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道長青 > 第一百九十八章殺人兇手
    楊金鵬之所以能在浣水宗脫穎而出,筑基成功,也是因為父親傳下的六種靈酒配方。

    他當時已經快成年,眼光超過了自己的祖父,雖然沒能說服祖父,將父親留下來。

    但是此后還是將這六種靈酒配方交給了浣水宗,浣水宗的修士眼光當然不錯,馬上看出了靈酒配方的價值。

    這六種靈酒配方,已經相當于六種低階靈丹,就是對浣水宗這個大宗門,也是非常有幫助的。

    利用這個功勞,楊金鵬加入浣水宗,還獲得了一筆很大的善功,再加上自己的努力,終于在四十來歲就筑基成功。

    他筑基之后,等修為稍微穩固一些,就出來尋找自己的父親楊問天,希望將他帶回浣水宗,繼續研究靈酒釀造的技術。

    楊問天的才華是開創性的,到現在為止,張家的靈酒雖然推陳出新,張志玄也發明了兩種靈酒的藥方。但是最關鍵的酒曲制造技術,還是楊問天留下來的老配方。

    這幾十年中,雖然張家已經有了專門學習靈酒釀造的修士,但是他們的聰明才智還是比不上楊問天。

    這些學習釀酒的修士,思維上跳不出楊問天認知的藩籬,只能亦步亦趨的跟在楊問天的后面,雖然幾十年努力,并沒有發明一種新的酒曲。

    釀造靈酒的技術,根基上還是楊問天留下的一套東西。

    楊金鵬在虞國找了三年之久,也沒有找到父親的一絲音訊。依靠著少年時與父親交談的一點兒記憶,楊金鵬無意間來到臺城郡,在西河坊市外打聽到張家販賣靈酒的信息。

    靠著這一絲線索,他直接來找張志玄,從張志玄這里,才得到了一點父親當年的音訊。

    楊金鵬已經筑基,經驗比當年的楊問天強不少,他這一問,馬上就問到了點子上。

    楊問天是窮的什么都沒有的散修,修為又不高,一般的修士,根本不會打他的主意。他雖然經驗不足,但也不是傻瓜,也知道財不露白,不會隨便將手中的靈石泄露給外人。

    只有他交情不錯的熟人,才有可能從楊問天平日的修煉中發現他的經濟狀況,才會算計謀害他性命。

    張志玄仔細想了,猛然發現楊問天在臺城郡還是有一個好友,正是介紹來張家百草軒的云惠松。

    云惠松算是臺城郡散修的高手,修為已經練氣九層,此人喜歡廣交朋友,在臺城郡的散修中人緣很好。

    正是因為云惠松的介紹,楊問天才來到張家購買金芽丹,雙方深談之下,才達成了靈酒配方的交易。

    云惠松是張家的老客戶,與張志玄也打過幾次交道,張志玄怎么也想不到,這個外表年老忠厚、喜歡提攜后輩的修士,內心竟然如此惡毒。

    雖然沒有證據,但是按照張志玄的經驗,幕后暗算楊問天的黑手,十之就是云惠松。

    云惠松雖然是熟人,但是張志玄也不會替這個陰險小人隱瞞,馬上就將這一情況告訴了楊金鵬。

    聽到這一線索,楊金鵬拱了拱手,迅速離開了天臺峰,去尋找云惠松。

    云惠松在散修中混得不錯,已經在西河坊不遠處培育了二階中品的靈脈,作為一個散修,能做到這一點已經說明積攢下不小的財富。

    可惜面對筑基期修士上門尋仇,云惠松的掙扎毫無用處,在楊金鵬使用三階問神符之后,云惠松根本不能隱瞞,將當年之事馬上交代的清清楚楚。

    楊問天當年在百草軒中沒有買到金芽丹,為了加快修煉進度,他只好從吳家的店鋪中購買了價格更高的行氣丹。

    沒想到他服用行氣丹煉化靈氣的情況被云惠松發現,楊問天這種窮困潦倒的散修,怎么可能有靈石購買價格不菲的靈丹修煉,這種異常旋即引起云惠松的懷疑。

    貪心一起,云惠松當即決定動手,將楊問天馬上擒住。

    楊問天為了避免泄露靈酒配方的秘密,當場就逆轉靈氣,沖斷心脈自盡了。

    意外發了一筆橫財,云惠松當時也有些擔心惹出大麻煩。

    他知道楊問天來自浣水宗下面的小家族,根本沒有力量來臺城郡尋仇,漸漸的失去了警惕之心。

    沒想到三十年之后,最終還是善惡到頭終有報,楊問天的兒子親自前來尋仇。不僅云惠松死于非命,就連他的妻兒子女、徒子徒孫等人,也全被報仇心切的楊金鵬斬殺干凈。

    為父親報了大仇,楊金鵬又一次來到天臺峰,感激張志玄提供的幫助。

    為了報答張志玄提供線索,他還將父親當年留給他的釀酒筆記送到了張志玄手中。

    這幾本厚厚的筆記中,記錄了楊問天當年發明釀造靈酒技術的不少思路,這些思路,無疑對張家的釀酒技術有很大的幫助。

    隨著這些年靈田增加不少,靈米產量大增,張家的靈酒也產量大增,最近這些年,已經遠銷黑山、青玄等地,每一年都能賺取超過二百靈石的收入。

    對張家來說,釀造靈酒已經成了家族支柱產業,當年張志玄花了三百靈石購買的配方,三十年中已經帶給家族超過十倍的利潤。

    張志玄當年的這一筆投資,毫無疑問是家族這些年最有眼光的一筆投資。

    云惠松身死,他培育的靈脈空了出來,為了爭奪這座靈脈,臺城郡的散修肯定會陷入爭斗。不過這種事情還要吳像幀操心,畢竟現在吳家掌控臺城郡大局,他們有責任維持臺城郡大體上的穩定。

    送走了楊金鵬,張志玄馬上又陷入忙碌之中。

    因為族長不在,家族攤子越拉越大,族中修士人員不足,需要張志玄操心的事越來越多。

    張志玄是一心苦修的修士,但是這些雜務又不能不管,族長不在,他不插手就沒有人能做主。

    最近這些天,張志玄已經準備抽調張思陽去黑山百寶閣,將十九叔張孟凌抽調回山門,讓他管理家族的雜務。

    十九叔當了四十年長老,在家族中的威信很高,有他在山上,就能減輕不少張志玄的負擔,讓他有更多的時間投入修煉中。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