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齋鬼話 > 第96章 狐婆
    桑子明吃驚不小,越想越覺得不安,所以不敢再往前走,而是掉頭飛了回去。

    夜半三更,他從夢中醒來,摸摸身上,不知何時冒出一身冷汗。

    他從床上爬起來,先將游仙枕收入床頭柜里。

    毋庸諱言,這是一件好寶貝,然而這就像飲鴆止渴,搞不好則可能喪命。

    隨后,他打開儲物戒指,發現里頭有三個小小的玉瓶。

    他拿出一瓶蜂蜜,剛打開蓋子,便有一股濃郁的甜香迅速蔓延開來,讓整個桑宅都可以聞到。

    李秋嬋飄身而入,脆聲喚道:“桑郎,你醒了?這是什么東西?為何如此香甜?”

    桑子明怕她擔心,所以并沒有說實話,而是笑道:“我夢到一個養蜂的婆婆,她送我一瓶蜂蜜。這不是普通的蜂蜜,可能出自玉皇蜂。”

    “桑郎,什么是玉皇蜂?”

    “我也不清楚,只是在靈醫寶典中看到,天下有很多種蜜蜂,等級最高的叫作‘仙皇蜂’,其次是玉皇蜂。玉皇蜂經過一代代的培養,有可能誕生仙皇蜂。仙皇蜂相當于仙階,而玉皇蜂則相當于高階靈蜂。玉皇蜂之下,還有中階靈蜂和低階靈蜂,分別喚作‘紫壺蜂’和‘泥壺蜂’。”

    “哈,沒想到蜜蜂還有這么多說法!”

    “普通的蜂蜜很小,連三分之一寸都沒有。靈蜂的體型很大,即便是低階靈蜂,最小的都有一寸,而中階靈蜂大過兩寸,高階靈峰也就是玉皇蜂,比成人的拳頭還要大一些!它的攻擊力很強,有些人養蜂不是為了采蜜,而是為了培養幫手!就像養狗一樣,一群蜜蜂鋪天蓋地殺上去,哪怕對方功力再高也會害怕。更何況,萬一玉皇蜂進階到仙皇蜂,那就更不得了了。”

    李秋嬋晶瑩的瑤鼻動了動,明眸閃爍,笑道:“桑郎,這蜂蜜太好聞了,我好想嘗一嘗,你看好不好?”

    桑子明道:“好啊,你去拿兩個杯子,倒半杯清泉過來。”

    李秋嬋答應一聲,飛身而出,很快端來兩杯水。

    桑子明小心的在每個杯子里滴了一滴:“好了,你嘗嘗。”

    李秋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旋即發出一聲驚呼:“呀,甜入心扉!滿口流芳!”她又喝了一口,接著又叫一聲:“這一滴蜂蜜的功效,比一顆養氣丹還要強!喝完這一杯,至少能增加兩年的功力!太驚人了,這才是一滴蜂蜜啊!”

    桑子明也很開心,端起杯子喝了起來,笑道:“這是玉皇蜂用生命釀成的,自然比丹藥好多了。不過,拿它來煉藥效果更好。”

    李秋嬋追問道:“桑郎,給你蜜蜂的婆婆是什么人?她怎么能養出玉皇蜂呢?”

    桑子明還沒有開口,忽然聽見蓮香的聲音傳過來:“公子,我回來了!”

    然后就看見一襲紅衣的蓮香,笑呵呵的從外面飛進來。

    可是很快的,她的神色就變了:“公子,你偷了狐婆的‘天香蜜’?你好大的膽子,當心被她找上門來!”

    “狐婆?”李秋嬋驚訝的叫起來:“那是什么人?”

    蓮香一下子頓住了:“這個……那是一個喜歡養蜂的老婆婆,因為自身修煉的資質不好,所以想借助蜜蜂完成突破……”

    桑子明的心里一跳,然而很快平靜下來,笑道:“是啊,一個面目慈祥的老婆婆,送給我一瓶蜂蜜。”

    蓮香用驚異的目光看著他,問道:“公子,你沒有說錯吧?狐婆為人極度吝嗇,她舍得送你蜂蜜?我可是聽說,她丟了一葫蘆蜂蜜之后,整個人都快瘋了!”

