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410章 勢如破竹
    兩輪拋射之后,對岸的匈奴兵再也不敢露出頭來,有的躲在壕溝中一動不動。張苞命令進攻,英勇善戰的草原勇士并不善于防守,不知所措。

    “進攻,先沖過橋面者,額外獎賞精甲一副。”張苞在后面哈哈大笑,一聲大喝。

    獎賞鎧甲和兵器還是劉封的主意,在他看來,封侯什么的都是虛名,上陣廝殺,兵器和鎧甲才是最重要的。

    每次大戰,立了大功的士兵都會得到和將軍同樣待遇的鎧甲或者兵器,這不僅對他們安全多了一份保障,而且與眾不同的裝備,更是一種榮耀,大大激勵了士氣。

    “殺!”兩側秦武和其其格同時出擊,秦武這是第一次獨自帶兵,心中十分激動,其其格也同樣,他需要用戰績來繼續捍衛匈奴騎兵的威名。

    “御敵,放箭!”阿媚拐一陣緊張,他想不到其其格根本就不買賬,只好指揮屬下抵擋蜀軍的進攻。稀疏的箭矢從兩側見樓上射下來,這在幾千人的隊伍當中,根本無法造成威脅,尤其是全身裝備的精騎,直接無視了,那些粗糙的箭矢只是在盔甲上留下了一陣聲響,秦武已經帶兵沖上了橋頭,擋住箭矢

    交錯向前。

    阿媚拐滿頭大汗,指揮著士兵堵住橋頭,但另一隊人馬卻從上游狹窄處自行渡河,橋上的士兵根本擋住秦武,而此在震天的馬蹄聲中,其其格率領的百人鐵騎直沖過來。

    “大王小心!”阿媚拐正想設法擋住騎兵,突然他身邊的親兵一陣驚呼,十分焦急。

    阿媚拐心中一緊,危險的氣息涌上心頭,正抬手拋出一根木樁,便見一支箭破空而來,還未等他做出反應,噗的一聲便穿進了胸口。

    阿媚拐心頭一痛,瞪眼看著遠處馬上張字旗下那位滿面虬髯的大將,手里正拿著一把長弓靜靜地看著他。

    “神威……地將軍?”阿媚拐腦海中想起一個人來,緩緩倒下。

    阿媚拐一死,守備的匈奴兵一陣大亂,再看到其其格和秦武兩人都沖過橋頭,有的開始轉身逃跑,哪里還有戰心。

    “投降不殺!”其其格乘著這個時機又是一聲大吼。

    在他身后,秦武也沖了過來,弓箭手瞄準逃竄的匈奴兵,幾乎例無虛,無數人在奔逃中中箭倒地,慘叫連連。

    “我投降!”終于抵擋不住,一名匈奴兵跪倒在地。

    “饒命啊,我也投降了。”他身旁的幾名匈奴兵見到其其格如殺神般沖了過來,早就嚇得腿軟,趴在地上不停抖。

    主將被殺,又被人殺上關頭,這些人早就沒了抵抗的勇氣,反應慢的幾個又被秦武等人射殺。

    “唉,真是沒勁,”張苞看著對岸已經戰斗結束,轉了轉手中的長弓,“射箭偷襲,還是不如領兵沖殺痛快。”

    “想不到將軍的箭法竟也如此精妙!”徐陵在張苞身旁一陣錯愕,他一直以為張苞只懂廝殺,沒想到竟將敵將一箭穿心,這可是百步穿楊的本事。

    “哈哈哈,天天跟著趙廣他們,也偷學了一些技巧。”張苞聽到徐陵夸獎,也頗為得意,他的箭術,在軍中其實也算是不錯的了,加上膂力極大,神箭營的千夫長都不一定比他厲害。

    徐陵讓張苞領軍渡過孝河,自己在茲氏部署防守,秦武帶精兵剿滅左部大營,張苞則和其其格帶兵往東面山谷而來。

    劉豹此時真的有點后悔了,此時真的是進退兩難,雙方殺得難分難解,更可怕的是,蜀軍就在一旁虎視眈眈,齊心難料,這才是最讓他心中沒底的。

    有阿媚拐派來的兩千弓箭手,將去卑本部壓制了回去,他這里的壓力頓時減輕,去卑也不敢貿然再來沖陣,干脆領兵到別處廝殺,他的優勢已經越來越小了。

    就在劉豹指揮人馬逐步逼退去卑的時候,突然身后一陣大亂,接著便是驚呼聲和慘叫聲,劉豹心頭一震,下意識的怒喊道“是誰搗亂?”

    如此關鍵時刻,要是后院起火,后果不堪設想。

    “大王,不,不好了,是蜀軍。”有人驚叫,接著又是慘叫聲。

    “什么?”劉豹渾身抖了一下,聲音有些變調“真的是蜀軍?”

    他沒想到阿媚拐連半個時辰都沒有堅持住,這么快就讓蜀軍殺過來了。

    不用部下再回答了,山腳處轉出來的一簇簇旌旗已經證明了這個事實,大大的一個“張”字旗迎風而來,隨即后面又轉出一隊狂奔的匈奴突騎兵。

    劉豹一個趔趄,差點從馬上掉下來,驚呼道“其其格?快擋住!”

    他急忙命令身后的人馬過去抵擋。

    轟隆隆——

    最先沖過來的卻不是其其格,而是而是一群黑衣黑甲的士兵,冷漠如同即將落下的夜幕,戰馬奔騰,直沖而來。

    “是西涼鐵騎!”

    不知誰失聲喊叫了一聲,前面準備抵擋的匈奴兵呼啦一聲居然散開了,為沖過來的騎兵讓開了一條路。

    “列陣!”

    當先一人身穿重甲,只有兩只明亮的眼睛路在外面,如同兩顆寒星,手中一柄長槍在夕陽的斜照下泛著冷光,鐵制的頭盔護住了整個面龐,兩個冰冷的字從頭盔中冒出來,如同晴天霹靂。騎兵的沖勢并未停止,反而在加,陣型在前進當中迅變換,兩邊的匈奴兵被這股人馬的氣勢震懾,眼睜睜的看著當下那人騎馬沖到了劉豹面前,幾十個親衛甚至連像樣的抵抗都沒有,劉豹就被挑落馬

    下。一切來得這么突然,很多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包括剛準備第二次沖殺的去卑也愣住了,傻傻地看著突然出現的蜀軍,嘴巴半天合攏不上,他想不明白蜀軍為何突然出現在劉豹營中,還以為劉豹已經聯合

    了蜀軍,但劉豹卻被蜀軍殺了。

    不過這一切已經來不及他多想,因為那股騎兵殺了劉豹之后并未停留,繼續往前沖殺,已經有數百人被斬殺,如同一柄利刃插入豆腐當中,無往不利。去卑穿著鮮明的鎧甲,又騎在馬上,目標十分明顯,張苞殺了劉豹之后,便盯住了他,借著沖勢率領西涼鐵騎沖進了混亂的人群當中。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