約花了半炷香的時間,他才慢騰騰的走出來,左手拿著一個拳頭大的玉瓶,右手提著一個尺許長的玉枕。

    他將玉瓶遞給李秋嬋,道:“這里面便是‘種曲母粉’,每次只要一點點就夠了。你將它與半斤翡翠米粉,和九種靈藥各三錢混合,溫水浸泡一夜,然后制成酒餅,外面裹一層瓊玉米的粉,在柔和的陽光下曬兩天,就可以放入冷藏室長期保存了。”

    李秋嬋抓緊了小小的玉瓶,面上露出興奮的神色,忽然問道:“桑郎,你手里拿的玉枕做什么用?”

    桑子明一陣酒意涌上來,笑道:“這件玉枕啊?據說是一件寶貝,枕著它睡覺,會有一些奇遇。不過,我爺爺警告過,說這東西不可輕用,萬一搞不好,或許會丟失魂魄。”

    “哎呀,那可太危險了,桑郎,你趕緊放回去吧。”

    “這是一位老道士送的,我覺得是一件寶貝,所以想試試,看它有什么效果。以前我沒有開靈的時候不敢嘗試,現在是煉氣第四層了,神魂較為堅凝,只要小心一些,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哎呦,不行了,這百花釀頗有后勁,我想去睡一會兒。”

    “桑郎你快去休息。我來收拾杯盤。”

    桑子明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先咬破食指,將一滴血滴在玉枕下方的凹槽中,鮮血很快被玉枕吸收了,也算是寶貝認主了,他的心里涌起一種異樣的感覺,感覺自己的神魂已經跟玉枕聯系在一起。

    他將玉枕放好,然后一頭栽在床上,很快陷入了夢鄉。

    迷迷糊糊之中,他的神魂離開了肉體,化作一道清風,離開了桑宅,向著東方飛去。

    他可以清晰的看見下方的密林,看見荒谷地勢越來越低,看見一只只妖獸在叢林間走來走去,偶爾還能看見有人族獵手跟妖獸廝殺。

    按理說,每到夜幕降臨的時候,所有的人族都應該撤出了荒谷才對,可是荒谷中并沒有路,每天都有人迷路無法出去,所以經過一夜的妖獸摧殘,大多數都死在了荒谷之中。

    趁著還有月牙散出的清光,他還看到密林之中散布著一些靈草。

    他想上前將靈草挖出來,然而兩手空空,連一件趁手的法器都沒有。

    他伸手去拔那株靈草,仔細一看,卻發現自己的手臂都是虛的,身子也算是空蕩蕩的,根本施展不出力氣。這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是神魂離體,并非是實體肉身走過來。

    老實說,他這種狀態,神魂俱全,跟鬼魂還不一樣。鬼魂只有魂魄,并沒有神氣。人死了神魂離散,神氣歸于天,魂魄歸于地。

    他并不曉得,自己此刻跟李秋嬋的狀況差不多,李秋嬋的神魂被一道無憂符保護住,而他的神魂則被游仙枕保護著。游仙枕是一件珍貴的仙器,保護的力度遠遠超過一道無憂符,所以他的狀況比李秋嬋好了千百倍。

    雖然沒有肉體,可他畢竟修煉到煉氣第四重,再加上一直服用養神丹,所以神魂之力比同階的修士強的多。

    他試著從地上撿拾石塊、樹枝,發現自己的神魂之力很微弱,只能拿起三兩重的物品,如果再沉一些,便拿不動了。

    了解這一點之后,桑子明放棄了挖取靈草的打算,御風行空向前飛去。

    越往荒谷下方走,碰到的妖等級越高。有幾次,他從金丹級別的大妖領地經過,眼見距離大妖不到三十丈,而那些妖獸都沒有發現他的存在。這讓他的膽子越發大了起來。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