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44章 兵強馬壯
    孫權拂袖笑道“子布不可亂說,吾與子瑜乃是神交,有生死不易之盟!我不負他,他定然也不會辜負了我!”

    嘆了一口氣,又說道“當年在柴桑,諸葛亮來我軍之時,孤便知此人之才,也曾想讓子瑜勸說其為孤效力,但子瑜卻道‘孔明已經為劉備效力,以他的大義定不會易主,他不愿意留下來為我東吳效力,就像屬下也不會棄主公而去為劉備效力一般!’

    子瑜此言可表其心,又怎會去投靠劉備呢?孤與子瑜推心置腹,子瑜也是大義之人,不會作此令人不齒之事,軍師但放寬心。”

    孫權說罷,又安慰尷尬的張昭“子布也是為我東吳著想,吾深知你心意,子布忠心,孤同樣信任!”

    張昭這才連忙稱是,悻悻地離開了大殿。

    孫權面帶微笑,看著張昭離去,心中卻在暗自冷笑,這次派往西川的使者中自會安排他的心腹,一旦諸葛瑾有什么不對,他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像諸葛瑾這樣的核心人物,不能不提防!

    ******

    東吳得到消息的時候,張飛已經統帥三萬精兵浩浩蕩蕩經過永安,往白帝城進,劉封身為副將,看到人如長龍,旌旗蔽日,蜿蜒行走在蜀道中的時候,才明白統帥千軍萬馬是何等威風。

    三萬先鋒部隊,嘶鳴的戰馬,鏗鏘的鎧甲,耀眼的兵刃,都讓人慷慨激昂,熱血沸騰,怪不得古人都喜歡封侯拜將,馳騁疆場,這種讓人自內心的舒暢,絕對是每一個血性男兒最為期盼的。

    從集結兵馬到出征,大約十天的時間,終于趕到巫峽境內,白帝城遙遙在望,矗立在江岸邊上,如同一個巨人看守著從荊州方向入川的門戶。

    遠遠望去,白帝城就像一座高塔,正好將進出的道路截斷,劍閣是在兩座山的中間,而白帝城則橫亙在要道之上,長江從下方滾滾而過!

    張飛和劉封到了城中,接管了防務之后,等待劉備大軍的到來,這一次蜀軍水6并進,順江而下,大有一瀉千里,直入吳郡的勢頭,各部人馬日夜操練,沿途軍容整齊,殺聲震天。

    休整半日,便有士兵報告水軍到來,從白帝城上看去,水軍浩浩蕩蕩的順江而下,雖然不像東吳倚重水軍,但諸葛亮的眼光的確夠長遠,早已經在巫峽一帶設立了一支水軍,僅有五萬人,由馮習和張南統帥訓練,他二人是荊州舊將,也曾統帥過荊州水軍。

    江面上的白帆千層,船隊就像是一大片白云緩緩飄來,集結到白帝城下的水域之中,拋錨下船,水軍的陣容竟不比步兵差,同樣的氣勢雄渾。

    張飛每天親自督促訓練兵馬,劉封卻不懂練兵,讓荀方處理軍中公文,帶著鄧艾和趙博四處查看地形,鄧艾果然和史書上寫的那般,每到一處,都要觀察記載,描繪做成地形圖,這可的確是個好習慣。

    三日之后,劉備統帥的中軍騎兵也隨后趕到,統兵的兩個將領一般英武,都是白馬白袍,氣勢非凡,一人桀驁不馴,正是馬,另一個卻內斂了許多,但不用別人介紹,劉封也知道他就是三國名將趙子龍了。

    趙云雖然兩腮都長滿了胡須,但滿臉英氣,棱角分明的臉龐,仍然能看到他當年英俊和瀟灑的縮影,這樣的人無論到了哪里,都應該成為焦點,但他卻總能讓人忽視他的存在,舉手投足間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和諧,好像境界和關羽差不多。

    劉備見只有劉封一人出來迎接,問道“怎么不見你三叔?”

    劉封無奈一笑“三叔現在除了練兵就是練武,除了吃飯睡覺,沒人勸得動他。”

    “哈哈哈!”馬聞言仰天大笑道“三將軍的脾氣比我還急啊,看來我也要抓緊了!”

    趙云也笑道“三將軍就這脾氣,早知道這樣,我便讓他幾招了!”

    半月前張飛在路過永安的時候和趙云比武,以一招之差輸了,覺得很沒有面子,才和劉封先來了白帝城。

    “誰要你讓了?”不知道張飛突然從哪里滿頭大汗地出來了,正好聽見趙云的話,便喊道“不用你讓,我一定能打贏你!”

    “好了三弟!”劉備也無奈地搖搖頭,笑著阻止他“大軍剛剛到來,還是先安排駐扎休息吧!”看著大家都這么和諧,他的心中還是很高興的!

    張飛哼了一聲,故意不去看趙云,對馬說道“孟起,他們累了,我知道你可沒累,走,一起去練練!”

    “好啊!”馬一聽頓時也來了精神,回頭又對張苞說道“好徒兒過來,看看你師父怎么打敗你爹的!”

    張飛一聽氣得鋼須倒立,黑臉冒出了油光,怒道“孟起你休要夸口,今日一百合之內,將你打下馬來。”

    “哈哈哈,我倒要領教領教。”馬仰天一笑,帶著張苞先跟張飛進城去了!

    劉備苦笑著搖頭,讓眾將進城休息,其余兵馬都在城外安營扎寨,等待后軍一起會和,跟隨在趙云身旁的就是趙統,沒有趙廣長的英俊,神色內斂,似乎不善言談,聽說槍法得了趙云的真傳,一桿小銀槍舞起來連張飛都不敢大意,至少能在他手下走上十來個回合。

    第二天一早,劉備傳令升帳,對眾將說道“我大軍現在在白帝城駐扎,再往前便到了荊州境內,吳軍細作肯定早已得到消息,我們先休整幾日,等候東吳使者,先看看他們的誠意,然后再做決定!”

    張飛不滿道“大哥,想要讓東吳求和,先要把它打怕了才行,碧眼小兒不見棺材不落淚,恐怕不會主動求和的。”

    劉封起身說道“三叔,此事在成都我們就已經商定好了,東吳以張昭為都是守成之人,他們剛吃掉荊州,定然兵力不足,還要擔心曹兵攻打,若是兩面開戰,恐朝不保夕,聽聞父王親率七十萬大軍,肯定會遣使來求和的。”

    趙云點頭說道“賢侄分析得有道理,但東吳也不乏能征善戰之士,我們還是做好兩手準備,先分兵壓迫猇亭,壓迫吳軍。”

    劉備點頭道“子龍之計可行,等吳班、張翼后軍到來之后,命張翼鎮守江北夷山,防備曹兵截斷后路,三天之后若還不見吳使者,便繼續行軍,占領秭歸,威懾東吳。”

    正在大家討議事的時候,卻見一個人踉踉蹌蹌地闖了進來,守衛都來不及阻攔,大呼道“主公,大事不好了!”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