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劍下軒轅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十萬錢
    付桓旌最近癡迷于一本讀物,就是一本笠廷軒著寫的《瓷釉浮》。

    由于最近手頭比較寬裕,醉酒后的天涯墨客付桓旌大手一揮,十萬雪花錢便灑滿了笠廷軒的院落。

    這可是一件震驚武林的大事情,引來無數文人墨客到笠廷軒的院落,一賞滿院的氣運福緣。

    如此聲勢浩大的武林盟主選舉,自然會引來舊朝朝廷的人暗中使壞。

    諸葛蕓玨,宇文云姬,夏侯云霆,上官蕓韻。這四人在云頂山莊,再次聚首,各自都發生了些許變化。

    深夜,云頂山莊議事堂內,夏侯云霆和上官蕓韻,久別重逢。

    “夏侯云霆,你的絕招,火淹四海,煉至化境了嗎?”上官蕓韻仿佛變了個人似的貼心問道。

    “呦!三年不見,當年活在云端的上官大小姐。如今怎么愿意,和我們這些泥濘下人主動搭話呢?”夏侯云霆問道。

    “人都是會變的,如今你我已然不再是三年前,那風云客棧內快意恩仇的江湖劍客了,而是江湖中的四大支柱之一。你就別再像孩童那般任性了,江湖為重!”上官蕓韻說道。

    “江湖為重!江湖為重!那我們倆的婚事,你一拖再拖,是不是耍我?”夏侯云霆輕輕的抬起上官蕓韻的下巴,壞壞的問道。

    “討厭!誰說要嫁給你?”上官蕓韻側臉嬌羞道。

    “這可是你說的,明日我就娶那吳員外的愛女。”夏侯云霆賤賤的對上官蕓韻說道。

    “你敢!你若敢娶,本姑娘就敢閹了你,讓你斷子絕孫。”上官蕓韻的脾氣立馬回到了三年前,對夏侯云霆大聲威脅道。

    “不敢!不敢!”夏侯云霆求饒道。

    這一對歡喜冤家,但凡見面,少不了打斗,二人又互相切磋劍法去了。

    自古,有人喜屋內暖意襲人,也有人喜室外冰天雪地。

    深夜,云頂山莊議事堂外,諸葛蕓玨和宇文云姬,再次在走廊里偶遇。

    “你還好嗎?”諸葛蕓玨對宇文云姬問道。

    “嗯!挺好的,你呢?”宇文云姬說道。

    “嗯!我也挺好的。”諸葛蕓玨說道。

    在門旁偷聽二人談話的夏侯云霆和上官蕓韻,見二人半天毫無進展,便很不耐煩的攜手走了出來。

    “走!蕓韻,聽他倆講話,能急死個人。我請你去吃,你最愛吃的云頂紅燒肉。”夏侯云霆說道。

    “還是不去了,吃多了,會發胖的。”上官蕓韻扭捏道。

    “不怕!你再胖,我也不會棄你不顧。”夏侯云霆把上官蕓韻樓入懷中甜甜的說道。

    二人作別了諸葛蕓玨和宇文云姬,消失在走廊盡頭。

    “上次的比武招親…………”諸葛蕓玨欲言又止道。

    “無礙,都過去三年之久了,我早已釋懷。”宇文云姬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諸葛蕓玨欣慰道。

    “別再談及我們的私事了,我們此行是來拯救,江湖于水深火熱之中的,不知你有何高見?”宇文云姬不忍再想起傷心往事,轉移話題問道。

    “一點建議而已,不能算什么高見。如果我們四人之中,有一人成為那武林盟主的話。他一定要團結武林各大門派,對那朝廷絕不能手軟,一定要反抗到底。”諸葛蕓玨說道。

    “一副武林盟主的樣子,果然你和世人眼中的諸葛蕓玨一樣,最愛權力。”宇文云姬感傷道。

    “這亂世之中,如果我不是足夠的強大,又怎能護你一生周全。”諸葛蕓玨看著身旁的宇文云姬,喃喃自語道。

    “那是自然,這江湖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們四人之中,屬我武功最高。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諸葛蕓玨說道。

