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王爺歸來:妃你不可 > 第160章 姐妹對弈
    “大家都到了嗎?看來是我來晚了。”這時木仁威過來了。大家連忙站起來。

    木仁威坐下來后,說道“好了,大家都坐吧!”

    等大家都坐好后他才繼續道“其實也沒什么事,主要還是好些日子沒有一家人一起用膳了。所以才會叫大家出來一起用膳。順便說一下后日進宮之事。”

    “進宮?老爺,為何又要進宮?”何氏一副驚訝的問。好似真的不知情一般。

    “是這樣,北盈國的皇子和公主都來到宮里。而且他們透露有要和親之意。兩國和親不只是公主和皇子有義務,朝中各大官員的子女一樣有這項義務。所以皇上特命朝中各大官員的子女都要進宮參加接待北盈使者的宮宴。”

    原來如此!

    大家仿若都頓悟一般點了點頭。

    木槿研聞言更是面露喜色,和親?如果她被北盈的皇子看上了。那她不就是皇子妃了嗎?

    木槿研頓時一陣激動。

    雖然她更喜歡冷王,可是她也有自知之明。以她的身份和相貌要想博得冷王關注實在太難了。

    所以她不會死板的只追求一個目標。

    北盈國的皇子妃聽起來似乎也不錯。

    見大家面色各異,木仁威還想說點什么,剛好下人過來上菜。他便頓了下。

    “爹爹說的沒錯,維護國家和平是每個人的義務。皇上需要我們怎么做,我們都會配合的。”木槿汐笑道。

    木仁威滿意的對她點了點頭。

    不過一想到萬一睿王看上他家汐兒怎么辦?要是讓汐兒嫁到北盈他是一百個不愿意。

    他鄒了鄒眉,似乎有所擔心。

    木槿研聽到木槿汐這樣說,以為她也想勾搭北盈的皇子。不禁對木槿柔沒了好臉色。好似木槿汐要和她搶什么東西一樣。

    “好了,大家吃飯吧!”木仁威一發聲,大家也不敢再多說。都安安靜靜用膳。

    食不言寢不語。

    這一頓飯吃的很順利,期間也沒有發生什么特別的事。

    吃完飯等木仁威離開后,木槿汐也準備跟著木槿天離開。

    這時木槿柔叫住了她,“大姐,你是不是忘了答應我要去我那里了?”

    木槿汐頓下腳步,木槿天也跟著停了下來。他望著她,說道“汐兒,不可。”

    木槿天非常不放心木槿汐和木槿柔有所接觸。

    “大哥,沒事的,你聽我說,”木槿汐說著附到木槿天耳邊低語一番。

    木槿天聞言好奇的望著她。

    不過木槿汐并不打算多做解釋,說道“大哥只管按我說的做就是,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木槿天雖然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但還是選擇相信她,“也好,大哥聽你的,不過你自己要小心一點。”

    木槿汐對他點了點頭。

    然后走向木槿柔,“是啊!差點就忘了,還好二妹提醒了我。我們走吧!”

    說著也不等木槿柔直接走在前頭。木槿柔臉上有些陰狠,遲疑片刻也跟了上去。

    柔仙居。

    “大姐快進來,前些日子我作了一幅畫想要請教一下大姐。”木槿柔說著推開房門。然后看著木槿汐,等她跟進來。

    木槿汐猶豫了一會兒走了過去。

    “二妹真是太抬舉我了,我的畫技怎么能和二妹的相提并論呢!”

    木槿汐并沒有走進房里。不知為何,她老感覺里面有什么危險等著她。

    木槿柔似乎也看出她的顧慮,心里冷笑。

    她現在才知道害怕?晚了!

    “大姐進來坐嘛!”木槿柔走了進去對木槿汐說道。

    這一次木槿汐沒有遲疑,大大方方走了進去。

    既然來都來了還有什么好怕的。她倒要看看木槿柔能使出什么招數來。

    木槿柔命人拿來了一幅畫像,當木槿汐看到畫上的人時有些驚訝!

    畫上的人不是她還會是誰。

    “二妹這畫的是……?”

    “大姐認不出來嗎?這就是你啊!看來我的畫技還是不行,就連大姐本尊都認不出來。哎!”木槿柔有幾分失落的說。

    “二妹誤會了,就是畫得太像了讓我有些震驚。”

    不得不說木槿柔的畫技還是很了得的。入木三分、惟妙惟肖。只是為什么她總是把她畫得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呢?

    木槿柔到底有多恨她?就連給她的畫像都不能有一個開心的面容。

    “真的嗎?大姐也覺得我畫的好嗎?”木槿柔像個孩子般激動。仿若得到蜜糖一樣開心。

    “當然,看來我還需多加向二妹學習才是。”木槿汐鄭重點頭說道。

    雖然拿畫像來討教木槿汐只是個幌子,但是得到她如此高的評價和肯定。木槿柔居然覺得心里無比自豪。

    這是怎么一回事?

    反應過來時,木槿柔一陣懊惱。她怎么會因為得到木槿汐的肯定而開心呢?木槿汐有什么資格評價她的畫?

    “大姐說笑了。對了,大姐可會下棋?”木槿柔問。

    木槿汐鄒了鄒眉,越來越看不懂她了。她總感覺木槿柔好似在有意拖延時間。

    她想了想,說道“會的。”

    “那我們來對弈如何?”木槿柔說。

    “可以,”木槿汐決定配合她,她倒要看看木槿柔到底要做什么。

    木槿柔臉上閃過喜色,她叫人拿來了象棋。

    “大姐,我棋藝不精,可能會思考很久。你可要多加體諒我哦!”木槿柔笑道。

    這一幕在不了解情況的外人看來,她們好似關系多要好的姐妹一般。讓人羨慕。

    可是真實情況只有當事人自己心里有數。

    她們仿佛下的不是棋,而是在打心理戰役。

    她們這一盤棋下了三個時辰。直到桃兒打了無數個哈欠后依舊沒有決出勝負。

    其實并不是她們實力相當。而是木槿柔思考時間太久了。每次等她落棋,都要等到木槿汐要睡著了。

    有時候木槿汐甚至不記得到底輪到誰了。

    “二妹,想好了嗎?”見木槿柔又一次陷入良久的思考當中,木槿汐沒忍住提醒一聲。

    木槿柔抬頭時,看了芳兒一眼。見她微微點了下頭。她才笑道“大姐的棋藝實在太好了,真是讓我無力招架。”

    “芬兒你下去泡茶水順便拿點心上來,今日我定要與大姐決出個勝負來。”

    芬兒曲身應道“是!”

    桃兒就站在芬兒的身邊,當她要下去時。卻在桃兒面前頓了一下,說道“你和我一起去吧,我一個人拿不了。”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