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290章 幕后高人
    網,最快更新三國之蜀漢中興最新章節!

    “真有此事?”劉封和姜維同時問道。

    雖然問話一樣,但兩人意圖卻是不同,姜維本來對這個沒見過面的未婚妻沒抱什么希望,劉封注意力一直就在文鴦身上,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獲。

    兩人同時開口,不由相視一笑,當然明白對方的心思,女武將可是能夠組建女子兵的,如今在西涼和荊州,女子軍已經初具規模,很快就要派上用場了。

    徐陵點頭道“此事在汝南一帶早就傳開,文鴛不僅聰慧過人,熟讀兵書,而且武藝高強,文欽軍中將領也沒有幾人是其對手。”

    “哎呀,”劉封搓著手站起來,徐陵不說還就算了,這么一說更是讓他心中難受,看著幾人問道“如此大才,豈能為魏國所用?你們都沒有什么好辦法嗎?”

    姜維幾人相視搖頭,文欽可是跟著曹操打天下的,如今身居要職,讓他來投靠,簡直是天方夜譚,連姜家的婚事,都打算要退掉了,可見其決心。

    就在此時卻有親兵送來書信,劉封拆開看了一遍,皺眉道“曹叡又召曹宇進宮密議,看來很是重視此人啊!”徐陵點頭道“曹宇雖為曹叡長輩,但兩人年紀相仿,相交深厚,曹宇又為人謹慎,穩持厚重,諸王之中他是唯一一個能夠自由出入洛陽的藩王,深得曹叡器重,曹真如今臥病在床,看來大將軍之職非要交

    給曹宇不可。”

    劉封對曹宇沒什么印象,問道“此人之才若何?”

    徐陵略作思索,一字一字說道“深海之蛟。”

    ******

    曹宇從洛陽馬不停蹄一路趕回鄴城,匆匆進了王府,徑直往后院而去。

    府中之人見曹宇行色匆匆,都不敢上前相問,在院內玩耍的曹奐見父親進來,跑上前去,曹宇摸了摸曹奐的腦袋“奐兒乖,父王現在有事,一會陪你玩。”

    曹奐倒也聽話,跟著那些丫鬟到一旁去了。穿過長廊轉了兩個彎才來到一個庭院旁邊,此處卻與別的地方大不相同,不僅各種樹木郁郁蔥蔥,枝繁葉茂,又有奇花異草,蟲鳥爭鳴,加上此處是王府禁地,也沒有閑雜人等,更顯得清凈悠遠,倒有些

    世外桃源的味道。

    曹宇深吸一口氣,整了整衣衫,推開院門走了進去,只見一位須花白的老人正在院中舞劍,看上去六十上下,面色紅潤,身手矯健,沒有一點老態。

    曹宇并未上前打擾,垂立于一旁。

    何人會有如此尊貴的身份,竟讓燕王對他如此恭敬?

    那老人似乎并未現曹宇進來,兀自舞了一陣,轉身之際現曹宇,停下身形忙道“王爺親來,為何不招呼老朽,真是失禮了。”

    曹宇笑道“先生客氣了,學生看先生興至酣處,欣賞一番倒也無妨。”

    老者將手中長劍放于石桌上,指著凳子行禮道“王爺請坐。”

    待兩人坐下這才笑道“微末技藝,只是活動活動筋骨罷了,見笑了。”

    曹宇抱拳說道“先生身體康健,不輸于青年之人,風采不減當年。”

    老者擺擺手,嘆道“老了老了。”

    捋著頜下胡須問道“不知王爺今日前來,為了何事?”曹宇答道“學生近日前往洛陽,陛下執意要將大將軍一職讓于學生,學生聽從先生之勸,不敢貿然接受,但此次陛下病情又沉重了許多,見學生再次辭讓,神色甚急,給學生一月時間考慮此事,特地前來

    請教先生。”

    老者點點頭,捋著胡須思索半晌,問道“這次可曾多說些什么?”

    曹宇皺眉道“除了提起劉封以外,倒也沒什么……哦,不知為何,陛下竟知學生研習父皇《孟德新書》一事。”

    老者閉目沉思片刻,輕輕搖頭道“時機尚不成熟,兵書一事,不能說明什么。”

    “啊!對了,”曹宇突然想起什么,趕緊說道“學生臨走之時,陛下曾說到此事他已與子丹商議過了,太傅鐘繇也舉薦學生。”

    老者這才撫掌笑道“這便是了,時機到矣!”

    曹宇一怔,拱手問道“請先生指教。”

    老者似乎對曹宇的表現很滿意,不驚不喜方能擔當大任,抓起石桌上的寶劍端詳著,緩緩說道“大將軍一職掌管全國兵馬,一舉一動莫不關系國之存亡。

    曹子丹三朝老臣,戰功赫赫,如今雖臥病不起,但軍中威信尚存,若其不幸病故,自有其子曹爽接位。

    王爺此時貿然代理大將軍之職,不僅朝中不服,軍心也難以相附,那司馬更會從中作梗,獲取漁利。”曹宇聞聽不由點頭,卻聽老者繼續說道“王爺與其四面受敵,不如讓皇上親開金口,說服曹真讓位,王爺再臨危受命,眾人皆道王爺乃是曹真親薦,陛下親封,莫敢不從也。縱使司馬有心,卻一時也奈何

    不了,此所謂不飛則已,一飛沖天。”

    曹宇聞言起身再拜道“先生一言,宇茅塞頓開,既然時機成熟,學生這就擇日準備進京。”

    老者卻又搖頭“王爺不必著急,既然等了這么長時間,多等幾天又何妨?”

    曹宇不解,問道“既然決定了,就當立即復命,否則便是欺君之罪啊!”

    老者笑道“此事干系重大,不可過于冒失,卻也不能拖得太久。若冒失前去,便覺你早有此心,只是故作姿態,反而弄巧成拙,若去得晚了,又有怠慢之嫌,令圣心不悅,且陛下病重,需要謹防意外。”

    曹宇沒想到這上面也有學問,疑惑道“若如此,當以幾天為是?”

    老者伸出一個手指頭“十日最佳。”

    曹宇再拜道“學生受教了。”

    走到院門口卻突然停住,轉身又問道“學生若去洛陽,家眷當要同行,還望先生不辭旅途勞頓才是。”老者背身看著遠處檐角上飄蕩的風鈴,嘆了口氣“王爺此去京城,此處便不再安全,不過京城不比此處,朝中耳目眾多,定會被人察覺,王爺自去安排,容老朽想一個萬全之策。”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