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奪舍了魔皇 > 337.套進來了(4更)
    別東來不滿的看向陳洛陽:“阻人夫妻團聚,至尊也不能不講道理吧?”

    陳洛陽感覺對方身上危險的氣息又重新濃郁起來。

    別東來很認真的看著他,一本正經說道:“那死老鬼不讓我見嫣嫣,我就要跟他斗到底。

    至尊不讓我見嫣嫣,我也要跟他斗到底。”

    陳洛陽大致已經摸清對方一點規律。

    當前對方這個認真鄭重的模樣,其實才是最不穩定的狀態,稍微有一點波動就會出手。

    陳洛陽沉住氣,語氣平靜的說道:“以閣下的修為實力,縱使帶走尊夫人的是令師,也難以想象你這么多年都沒能把尊夫人找回來。”

    別東來頓時叫道:“你知道什么?我把紅塵界都翻遍了,結果那死老鬼把我的娘子帶到紅塵外去了!那里廣闊無邊,沒有具體地點根本沒法找。”

    陳洛陽見狀,暗自點頭。

    這時候不能說他媳婦兒還在不在人世,不能說他媳婦兒有沒有變心還是否愛他,那絕對是找死。

    但如果質疑他對韓嫣是否真的上心,這貨的第一反應不是發怒,而是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樣辯解。

    陳洛陽頷首:“你說得對,我對尊夫人的下落一無所知,自然也無法阻止你們夫妻團聚,不過我知道另外一件事,你對令師葉天魔,不夠了解。”

    別東來嗤之以鼻:“我不了解他,你了解?你也就了解一些江湖傳聞。”

    陳洛陽心道,你說得對。

    相較于眼前的別東來,葉天魔在紅塵界的名頭,還要更大得多。

    想當初他通過黑壺查詢韓嫣的信息,看到“葉天魔”的字樣后暗自記下來,之后跟屠山夷談話的時候,貌似無意間提起來,結果……

    堂堂古神教嫡傳,第十四境的武帝,當時身體完全僵硬,一時間竟似乎連話都說不出來。

    陳洛陽當時見狀,心里都咯噔一聲。

    這些紅塵中人提及魔尊的時候,都不至于這么一副嚇尿的模樣啊。

    不過后來等屠山夷緩過勁來,跟陳洛陽聊了幾句后,陳洛陽大致明白對方為什么這么一副模樣。

    相對于紅塵大多數人來說,所謂至尊,實在太高,太遠了。

    就像是天上烈日,或者虛幻的神祇一樣。

    大家敬畏有加,但并沒有真的領教過至尊的雷霆雨露。

    尤其是早有傳聞至尊閉關,已經有很多年不曾真的在紅塵現身。

    時光荏苒間,一代人換一代人,如今真正接觸過至尊的人,幾乎已經都不存在了。

    于是這位紅塵之主,越發像是神格化的存在。

    對如今的紅塵界來說,具有更直觀影響力的人,還是那些頂尖的巨頭人物。

    不能說他們比至尊更尊崇,但對紅塵中人來說,顯然更直觀,影響力更直接。

    而這些人中,最讓人在意的,毫無疑問,便是紅塵魔道十大強者之首的葉天魔。

    誠如陳洛陽當初猜測,這名字并非本名,葉天魔原名如今已經無人知悉,他也沒有別的外號。

    葉天魔這三個字,便代表一切。

    說是紅塵魔道十大強者之首,其實并不準確,是因為紅塵正道對他的排斥。

    而事實上,這是最近這百十年以來,才流傳的說法。

    百多年前,葉天魔的稱號是,紅塵第二強者,或者至尊之下第一人!

    因為大家討論強弱的時候,時常將至尊論外,所以很多時候,葉天魔干脆就被譽為當時的紅塵界第一強者,天下無敵的存在。

    彼時,不論正道、魔道,全都只能仰其鼻息,在其淫威下無可奈何。

    不過,他也成為紅塵公敵。

    距今百多年前,葉天魔一人之力獨戰整個紅塵界。

    最終結果,兩敗俱傷。

    葉天魔重傷之余,也殺傷紅塵頂尖強者無數,直到近年紅塵界才慢慢恢復元氣。

    而葉天魔本人之后少有的幾次現身,據其他巨頭判斷,他傷勢一直都沒有痊愈。

    但即便如此,葉天魔還是顯露出一覽眾山小的威勢。

    只不過,當年他獨戰天下,退步成如今的單挑無敵。

    嗯,實打實的退步。

    但即便從巔峰跌落也仍然跌落的霸氣側漏。

    所以現在,才有正道中人不認葉天魔天下第一,只認他紅塵魔道魁首的操作。

    倒退回百多年以前,這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公正的講,相較于高高在上如神祇的至尊,葉天魔對如今這個時代的紅塵中人,震懾力更加直觀,因為他曾真正讓整個紅塵血流漂杵。

    只不過,自當年獨戰天下的那一場曠世大戰后,葉天魔便極少再有現身。

    偶爾露面,也只驚鴻一現。

    不過紅塵魔道十大強者之首的寶座,始終穩穩屬于他。

    其他人基本都是并列,唯獨他獨占鰲頭,是獨一檔的存在。

    在一些年輕人眼里,葉天魔也漸漸變成傳說故事,但影響力仍然巨大。

    瘋皇別東來的來歷師承一直很神秘。

    卻少有人知,他正經是葉天魔一手教出來的徒弟。

    “等等……”別東來突然神情微微一動,看向陳洛陽:“你是不是從至尊那里,聽過死老鬼一些事情?”

