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穹天女帝 > 第187章 望塵塔
    眾人大汗淋淋,眼見骨鴉離去,盡皆暗中舒了口氣。

    這場戰斗可說是最為兇險,盡管大家拼盡全力,術法強盛,可奈不住骨鴉如潮水般的攻擊,除了三位筑基修士,其他弟子幾乎全部掛彩,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一些傷害。

    在三位師長的保護下,眾人趕緊盤膝而坐,紛紛取出藥膏涂抹傷口,嚴重的還取出丹藥吞下,迅速調息恢復起來,以便應對后面的更多危機。

    葉秋鴻和陽繼成只是受到一些皮肉小傷,取出藥粉隨便處理包扎了一下,便也坐下調息起來,剛才兩人為保護無痕不受傷害,可說是竭盡全力,元力消耗太大,需要好好調息才行。

    他倆哪里知道無痕之所以毫發無損,其實是并未受到骨鴉攻擊,否則憑他兩人保護再周全,也總有漏網之魚,無痕豈能安然無恙?

    其實無痕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先前鐵盾牛未曾攻擊她,是因為她懂得獸語,長嘯聲中向鐵盾牛傳遞了一些信息,令鐵盾牛錯以為無痕也是同類,故而未曾對她發動攻擊。

    但這些骨鴉無痕還未來得及向它們傳遞信息,便已經發現情形有異,這些骨鴉似乎對她有些忌諱,有意無意間都會盡量躲她遠一些,似乎她身上有著某種東西,或者是某種氣息,令它們非常害怕。

    但不管怎么說,無痕并未受到骨鴉攻擊卻是事實。

    因此,現場除了三位筑基道人,便只有她一人還安然無恙地站在原地,不免引起了三位道人的注意,不過他們想到無痕修為低微,應該是葉秋鴻與師弟兩人保護周全才未受傷,倒也未曾多想其他。

    一個時辰之后,眾人陸續起身,傷勢基本恢復得七七八八,無甚大礙。

    于是三派弟子重新整隊,迅速穿過小樹林,來到一片沼澤地。

    在這片沼澤地里,眾人受到了無數頭二、三級魔獸蠱冰龍的群起而攻,又是一場激烈的廝殺,當眾人離開時,又有兩名弟子大意被蠱冰龍拖入沼澤,尸骨無存。

    接著,眾人一路拼殺硬闖,分別受到了各種魔獸的伏擊和圍攻,有夜坤虎、火目熊、赤星蛇、熾焰狼等等,每種魔獸都有一些三級頂尖甚至四級魔獸領頭,實力不容小覷。

    經過大大小小無數次生死戰斗,眾人終于來到獸獄界的盡頭。

    此時的三派弟子,竟然分別只剩下了十數人!

    三派浩浩蕩蕩趕來伏魔森林,原本是一批有著六十余人的強盛隊伍,雖然在藥神谷拼殺中死去十人,但進入獸獄界的也有五十余人,如今回頭再看,各派子弟竟然在這一路損失了二十多名精英弟子,剩下的也無不精疲力竭,傷痕累累。

    三派損失這般慘重,令人意外的同時,更令三位筑基修士心痛懊惱不止。

    他們根本沒有懷疑過,其實這一切,都是無痕利用金鳳針巧施暗手,再加上魂力的無形配合,借助魔獸之手,輕輕松松便收去了二十條人命,為藥神谷無辜喪命的子民們報仇解恨。

    她的魂魄自從晉級后,魂力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可以憑空產生大力,移動一塊巨石,無痕就是利用這種無影無形的魂力,悄悄偷襲戰斗中的弟子,冷不防推他一把,或用魂力束縛他的手腳,使對方戰斗中動作出現偏差或變得沉重遲緩,魔獸便可趁虛而入,瞬間取走他的性命。

    當然,無痕驅使金鳳針時,出手非常小心謹慎,連身邊的葉秋鴻和陽繼成都沒有發現異常,何況是更遠的其他三派弟子。

    而魂力無影無形,想要發覺更不可能。

    即使三位道人修為高深,也未曾有所察覺,實在是無痕修為太過低微,低微到引不起別人的注意,因此才能這般輕易得手。

    無痕冷冷瞧著剩余的這三十余人,修為最低的化元初期和中期已經被她幾乎全部暗算,剩下來的除了方子安,全都是化元高期和化元巔峰,看來要報盡血仇,將余下來的這些修士全部留在此地,只能借助終極殺招,“囚靈淵“的那位鳳主啦。

    說起這方子安,原本無痕也打算借助魔獸將他殺死,但他總是時時刻刻關注著無痕,似乎擔心無痕受傷,因此靠得也近,無痕總是找不到合適的機會悄悄施針,否則哪能留他一命。

    雖然無痕也悄悄用魂力束縛過他的手腳,但可惜魔獸不給力,竟然沒有取走他的性命,只是令他受傷而已,真是可惜。

    玄焱道人司空雨鐵青著臉走到無痕面前,冷冷盯著無痕,一股無形的靈壓瞬間籠罩下來。

    無痕雖有著化元期的魂魄和靈識,但也受不了筑基修士的靈壓,頓時蹬蹬蹬倒退數步,勉強站穩身形,臉色蒼白如紙。

    這還是司空雨手下留情,只想給無痕一個震攝,否則她早已站立不穩,受傷不起了。

    葉秋鴻大驚,急忙上前攔在無痕身前,沉聲道:“前輩這是何故!你堂堂一名筑基前輩,用靈壓傷害一名凝氣小修,傳出去可不好聽!“

    玄焱道人司空雨瞟了葉秋鴻一眼,盯著無痕哼道:“小丫頭!你若敢玩什么花樣!本座不用出手便可取你性命!“

    無痕深深喘了幾口氣,臉色漸漸恢復正常,輕笑道:“在閣下面前,我還能玩什么花樣?我早說過這里兇險無比,損失一些弟子在所難免,若是丹宗遺跡這么好闖,千萬年還能等到各位來此,怕是早被他人得手了。“

    鐵翼道人和劍心道人也陰沉著臉走了過來,原本心中也是積滿怨氣,不過聽無痕說得很有道理,頓時暗暗點頭,反勸司空雨休要輕舉妄動,現在傷害無痕等于跟自己過不去。

    司空雨只是想嚇唬一下無痕而已,自然也知道現在傷害無痕并無好處,因此冷冷道:“小丫頭,現在我們怎么走?“

    無痕抬眼四顧,很快便發現在不遠處,正是夕暉長老提到的那座望塵塔!

    這座高塔跟煉獄塔不同,整體小了一圈,呈五角邊型,上面爬滿了斑斑銹跡,四面塔窗隱隱透射出萬道紫光,直沖天空,顯得古樸而又神秘。

    無痕伸手指道:“那面發著紫光的高塔,叫做望塵塔,進入望塵塔就是鎮壓妖魔的囚靈淵,那里面到底藏有何種秘密,我藥神谷幾千年來都未曾探尋過,但肯定跟丹宗有關,這也是世間唯一的一處跟丹宗有關的線索。“

    囚靈淵!

    玄焱、鐵翼和劍心三位道人瞅著眼前這座神秘高塔,不禁暗暗皺眉,心生坎坷。

    雖然無痕早就事先聲明,這里就是鎮壓妖魔之處,但確實也是丹宗唯一的線索,不進去看看,實在不甘,不過事到臨頭,竟又有些遲疑起來。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