    “也許你說的對,這就是命中注定。我們的錯過,也是命中注定。”宇文云姬傷心不已道。

    諸葛蕓玨無言以對,便轉身離開了。

    宇文云姬哭作淚人,她望著諸葛蕓玨遠去的背影,恨他比武招親當日,棄她不顧;悲他前輩恩仇糾纏,不能釋懷;喜他身懷絕世武功,保人萬千;愛他至今從未婚娶,玉佩伴身。

    為期三天的武林大會順利舉行,融合所有絕學的諸葛蕓玨,自創出“焚神滅天”,技壓群雄,當之無愧的接任武林盟主。

    武林各大高手在云頂山莊的大廳內,歡慶武林盟主的誕生,江湖有望。

    突然,朝廷大軍襲來,大家陷入了與大內高手的苦戰中。打斗了幾個時辰,由于對方人數眾多,武林高手不敵。諸葛蕓玨,宇文云姬,夏侯云霆和上官蕓韻,四人且打且退。

    不久,四人便被朝廷大軍團團圍住,眼前被大軍圍困,身后萬丈懸崖。四人誓死不降,雙雙跳崖明志。

    好在四人吉人自有天相,雖然都身受重傷,但一息尚存。來山上撿柴的司馬雪舞救了上官蕓韻和諸葛蕓玨,上山打獵的歐陽云溪救了宇文云姬和夏侯云霆。

    司馬雪舞住在云頂山的陽面,父親早逝,和老母靠上山撿柴相依為命。歐陽云溪住在云頂山的陰面,母親早逝,和父親打獵維持生計。

    云頂山莊一役后,江湖四大家族管事人,于江湖中消失了。舊朝朝廷皇帝任命了一個傀儡,當了新武林盟主,完全的掌管了各大江湖人士行蹤。

    四人雖一息尚存,但是都失憶了。被司馬雪舞救活的諸葛蕓玨和上官蕓韻,被司馬雪舞誤以為是夫妻。被歐陽云溪救活的夏侯云霆和宇文云姬,也被他誤以為是夫妻。

    有了兩大武林高手的幫助,司馬雪舞和歐陽云溪的撿柴和打獵,變成了相當簡單的事。

    就這樣,失憶的四人,被云頂山的陰陽面隔開了。錯位的愛情,讓他們感到身邊人好陌生。司馬雪舞的母親告誡她,山的背面都是食人的妖怪,讓她有生之年千萬別去。歐陽云溪的父親也這樣告誡著他,讓他莫做傻事。

    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司馬雪舞和歐陽云溪,當然是把他們二老的話拋諸腦后了。

    一天,歐陽云溪打獵途中,追趕一只野豬,跑到了山的陽面。看到一個撿柴的姑娘,長得甚是美麗,心里喜歡的不得了。

    二人放下手里的東西,交談了起來,彼此都產生了好感。最后,二人約定以后天天,到此聊天談心。久而久之,二人便分不開了,便在二人父母的見證下拜堂成親了。

    昔日江湖中的四大家族管事人,第三次聚首,有點尷尬,各自牽手的都是對方的摯愛。一對新人,在大家的祝福聲中,進入了洞房。

    傍晚時分,四人在山邊,望著晚霞,交談了起來。

    “我聽說你們也是從山上墜落,被他們救下的,是嗎?”諸葛蕓玨問道。

    “是的,你們也是嗎?如果真是的話,我們極有可能認識彼此呢!”夏侯云霆握著宇文云姬的手回答道。

    “認識就認識吧!我現在很幸福,過去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只在乎現在。”上官蕓韻偎依在諸葛蕓玨懷里幸福的說道。

    “過去的事情,還是記得為好,我們是被別人推落山崖的,必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宇文云姬掙脫夏侯云霆的手說道。