    桑子明干咳兩聲,笑道:“說實話,我在睡夢之中,看到一只身高三丈的巨猿,我聽人叫他‘袁成’,這一瓶蜂蜜,是我從他的洞府里拿的。”

    “嗬!原來是他偷的!這下好了,冤有頭,債有主,哼哼……公子,沒想到你還有夜游神的傳承?”

    “什么夜游神的傳承?”

    “公子要當心啊,我聽祖母說,仙界有一個門派,出來的門人都會夜游神的功夫,不過他們中的很多人,后來都被打死了!”蓮香面現憂色,聲音都有些顫抖。

    “啊?那也太可怕了!”李秋嬋的面孔也跟著有些發白。

    桑子明撓了撓頭發,道:“夜游神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聽說,夜游神借助于特殊的法衣,能將自己融合于夜幕中,偷盜財物,竊玉偷香,很難被別人發現,但是一旦被發現,那就是死路一條。公子,是不是桑爺爺給你留下法衣了?”

    “哪里有呢!沒有這種事!”

    “那你怎么能深入荒谷?”

    “因為我有一件特殊的法器玉枕。”

    蓮香眼珠一轉,道:“法衣,法器,想來應該差不多,公子,你千萬要小心啊,莫要再去夜游,當心被人捉住……”

    桑子明趕緊說道:“好了,好了,我再不會輕易使用。蓮香,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入門測試還順利嗎?”

    “公子,我拜入一位元嬰巔峰的女修門下,她對我要求很嚴,讓我跟你劃清界限,不過我沒有答應。”

    “啊?怎么會有這樣的要求?”

    “我也不曉得,總覺得這師傅有些古怪,過些天我打聽一下,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桑子明忽然問道:“蓮香,你認識那位養蜂的狐婆?”

    蓮香笑容微斂,道:“呃?昔年我跟著祖母到處跑,曾經見過狐婆兩三次……”

    桑子明又問:“你知道她住在哪里?”

    蓮香感到有些為難。她也不想胡說八道,更不想欺騙桑子明。她之所以瞞著自己的身份,是怕桑子明無法接受,想一點一點的告訴他。

    “狐婆是一位狐族妖修,住在荒原中部的黃花溪,她姓黃,人稱‘黃四娘子’。公子,你千萬別去找她,她脾氣不好,早年嫁給一個書生,卻被那書生拋棄了,從那以后就變了心性,看見讀書人,便一爪拍死!”

    桑子明嚇了一跳:“啊?竟然會這樣?她是狐族妖修,怎么會嫁給人族呢?那位書生是什么人?”

    蓮香眉眼中流露出一股柔情,笑道:“公子沒聽說過?很多狐族女子,都想嫁給人族郎君。就連天儒門最尊崇的三官大帝,其中的一位禹,他的夫人涂山氏便出自狐族;后來的妲己,更是引起仙界大亂,她也是出身狐族……

    狐婆昔年嫁的男人,原本是一位貧窮的書生,狐婆窮盡心力助他讀書,將辛苦養成的蜂蜜都給他喝了,后來那人成了大賢,到了京師之后,就忽然變臉,將狐婆拋棄了……

    狐婆想去京師找他算賬,可是卻被護衛京師的法陣擋住了,差一點命喪黃泉,要不是一位地仙看她可憐,她就回不了荒原了……

    說起來狐婆也很可憐,她要是留著蜂蜜自己喝,早就進階地仙了……”

    桑子明嘆了口氣,皺眉道:“怎么會有這種忘恩負義的人呢?聽起來讓人生氣。”

    蓮香苦笑著沒有再說下去。

    李秋嬋又端來一杯水,倒了一滴蜂蜜,道:“姐姐,你也來嘗嘗。”

    蓮香接過杯子:“多謝妹妹,老實說,我雖然見過狐婆,還從未嘗過天香蜜呢。唔,口感真好,靈氣充沛,要是能自己培養玉皇蜂就好了,可惜狐婆盯得緊,寧肯將新生的蜂王掐死,也不肯讓其流落出去……”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