    陳洛陽靜靜看著他,問道:“你有師兄弟,你知道嗎?”

    別東來搖頭:“不知道,死老鬼沒跟我提過。”

    陳洛陽點點頭:“哦。”

    別東來瞪大眼睛看著他。

    陳洛陽平靜與之對視。

    兩人大眼瞪小眼半天,別東來問道:“然后呢?”

    “然后我答應過家師,有關他本人的事,他傳授我的東西,以及他告訴我的事情,要保密。”陳洛陽說道:“和無關之人,尚且說話算話,何況是與家師的約定,更要言而有信。”

    別東來沒發火,反而很認真的點點頭:“不錯,很對,人無信義,那是畜生,就像那個死老鬼一樣,明明答應我突破之后就不再藏起嫣嫣,結果到頭來說話跟放屁一樣!”

    他聲音忽的一頓,狐疑的看向陳洛陽:“不對!那你剛才跟我說,至尊告訴你,是死老鬼拐走嫣嫣?”

    陳洛陽神色淡定:“這事情你本就知情,不是秘密。”

    別東來沒有被他繞進去:“最初你說這話的時候,怎么知道,我對此事知情?”

    “我說過,你是第二個跟我打聽至尊的人。”陳洛陽言道。

    別東來一拍腦門:“梧桐?還是松樹?松樹三棍子打不出個屁來,是那個叫‘梧桐’的小子!”

    陳洛陽搖頭:“不明白你在說什么。”

    別東來煩躁的擺擺手:“你不懂。”

    陳洛陽不動聲色的點點頭。

    別東來開始在大殿里焦躁的轉圈。

    陳洛陽見狀,放下一半心來。

    只有跟別東來,他才能這么玩。

    換了那位紅塵古神教的教主,他這么玩,對方恐怕早都一拳砸過來了。

    如今總算把別東來裝進去了。

    否則如果順著對方的思路來,那就是“你不告訴我,你便是阻我夫妻團聚”。

    “這么不是人的事情,你也干得出來?”

    至于說借賣消息讓對方欠個人情將來還,那更是別想。

    “幫助夫妻團圓,不是理所應當,天公地道的嗎?”

    “你不幫我,你就錯,我就對。”

    大約這樣……

    之所以說放下一半心,是因為眼前這貨思維實在太跳,陳洛陽也拿不準對方會不會出別的幺蛾子,只能隨機應變。

    但相對來說,還有可以鉆的空子。

    比起一心就想拍死他的楚皇等人來說,別東來可愛多了。

    雖然可能玩出火,不過有些風險還是要冒的。

    “你能不能告訴我至尊在哪里,我自己去問他……不對,你答應過至尊,不能泄露跟他有關的事情,這肯定也包括行蹤。”別東來一句話剛說一半,便自己聲音低下來,心情繼續煩躁。

    陳洛陽看著他,不疾不徐的說道:“首先,我確實不清楚尊夫人的行蹤下落。

    其次,我也確實不清楚令尊師的行蹤下落。

    真要泄露消息給你,可能也沒你想要的東西。

    充其量就是一些邊邊角角,需要你自己去尋找有價值的線索。”

    “但凡有一點線索,我也要找。”別東來斬釘截鐵的說道:“嫣嫣被老鬼藏到紅塵外,找到那老鬼,我便能找到嫣嫣。”

    雖然有“樹屋”那邊尊先生的承諾,但誰知道是否一定能成功?

    別東來已經失望過太多次,如今但凡有一點希望,都要把握住。

    他忽然靈機一動,眼睛驟然亮起來:“至尊只說,他告訴你的事情,你不要泄露,那他有沒有說,你們交談的內容里,你說的話,不能告訴別人?”

    陳洛陽心里給他點個贊。

    嘴上則說道:“我提的問題,或者我的回答,給你聽了去,你以此推導出家師說了什么,跟我泄露給你,有什么分別?”

    別東來此刻一點架子都沒有,雙掌合十,做懇求狀:“有,當然有,畢竟不是你說的嘛。

    我知道你這么做很為難,但拜托你,通融一下。

    對了,做人要公道,我不該白讓你幫忙。

    這樣,你幫我這一次,以后我也幫我一回,這樣如何?”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