    “說的也對,我們還是盡快恢復記憶為好。”諸葛蕓玨推開依偎在他的懷里的上官蕓韻說道。

    經常的見面,讓諸葛蕓玨和宇文云姬,似曾相識的感覺越來越重。

    朝廷對昔日四大家族管事人的離奇失蹤,一直都沒有停止搜尋。他們不在云頂山四周搜尋到,四大家族管事人的尸首,誓不罷休。

    一日,四人在云頂山上散步游玩,突遇大批朝廷士兵。朝廷大軍一看,是昔日四大家族管事人,不由分說,大軍便殺了過去。

    幸好四人武功仍在,這些蝦兵蟹將自是不用放在心上。朝廷大軍不久便被擊垮,四下逃竄。

    朝廷大軍被昔日四大家族管事人,打得潰不成軍。這件事傳到了舊朝皇帝耳中,他便派出全部大內高手,前往云頂山,勢要鏟除昔日四大家族的管事人。

    雙拳難敵四手的昔日四大家族管事人,被近百名大內高手擊落水中,重傷在身的四人,在水中沉落。

    擊落水面,巨大的沖擊,使得四人恢復了記憶,睜開雙眼,運用內力從水中飛身而出。

    四人合力,將大內高手全部殺死。四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地盤,重整勢力,江湖四分天下的格局,再次重現。至于那個舊朝皇帝任命的傀儡武林盟主,自然被新任武林盟主諸葛蕓玨,一掌劈死了。

    再次聚首的四人,看到這破敗的江湖,已無心兒女情長,一心想要再現江湖曾經的輝煌。

    歷經三年的修整和反抗,江湖從朝廷的絕對控制中得以掙脫。四大家族管事人的壯舉,被各大江湖人士爭相傳頌。

    入夜,風云客棧內。

    都三十多歲的四人再次重聚風云客棧,喬裝打扮后的四人,自然沒有被江湖中人認出。

    夏侯云霆率先發問,打破了四人的尷尬。

    “上官大小姐,都三十多歲的人了,怎么看著還是十六歲,我與你風云客棧初遇時的模樣?想必是用了不少名貴胭脂吧?”夏侯云霆問道。

    “云霆少俠,你這眼角紋路。在我看來,快趕上那六旬老人了。”上官蕓韻取笑道。

    “什么?六旬老人?不可能!我看看,我看看。”夏侯云霆說道。

    談話間,夏侯云霆驚恐萬分的搜尋著包裹內銅鏡,照看著自己的眼角部位。

    “哼!哪有什么眼角紋路?讓你瞎說!”夏侯云霆輕輕捏了下上官蕓韻的臉龐說道。

    “我說有就有,你說有沒有?”上官蕓韻淺笑問道。

    話音未落,上官蕓韻就追趕著夏侯云霆,她也要捏一下他的臉龐。

    “有,你說有就有。我說大小姐,你別再讓我等了。我們都已年紀不小了,今年你就與我拜堂成親吧!”夏侯云霆說道。

    說罷!夏侯云霆雙手抱起,正在追趕著他的上官蕓韻,并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那就看你表現嘍!”上官蕓韻伸手暗示道。

    上官蕓韻伸出右手,暗示夏侯云霆攙扶著她,出去購買名貴首飾和胭脂水粉。

    “女王大人,臣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請相信我,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夏侯云霆牽著上官蕓韻的纖纖玉手,作別諸葛蕓玨和宇文云姬說道。

    夏侯云霆和上官蕓韻,這對歡喜冤家,有情人終成眷屬。可是,諸葛蕓玨和宇文云姬,這對癡男怨女的情愛之路,依然不太明朗。

    風云客棧內,諸葛蕓玨與宇文云姬,找了一個比較僻靜的酒桌,對坐了下來。

    “你還好嗎?”諸葛蕓玨問道。

    “嗯!挺好的。”宇文云姬說道。

    “那就好。”諸葛蕓玨說道。

    “你呢?”宇文云姬問道。

    “我?我也挺好的。”諸葛蕓玨說道。

    “那,你夫人也挺好的吧?”宇文云姬問道。

    “夫人?自從遇見了你,我哪還會娶他人為妻。”諸葛蕓玨說道。

    “怪我嘍!我又沒拿著刀,架在你的脖子上,逼著你,讓你不娶夫人。”宇文云姬心里樂開了花說道。

    “不怪你!只怪你我父輩,那幾十年的恩怨情仇,讓我們有緣無份。”諸葛蕓玨握緊手中玉佩掩淚作別宇文云姬說道。

    “別走!別走!我們還有幾個十年?我怕我會,等不到你的回頭。”宇文云姬心痛不已,望著那遠去的,諸葛蕓玨背影哭喊道。

    諸葛蕓玨深知,是自己的父親搶走了她宇文云姬的娘親,并讓她的父親身患重病,不久便永遠的離開了人世。是他的父親,讓她痛失至親。自己的父親是一個如此可惡的人,自己身為他的兒子。他不應再靠近她一步,傷害她分毫。

