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低調大亨 > 第六百六十五章:不在意(萬一)
    第六百六十五章:不在意

    “boss,盛世投資又打電話來了,是單總親自打來的。他說如果你不方便的話,他可以親自登門拜訪。”

    李禧炫敲開了楚乾坤的辦公室,一臉無奈的說道。

    “這么熱情,你沒有告訴他,我們已經談好投資公司了嗎?”

    楚乾坤停下手中的筆,把一本畫滿了圖形架構,文字描述的本子合上。

    那天,在丟出了一個不存在,或者說還沒有實施的秘密,留下一片震撼的迷糊,楚乾坤帶著李禧炫離開了紅葉投資。

    這幾天一直在本子上寫寫畫畫,前世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相應的工作閱歷,他必須想的多一些,盡可能的完善一份構思。

    李禧炫如實的回答:“都告訴他們了,可是單總說了,不為投資,只為認識你,交個朋友。”

    其實,這還不是全部。

    在電話里,單總還特意給她這個秘書道了歉,為那天電話里的事情,代表當事員工真誠的道歉。

    讓她受寵若驚,簡直不可思議啊。

    “交朋友,這個單總還挺有意思的。你說人家抱著這么大的誠意來,我要是還拒絕,是不是就不太懂事了?”手中的鋼筆,無意識的敲擊在桌面上,咚咚的聲音,沒有節奏的響著。

    李禧炫問道:“你的意思是赴約?”

    楚乾坤點頭一笑:“當然,不過,把時間往后面壓一壓。理由嘛,就說我最近都在陪深海投資的客人,實在抽不出時間來。明白?”

    “明白了,那我就把時間定在下周。具體的日子,到時再具體溝通。”

    李禧炫想了想,順著楚乾坤的意思,給出了建議。

    雖然是往后壓,但也不能壓的太后面,不然就太不真誠。

    反正具體時間待定,這最終的主動權,還是在楚乾坤的手上。

    “可以,就這么定吧。”說完之后,重新打開本子,繼續他的寫寫畫畫。

    李禧炫站的不是太近,楚乾坤在寫畫什么,她并不能看清楚。

    “boss,這個深海投資,真的存在嗎?他們真的會投資我們星辰傳媒嗎?”

    接連兩個問題。

    “噢,你還是問了呀,我還以為,你會一直忍著呢?”楚乾坤再次放下筆,合上本子,隨手推到一邊,思路被打斷了:“深海確實存在,他們對我們星辰傳媒,也確實感興趣。投資意向也是真的,不過,時間沒這么早,可能要過幾個月吧。”

    海外控股的公司,楚乾坤準備另起爐灶,讓非公司的人去運作,這樣更保密。

    “噢,竟然是真的,那太好了,有了資金的注入,我們星辰肯定會發展的更好。‘’

    楚乾坤說她忍著沒問,實際上,她還真的沒忍。

    因為,她一直認為,這個深海投資,是楚乾坤杜撰出來,為了應付紅葉投資和杰斐遜的。

    所以,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好奇心。

    要不是今天,楚乾坤再一次的說到這個深海投資,她都已經快遺忘了這個名字。

    “那是當然,星辰的未來,是大海,大海的顏色,可不就是深藍嗎?這要是從算命的角度分析,那就是星辰要揚帆起航,駛向大海了。”

    等深海的資金一進來,就是星辰轉型之時。

    到那時,星辰傳媒就是真正的傳媒公司,經營的業務,不再僅限于音樂,電視、電影都會納入范疇。

    不過,再此之前,有件事情,卻是需要提前動起來了。

    “你去通知下曹杰,讓他到我這里來一下。”

    “好的。”見楚乾坤沒有其他的事情吩咐,李禧炫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五分鐘后,曹杰拿著一疊資料,敲著楚乾坤辦公室的門。

    不過,幾次之后,都沒有聽到楚乾坤的搭理聲,困惑的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

    空蕩蕩的辦公室里,并沒有楚乾坤的身影。

    “咦,奇怪,李秘書不是說boss在等我嗎?怎么沒人?”

    自言自語的曹杰,準備轉身出去,到隔壁李禧炫那里去問問情況。

    眼角的余光,不經意的看到了虛掩的一扇小門,是通往后面的陽光小花園的便利之門。

    剛開通沒多久,原本的辦公室并沒有這扇門。

    柳依依的陽光花園建好的時候,為了進出方便,楚乾坤也想過開這么一扇小門,只是鑒于當時會破壞辦公室的整體格局,才一直沒動。

    這次剛好借著改建辦公室,隔出秘書房,順便就把這門開了,和辦公室的新裝修融入一體,并不突兀。

    “boss,原來你在這里呀!嘿,一段時間沒進這里,這些綠植都長的這么旺盛了。”

    曹杰拉開小門,小步走入小花園。

    正值大夏天,陽光毒辣,所謂的陽光房,變成了暴曬房。

    為此,在透明的玻璃頂層,拉上了一層黑色的遮陽網。

    既有陽光漏入,又不會暴熱,一舉兩色。

    楚乾坤拿著一把噴霧水壺,給綠植們噴水降溫。

    專心致志 沒有轉頭:“能長的不好嗎?每天不是喝水就是曬太陽,還有人伺候,這小日子過的如此滋潤,除了長個變綠,它也沒事做呀!”

