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處處開外掛 > 第四百二十三章輸了,那便灰飛煙滅
    “殺給給……”

    試圖摸向水軍營地的倭人,很快給漢軍將士發現,并予以射殺,暴露的倭人不在偷偷摸摸嗎,從枯黃的雜草縱中躍出,身形鬼魅,快如豺狗,紛涌向水軍營地。

    樹林里的倭人也通通鉆了出來,齊齊殺向營門。

    營外數之不盡的敵影,仿若洪水一般,守營的水軍將士微微愣神。

    敵人怎么這般的多,究竟是從哪里來的。

    不過他們來不急多想,在軍官的斷喝下紛紛回神,拿起弓弩不斷的射箭,將營外的倭人一個個射殺。

    倭人身形矮小,跑得飛快,而且悍不畏死,前方不斷有伙伴中箭倒地發現慘嚎,但是基它沒有任何的猶豫與同情,徑直往前沖。

    “出槍!”

    瞬間無數的長槍從營寨柵欄內刺出,剛剛沖上來的倭人紛紛刺中胸膛。

    不過這群倭人是真的兇悍,刺中沒死的話,還繼續緊握武器試圖刺向營內的漢軍。

    不過漢軍立即拔槍回槍,這讓倭人同歸于盡的想法破滅了。

    一管子熱血噴出,在兇悍的倭人也吃痛無力,開始軟倒下去。

    何況漢軍將士收回槍又快速的刺出又收回,來來回回幾次,就算是身體素質在強的也吃不消。

    一排排的倭人倒了下去,更多的倭人沖上來,尤其是營門前,倭人借著已方人的尸體,一躍跳上營門,然后像猴子一樣敏捷順著圓木爬了上去,然后翻身跳進營內。

    這些躍進來的倭人都是精銳中的精銳,落地之前一刀傷了漢軍將士,就地一滾,躲過襲來的刀槍,然后與漢軍將士纏斗廝殺。

    很快更多的倭人精銳躍過門寨,然后打了營門,嗷嗷叫的倭人興奮得大聲怪叫然后一窩蜂的沖了進來。

    面對潮水一般的倭人蜂擁而進,漢軍士兵也是打得極為頑強拼命,沒有人推說,彼此配合,與倭人拼殺一團。

    “粵西!大大的粵西!”

    樹林里倭人的統領不住的點頭,慢慢從林間走了出來。

    漢軍不過如此,稍加使計就調走了大軍,輕輕一攻擊就將漢軍營地攻破了。

    如此弱的漢軍真是讓他失望。

    “恭喜國主!攻下漢軍營地,消滅了這里的漢軍水軍,我們就能順著絡東江一路往北殺,一路劫掠過去,絡東郡的一切都是我們一支國的了。”

    “哈哈哈,沒錯,絡東郡的一切都是我們一支國的了,有了漢人的裝備與糧食,我們一支國可以不懼怕其它國了,甚至不用聽命于卑彌呼這個賤女人了。”原來這倭人統領正是前面誘降徐武等人的一支國國主,上次他搶了徐武的運兵船,于是大船帶著小船,滿滿拉了一支國一萬七千的男丁過海來襲擊絡東郡。

    首要目標就是絡東郡的水軍大營,只要拿下這里,就能獲取更多的船只,這樣一支國的水軍就能全部鳥槍換炮,更換成大船大艦。

    有了這些水軍戰船,他不僅可以禍害半島海岸,深入絡東江,還能退回倭奴群島,威懾島上其它倭人小國,甚至撼動邪馬臺的正統地位。

    他小小的一支國將一躍成為龐然大物,進入擴張發展時期,不用在局限于小小的一支島上。

    不用在附屬任何國家,不用在聽命于別人。

    所以為了這個目標,他將一支國所有能作戰男丁都抽出來了,為了這個目標,他可以不惜任何手段與代價。

    不過此時人高興得有點早了,因為即使大軍沖進了水軍營地,卻無法將漢軍擊潰,雙方還有繼續著慘烈的戰斗,一方武器精良訓練有素,一方人多,兇悍不懼怕生死。

    兩方打得旗鼓相當,血戰不停。

    “嗯!這些漢軍到是與去我們一支國的那兩千大有不同,竟然能抵擋我們數倍于他們的兵力。”一支國國主略感詫異,于是一揮手道:“命令我們的戰船出擊,先下水寨,在合圍陸寨,徹底消滅這些漢軍。”

    倭軍旗手立即放出信號,命令水軍戰船出擊。

    十數條繳獲的漢軍運兵船,被他們改成的戰艦,帶著五六十條小船出現在海灣,然后沖向了漢軍的水軍大營水寨北邊。

    “殺給給……”

    很快倭人的水軍沖至漢軍水寨前,此時漢軍的戰船全趴窩沒動,水軍看著都像是去岸上與那里的倭人戰斗了,所以沒有水軍將士開船作戰。

    輕而易舉的沖開了水寨的寨門,船上的倭人興奮激動嚎叫,然后大船停在了寨營前,一艘艘小船進了水寨之中,然后各條船劃向了水寨內的漢軍大船上,準備俘獲這些戰船。

    “咻!”

    一支響箭突然沖天而去,暮然,原來黑暗的水寨紛紛亮起了火把,原來寂靜的漢軍戰船如同蘇醒的雄獅,露出鋒利的牙齒。

    水軍戰船上一下子冒出無數的漢軍士兵,他們手里全是弓弩,還有有掀開蓋在甲板上的蓑衣,一架架早以瞄準營門的船弩露出真容。

    “納尼?”

    所有倭人都懵逼了一會,這是什么情況?

    “放箭,給我殺!”

    一名漢將喊了一聲,頓時無數的箭支飛射而出,還有嘣弦的床弩。

    “噗噗噗……”

    小船上的倭人頃刻被滅殺,紛紛掉入水中。

    “嘭!”

    長而粗的床弩箭支射穿進了寨門的戰船上,直接擊毀了所觸之地。

    接著漢軍戰船開始移動,向營外沖去,船地齊齊的號令為戰船提速,甲板上無數的箭支與標槍瞄向了營外的倭人大船。

    “八嘎!快退……”

    這些倭人知道上當了,想跑,只是他們還沒有脫離沖上過的漢軍戰船的視線,身后北面,從外海冒出無數的黑點。

    一條條武裝到牙齒的戰船包抄圍攏過來。

    “納尼,這不可能!”總覽著全局的一支國國讓,有些失神的歪了一下身子。

    自己的水軍完了,剛剛繳獲的大船完了。

    就在他失神的這個片刻,只見后方傳來無數的喊殺聲。

    一員穿著紅色戰袍的女將帶著一千六百人沖殺而來。

    原來周香本人并沒有去韋楓的村子,只是派了四百人過去支援,她本人一直在潛伏等著倭人全軍出動,此時倭人水軍以被包圍,她也不用在隱藏了,于是領兵殺出,直奔一支國國主沖來。

    “八嘎呀路!”一支國的國主到是有幾分膽色,心知道上當中計,在無力回天,拔出倭刀,并沒有逃跑,而是等周香殺來。

    這次襲擊絡東郡本就是一場豪賭,贏了就獲得無上國運,輸了,那便灰飛煙滅……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