    “為何不娶我?”哭作淚人的宇文云姬,握緊手中的玉佩問道。

    風云客棧一別,五年又過去了,昔日江湖四大家族的管事人,都已四十余歲了。

    夏侯云霆和上官蕓韻結婚生子,新江湖四大家族的管事人已經有了倆了。諸葛蕓玨和宇文云姬,二人還是你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夜夜思君不見君,共飲一江水。二人彼此深愛著對方,卻因為彼此父母的那些恩怨情仇,而無法在一起生活。

    “蕓玨兄弟,還沒想明白呢?都四十歲了,你還想要再想個十年不成?”夏侯云霆看著發呆的諸葛蕓玨問道。

    “沒,想明白了,這輩子就這樣吧!下輩子我定不負她情深一片。”諸葛蕓玨頗感無奈的說道。

    “這樣也好,那就把她給忘了,趕快娶一個老婆,新四大家族管事人,兄弟我生了倆,剩下的就看你和宇文云姬了。哦!不對。”夏侯云霆一臉尷尬道。

    “沒事,我都忘了,我會努力的。”諸葛蕓玨說道。

    “啟稟盟主!邊關告急,外敵屢屢侵擾我朝邊境,如今他們竟在我朝國土上,打家劫舍,實在不能再容忍他們的胡作非為了,盟主!。”一名江湖中德高望重的老者說道。

    “對!勸說不聽,就打他們,打到他們心服口服為止!”上官蕓韻怒不可遏道。

    “夫人說的極是!我們四大家族管事人,帶領江湖中人打過去吧!我們昔日江湖四大家族管事人,好久沒聚首一處了,我都有點想我那宇文云姬妹妹了。”夏侯云霆大聲建言道。

    諸葛蕓玨面露難色,似乎又被夏侯云霆戳中心中痛處。

    上官蕓韻給夏侯云霆使了個眼色,他夫婦二人便作別了武林盟主諸葛蕓玨。

    舊朝邊關的戰事,越發不受控制。昔日四大家族的管事人帶領江湖中人,及時趕至邊關,暫時控制了邊境戰亂。

    外敵首領提出聯姻,愿嫁首領長女南宮玥貍與那江湖中的武林盟主諸葛蕓玨,換來雙方邊關未來百年的和平共處。

    礙于江湖中人齊聲贊同,武林盟主諸葛蕓玨勉強答應了這門婚事。

    深夜,舊朝邊關城墻高處,冰天雪地。

    夏侯云霆手握極品美酒,他要前去找他那一輩子的兄弟諸葛蕓玨談心。

    “真的忘了她了嗎?”夏侯云霆飲酒問道。

    “忘了,當然忘了。不然我怎會答應外敵首領,迎娶他的愛女南宮玥貍呢?”諸葛蕓玨反問道。

    “你跟我急什么啊?我就是問問,我擔心你是礙于江湖中人的壓力。如果你是真的忘了,那當然是最好不過了。”夏侯云霆頗感欣慰的說道。

    深夜,舊朝邊關議事堂屋內,暖意襲人。

    上官蕓韻手握極品美酒,她也要前去找她那一輩子的朋友宇文云姬交心。

    “忘了他了嗎?”上官蕓韻飲酒問道。

    “該忘了,他明天便要迎娶,那驚為天人的南宮玥貍了。”宇文云姬心碎不已的說道。

    “不!這不是我認識的云姬妹子,會說出口的話。回想一下我們四人的初遇,你們是如此的愛著對方。可是現如今呢!他糾纏于上一輩人的恩怨情仇,無法釋懷。你卻在他的身后,苦苦等他轉身回頭。你們二人,一個以為對方不會走,一個以為對方會挽留。你們如此這般殘忍的,折磨著對方不累嗎?我一個局外人,看著都好累。”上官蕓韻勸解道。

    “我做了一切我力所能及的,如果我們還是錯過,那就和他常說的那樣吧!我們這是命中注定,我們注定有緣無份。”宇文云姬頗感委屈的哭喊道。

    “不!因心有不愿,故逆天改命。那才是我認識的云姬妹子,現在的你,不是!不是!”上官蕓韻痛飲壺中美酒,將酒壺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撕心裂肺的叫喊道。