    “……”曹杰正摸著一棵比他人還高的發財樹的樹干,半天無語之后,組織了一下語言:“boss,你這比喻真形象,聽的我都羨慕上它們了。能得到boss的親手澆灌,它們真是太幸福了。”

    “……”

    這下輪到楚乾坤無語了,按這個劇情發展下去,如果這些綠植能成精的話,那豈不是要化形報恩。

    又會是一個,流傳千年的傳說。

    放下手中的水壺,揮手讓曹杰在一旁的休閑椅上坐下,楚乾坤倒了兩杯涼茶水,自己喝了一杯,遞給他一杯。

    “今天叫你過來,是想問問,星辰網最近運轉的如何?我好久沒上去溜達了。”

    曹杰點點頭:“總體來說,還算順利。不過,上個月,有好幾家老牌的音樂網,也學我們的樣子,改變了網頁的風格,豐富了各項功能。特別是我們獨有的原創板塊,都被他們抄襲去了。”

    “哦。”楚乾坤繼續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不在意的問道:“網絡世界一大抄,不是你抄我,就是我抄你,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我們總是走在他們前面呢?有我們走出來的路,給他們做模板,當然是跟在我們身后,依葫蘆畫瓢的踩了。”

    楚老板說的挺委婉,沒有說走自己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

    “哎,有時候真氣人,我們才更新沒幾天呢,盜版就出現了,真是心有不甘。“曹杰也一口干掉自己的茶水:”最可惡的是,那幾家音樂網站,竟然到我們星辰網來挖人。”

    “挖人?公司誰被挖走了?”楚乾坤淡淡的問道。

    公司有人離職,他最近沒聽李禧炫匯報。

    一般說,能讓其他公司挖的人,肯定是有一點特長或者技能的,普通文員肯定不會引起別人的興趣。

    這樣的人離職,李禧炫作為他的臨時秘書,不可能不向他匯報。

    曹杰搖頭道:“不是公司的人,是星辰網的原創草根歌手。其他網站開出了比我們更優厚的條件,吸引他們去駐站了,已經連續走了五位。”

    這些駐站的原創歌手,可是他們星辰網的重要資源,雖然能力、天賦、才華方面比不上7+1,但是勝在人數多。

    質量不夠數量湊,偶爾還是會爆那么一兩首好歌出來,這是星辰網吸引音樂愛好者,吸引網民的重要招數。

    而且是他們,獨一無二的招數。

    幾家老牌網站的注意力和精力,一直都是放在出道的歌手上面,對這塊資源的不是特別的重視,沒有專門的管控部門。

    他們的網站上有相關的分類,但幾乎就是屬于散養。

    唯有星辰,有專門的小組管理這一團體,還會有資金去幫助、扶持他們。

    如果一首原創的歌曲上傳后,取得的反響不錯,只要歌手同意,星辰網也會采取分成或者直接買斷兩種方案,幫助歌手提高收入。

    在努力實現自己歌手夢的同時,又能獲得一份穩定的收入,能夠活下去,能夠繼續為夢想而努力。

    正是因為星辰網的這一做法,讓聚集在他們網站的草根歌手,想夢歌手越來越多。

    一些混跡于其他音樂網的創造型歌手們,都開始往星辰網轉移。

    而這些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歌迷,也隨著他們的轉場而開始涌入星辰網。

    這就形成了一個清晰的遷徙路線,星辰網在自己做大蛋糕的同時,也從別人的盤里挖走了部分蛋糕。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原本不是特別重視草根原創的音樂網站,察覺到了問題。

    流量波動!

    互聯網的核心是什么,那就是流量,流量決定生死、存活。

    流量的變動,是任何一家網站都會高度重視的數據。

    發覺了自家網站的活躍流量開始下降后,網站的管理層便開始查找原因,很快,真實的原因,就擺上了他們的會議桌。

    當然,少不了的,還有關于星辰音樂網的詳細報告,一家他們都知道,都關注的音樂網站。

    隨著會議的討論,以及對報告的深入分析,這些音樂網站,出奇一致的做出了同樣的決定。

    放下前輩的姿態,效仿星辰網這個后起之秀的做法,更新自己網站的頁面,豐富功能。

    特別是網絡原創這一塊,不但完全抄襲星辰的做法,更是在星辰的基礎上,提高各項福利待遇。

    不但要把原先流失的原創草根們拉回來,還派出專門的工作人員,在網上聯系有了一定成績的那些原創歌手,許以重諾,要把他們挖了。

    “這么熱鬧啊,怎么沒聽你匯報?李秘書那里你有上報嗎?”楚乾坤微微一笑,還是沒有在意更多。

    曹杰心頭微微一緊,趕緊把手里的一份文件,推到了楚乾坤面前:“他們轉駐其他網站的事情,都發生在這兩天。這是剛整理好的調查報告,還沒來的急告訴李秘書。”

    “嗯,好聽網厲害啊,我們這邊出去五個,有三個到了他們網站。這待遇可以,我都心動了。”

    楚乾坤笑了笑,合上報告,依然不是特別在意。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這是人之常情。

    有更好的條件和待遇,經受不住誘惑而改換門庭,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