    “呵!逆天改命?別說笑了,你我都是凡夫俗子,我們做不到的。”宇文云姬生無可戀的說道。

    “我們,真的,做不到嗎?”醉酒的上官蕓韻走到門口處,回頭對酒桌上已經哭作淚人的宇文云姬問道。

    次日,聯姻婚禮如期舉行,賓客滿座。

    諸葛蕓玨衣著紅妝,宇文云姬卻沒有來。他望著手中他們初遇時,彼此沒來得及互相換回的玉佩,回憶著過去有關于她的一切。他淚如泉涌,他不愿再想起過去的種種,那會讓他生不如死。

    世人皆言,男兒有淚不輕彈!他們忘卻了,只因那男兒未到傷心處。

    午時,諸葛蕓玨房間內,暖意襲人。

    聽夫人上官蕓韻說,今天他夏侯云霆的兄弟,諸葛蕓玨格外俊美。他便手握極品美酒,前來一探究竟。

    “呦!這么開心啊!都喜極而泣了。”夏侯云霆飲酒淺笑道。

    “沒,她來了嗎?”諸葛蕓玨擦拭掉眼角的淚水問道。

    “沒,估計她回去了吧!別想那么多了,估計她也想開了吧!聽兄弟我一句勸,你就在此好好的,等待迎娶那驚為天人的南宮玥貍吧!兄弟我那剩下的兩個,新四大家族管事人,可就靠你和我那鑰貍妹妹了。”夏侯云霆拍了拍諸葛蕓玨的肩膀,勸他想開點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諸葛蕓玨欣慰道。

    “你,真的,沒事嗎?”夏侯云霆行至門口處回頭問道。

    “沒事”諸葛蕓玨無力的說道。

    午時,舊朝邊關城墻高處,冰天雪地。

    從夫君夏侯云霆口中得知,今天她上官蕓韻的朋友宇文云姬失魂落魄。她便手握極品美酒,前去安慰一二。

    “真的不去看看他嗎?我聽他的貼身丫鬟說,他今天衣著紅妝,格外俊美。”上官蕓韻飲酒淺笑道。

    “不了,你自己去看看吧!我想自己一個人靜一靜。”宇文云姬有氣無力的說道。

    “那好吧!我去了,你要是想開了,就去看看他吧!他的紅妝,我一直以為,他只會為你一人而穿起呢!”上官蕓韻行至門口處回頭說道。

    “知道了”宇文云姬仿佛整顆心被撕裂般無力的說道。

    宇文云姬眼中的淚水,就在上官蕓韻轉身離開的那一刻,她終于控制不住了。她哭了,哭的是那么的絕望,那么的無所顧忌。她不愿,他迎娶他人。可是她又疑惑,如果他是真心愿意迎娶他人呢?她不愿承認,那是真的。因為她清楚的記得,他對自己說過,他自從見過自己后,此生便不會再迎娶他人了。

    “吉時已到!”

    隨著舊朝媒婆的這一句大聲喊叫,一對新人在兩國眾人艷羨不已的目光下,互相攙扶著跪下,要進行舊朝的拜堂成親儀式。

    “一拜天地!”

    她沒來,他失望的,跪拜著。

    “二拜高堂!”

    她沒來,他絕望的,跪拜著。

    “夫妻對拜!”

    “我反對這門親事!”宇文云姬出現在眾人面前,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她來了,他渾身充滿希望的,站起身來。

    諸葛蕓玨用盡他全身的氣力,去擁抱著宇文云姬。他怕,他怕她再次離他而去,不再回來。

    “快放開我!我快被你抱死了,松開我,讓我喘口氣。”宇文云姬頗感喘不上氣的說道。

    “我不,我偏不,我要一直緊緊的擁抱著你。那樣的話,你才不會離開我。我想明白了,我不會再理會上輩人的恩怨情仇了,我只要你。對我而言,只有你,才是我此生不可或缺的。”諸葛蕓玨釋然道。

    說罷!諸葛蕓玨把宇文云姬擁抱的更加用力了,他生怕自己一松手,便會永遠的錯過,他的一生所愛。

    “好!好!好!我答應你,我再也不離開你了。”宇文云姬像哄孩童入睡般的,撫摸著諸葛蕓玨的頭發說道。

    “來!首領大人,我們好好的聊一聊!顯而易見,他倆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如果您逼迫他迎娶你的愛女南宮鑰貍,那您的愛女南宮鑰貍,是不會擁有幸福的。”夏侯云霆對外敵首領勸解道。

    “不行!不嫁給他,嫁給你?”首領問道。

    “您看行,那就行吧!我反正無所謂的。”夏侯云霆心里樂開了花應允道。

    “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讓老娘我聽聽!”上官蕓韻擰著夏侯云霆的耳朵呵斥道。

    “沒,我沒說什么,我什么也沒說。是不是啊?首領大人?”夏侯云霆給外敵首領使了個眼色,哀求他救命道。

    “也罷!有情人終成眷屬,實屬不易啊!”外敵首領同意了諸葛蕓玨的退婚說道。

    這邊一對歡喜冤家,夏侯云霆和上官蕓韻。二人手握極品美酒,來到外敵首領面前,對其拼命敬酒。二人想把他灌醉,把他盡快送回邊關外。二人生怕他突然反悔,不愿成全諸葛蕓玨和宇文云姬,這一對神仙眷侶。

    那邊一雙癡男怨女,諸葛蕓玨與宇文云姬。二人看酒桌上的夏侯云霆和上官蕓韻,正在拼命的灌著外敵首領喝酒,便大笑了起來。二人不喜吵鬧之所,便攜手走到屋外的走廊內。

    “你不是走了嗎?”諸葛蕓玨問道。

    “你在這兒,我還能往哪兒走呢!”宇文云姬說道。

    “可我們都老大不小了,你還愿意嫁給我這個糟老頭子嗎?”諸葛蕓玨問道。

    “愿意!當然愿意!我還怕,我這個老女人,你不愿意要了呢?”宇文云姬說道。

    “要,你再老,我也要。”諸葛蕓玨一把抱緊宇文云姬入懷說道。

    “看著他倆這樣,真好。二人情愛之路,雖磕磕絆絆半生,所幸最終沒有錯過彼此,實屬不易啊!”上官蕓韻飲酒感嘆道。

    “別呀!我們夫婦倆的壓力可就大了,新四大家族的管事人,剩下的兩個,還得靠我們夫婦倆。”夏侯云霆叫苦不迭道。

    “跟你說!老娘是不生了,要生,你自己生去吧!”上官蕓韻痛飲美酒怒斥道。

    “好好好,不生了,不生了。夫人你少喝點,你都喝醉了。”夏侯云霆勸說道。

    “胡說八道!老娘怎么可能會喝醉,拿酒來,我還能喝…………”上官蕓韻醉倒在酒桌上說道。

    曲終人散,盛筵難再!

    夏侯云霆看著空無一人的筵席,便背起醉倒的上官蕓韻,回房入睡去了。

    夏侯云霆剛出房門,發現天空飄起了雪花,便放下上官蕓韻,為其披上了自己的外衣。

    在夏侯云霆背著上官蕓韻回房的路上,他想起了二人風云客棧針鋒相對的初遇;想起了二人比武招親身體接觸的相知;想起了二人花前月下把酒言歡的相愛。他堅信,二人以后還會有數不盡的甜美回憶。待有朝一日,二人老去,可以用余生慢慢的去回味。

    “霆霆!人家不冷,人家不要你的外衣,人家怕你會冷。”夏侯云霆背上的上官蕓韻閉著眼睛說道。

    “韻韻!霆霆不冷,韻韻不冷,霆霆就不會覺得冷了。”夏侯云霆側臉對背上熟睡著的上官蕓韻說道。

    不久后,諸葛蕓玨和宇文云姬,二人拜堂成親了。

    這舊朝江湖的四分天下,如今成了他諸葛蕓玨和夏侯云霆的平分天下,江湖也迎來了久違的風平浪靜。

    五十余歲的舊朝昔日江湖四大家族管事人,再次聚首風云客棧,客棧掌柜慕容奎煞,老的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但是當他看到曾經熟識的四人,還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在風云客棧掌柜慕容奎煞的眼中:

    曾經的上官大小姐,不再趾高氣昂,變成了一個賢妻良母,專心照顧一雙兒女的一切。

    曾經心懷天下,要成為江湖至尊的夏侯云霆,不再貪圖那無上的權力,安心做一個慈夫惠父。他不再關心那些江湖排名,讓那江湖中的一切都自然發生,甘心做一個世俗之人。

    曾經終日活在上輩人陰影里的諸葛蕓玨,不再糾纏上輩人的一切得失。他走出了陰影,和宇文云姬一起,遠離江湖,寄情于山水,瀟灑一生。

    曾經江湖第一美人的宇文云姬,不再在乎她那驚為天人的容顏,一心守在她最愛的人諸葛蕓玨身邊,與其舉案齊眉。

    四位花甲老人,坐在酒桌之上,不再是昔日那快意恩仇的江湖劍客,也不再是昔日那叱咤風云的家族管事。四人也沒有像昔日那般,好酒好菜,擺滿酒桌。而是一壺茶,四人品,品那各自人生最大的幸事。

    夏侯云霆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知足常樂的心態。

    上官蕓韻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眾生平等的自知。

    諸葛蕓玨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豁然開朗的釋懷。

    宇文云姬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矢志不渝的堅守。

    很多年后,七十五歲的諸葛蕓玨,正在逗著自己的孫子玩耍。他身邊的一生所愛宇文云姬,由于太累了,便躺在了椅子上,滿臉幸福的熟睡著。

    看著眼前的愛人,諸葛蕓玨的思緒,在回憶的長河中漂泊著。他滿眼看到的都是二人的甜美回憶,是二人風云客棧初遇時的青澀懵懂,是二人比武招親相知時的情投意合,是二人云頂山莊相愛時的情意綿綿,是二人邊關守城相守時的緣定三生。這一切的一切,感覺就在昨日,是那么的清晰可見。

    諸葛蕓玨還記得,當初風云客棧內,他看到宇文云姬的第一眼,便無法將目光從她的身上移開了。

    “蕓玨,為什么一直看著我啊?”宇文云姬睡醒了,看著一直盯著她的諸葛蕓玨問道。

    “因為你是我此生最愛的人啊!”諸葛蕓玨握緊宇文云姬的手說道。

    “何以見得?”宇文云姬問道。

    “回顧過往的一切,我們的情,緣起于你的那場比武招親。我贏了比武招親,卻沒有娶你。我們的交談并不算多,但是你問我的每一句話,我一直都銘記在心。”諸葛蕓玨說道。

    “我問的那些話?你又準備如何答我呢?”宇文云姬問道。

    “當初,你問我,為何救你?我答你,是因為風云客棧,我已經深深的愛上了你,無法自拔,救你便成了我本能的反應;當初,你問我,為何不娶你?我答你,是因為你是如此的完美,我自知配不上你。而且你我父親是死敵,我們在一起無望,我便不再奢望;當初,你對我說,你反對這門親事!我答你,我定生死不離,與你攜手共度余生。無論天下如何動蕩,我定護你周全,共度幸福余年。”諸葛蕓玨說道。

    “你后悔嗎?”宇文云姬問道。

    “無悔此生!眼看著我們的生命,快要走到了盡頭,那你又后悔過嗎?”諸葛蕓玨左手中握緊當初風云客棧,與宇文云姬拿錯的玉佩反問道。

    “我自不悔風云客棧與你相遇,不悔云頂山莊與你相知,不悔邊關守城與你相守一生。”宇文云姬右手中握緊當初風云客棧,與諸葛蕓玨拿錯的玉佩回道。

    很多年后,一雙壁人,在兩對耄耋之年的老人注目下,喜結連理。

    屬于舊朝江湖四大家族管事人的日子,都過去了,屬于他們后代的日子才剛開始。

    依舊是那個風云客棧,依舊是客棧掌柜的那一句“客官您,里邊請!”……………………

    劍出鞘,恩怨了,誰笑?

    風云客棧,風似刀,驟雨落,宿命敲。

    任武林,誰領風騷,我卻只,為你折腰。

    “好!精彩!精彩!”風云客棧的眾客官拍手稱快大喊道。

    背身而坐的付桓旌和夢穎薔,各自飲完杯中茶水,便背身各自回房了。

    回房中的二人,發覺這幻界奧登城,實在太過無趣,便決定下一站的游玩地點——遮瑕城。

    幻界五方國界的鰥王爺夢返年屬地遮瑕城,崇尚武力,武將無數。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