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473章 逆轉
    一鐵鍬黃沙自然無濟于事,但三千士兵同時揚沙,一場人工形成的密集沙塵暴瞬間形成,鋪天蓋地的風沙塵土迎面而來,天空為之一暗。

    三千士兵瘋狂地揚著風沙,將沖來的魏軍完全阻隔開來,風沙在疾風中刮出老遠,基本覆蓋了整個司水北岸,魏軍上下逆風而來,被風沙瞇了眼,陣形大亂!

    “卑鄙,無恥——”

    當先的夏侯霸猛地閉上眼睛,卻還是吃了一嘴黃土,只覺得嘴里干澀無比,眼角也滲進了沙子,一只眼睛無法睜開。

    數萬魏軍全部覆蓋在黃沙之中,各自散亂,前軍被風沙阻擋,混亂中各自奔走,后軍還在沖擊,如何停的下來,不等蜀軍反擊,已經自相踩踏,死傷無數。

    “殿下,不好,蜀軍用黃沙,這……”后軍中指揮調度的郭奕等人看到猛然間黃沙遍地,遮住朝陽,臉色大變,此情此景,已經不是兵力強盛能夠彌補的。

    叮叮叮——

    清脆的鳴金聲急促響起,但遠處的前軍根本聽不見,他們被風沙迷了耳目,加上逆風,哪里能聽到鳴金之聲,眼前數步開外看不到人影,只能自相奔逃保命。

    魏軍大亂之際,撤退的蜀軍已經重新列陣,早已準備就緒,調轉馬頭,正是順風而戰,風沙對他們的影響少之又少,而此時高翔也早已爬出溝壕,從河岸方向殺入魏軍陣中。

    震天的鼓聲再次響起,蜀軍全都結陣,開始全線反擊,早就繞道遠處的騎兵也從側翼呼嘯而至,沖入混亂不堪的魏軍中部,往來沖殺,無人能擋。

    魏軍在夏侯霸統領的騎兵之下悶頭沖殺,完全未現他們已經陷入包圍之中,右側是司水,左側則是饒后的蜀軍騎兵。

    整個蜀軍被壓縮成了一個半月形,魏軍全都沖進來,但此時黃沙漫天,不辨敵我,指揮調度的曹宇根本不明敵情,除了傳令收兵,別無他法。

    張苞挺槍沖入敵陣,迅猛對魏軍的側翼開始沖刺,而后面休息片刻的令狐宇也緊跟著西涼鐵騎的路線快步前進。

    “快!快!準備防御!舉盾!舉盾!”

    混亂中的魏軍后方忽然聽到馬蹄聲,各自驚慌,一邊擦著眼淚瞇縫著眼睛,一邊驚叫,也不管身旁到底有沒有刀盾兵。

    但面對度極快的騎兵的沖擊力,驚慌失措的幾個盾兵又如何抵擋重騎兵的沖擊?慌亂之下盾牌的防御簡直可以忽略不計,無數魏軍被馬蹄踐踏,還有許多士兵被直接撞飛,張飛更是暴喝連連,一路挑翻無數敵軍,沙塵之中,人影翻飛,不時看到有人如同沙袋般飛起來,便是張苞的杰

    作。

    河岸邊上,神射營和弓箭手從未停手, 不管眼前的是騎兵還是步兵,他們都在不斷放箭,準備半月的箭矢已經消耗得只剩下三分之一。

    趙廣此時也只是機械地彎弓搭箭,額頭微微見汗,看不清敵軍將領,只是對準黃沙中的身影射擊,例無虛。“兒郎們!沖啊!”后面的無當飛軍也在沙摩柯和李鈺的帶領下起了反擊,無當飛軍都是藤甲護身,輕巧而又防御極高,他們的對象正是先沖到的魏軍騎兵,面對嘈亂而又毫無度的騎兵,只是悶頭對戰

    馬下手。

    亂成一鍋粥的魏軍,面對四面沖殺的蜀軍,結果可想而知,司水沿岸殺聲震天,隨著黃沙塵埃漸漸落下,地面上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魏軍被逼得走投無路,紛紛跳河逃生,整條司水為之上漲,近乎阻塞,劉封隨后驅兵掩殺,曹軍大敗,盡退三十余里,這一戰也從清晨時分直殺到下午。

    烈日炎炎,河岸上殘臂斷肢,綿延數里,廢旗戰馬更是不計其數,司水原本清澈,也因這一戰變成了暗紅色,黃沙之下,被踩踏的肉泥在烈日下泛著氣泡。

    “水無常形,兵無常勢,殿下今日以黃沙勝敵,可謂千古第一戰!”蜀軍大營之中,士氣高漲,眾將對劉封都佩服得五體投地。

    “常言道,水火無情,除了借用地形地勢之外,自然一切可用力量,都強于人力,”劉封笑道,“誰說折斷帥旗便是不祥之兆?此乃上天對我的啟示!”

    “殿下秉承天意,用兵如神,吾等佩服!”徐陵抱拳,老神叨叨地大聲贊道。“行了,拍馬屁的話少說兩句,”劉封笑罵一句,這一場大戰利用軍陣和天氣大獲全勝, 酣暢淋漓,心中也暢快無比,對眾將說道“此戰雖勝,然魏軍主力尚在,傳令各部,萬不可粗心大意,輕敵致敗!

    ”

    “正該如此,勝不驕,敗不餒!”霍峻見劉封此事還能保持冷靜,更加欽佩,言道,“此一戰,殺敵近萬,俘虜兩千余人,魏軍大退三十里,已經退出平陶境內,不知殿下接下來有何打算?”

    “魏軍大敗,士氣銳減,諸位將士廝殺半天,也勞累了,先休息一日,多派斥候查探曹宇動向,十余萬兵馬,還是要小心對付。”

    “遵命!”霍峻負責巡守和布防,探查敵情也都是他去部署。

    “嘿嘿,只可惜逃了仲權,否則將他擒來,我一定能將其勸降!”一想起趁亂突圍的夏侯霸,張苞就嘆息不已。

    這一戰夏侯霸奮力沖死,以死相拼,竟被他沖出重圍,高翔幾人都沒有擋住,也讓眾將惱恨又佩服,魏軍有如此勇將,豈不令人忌憚?

    “西涼鐵騎此一戰殺敵不在神射營和弓箭兵之下,重騎兵之力,果然非同凡響!”句扶先前在西涼見過馬等人訓練騎兵,在軍營中尚不覺得如何,今日一戰,盡顯威風。

    “好了,諸位都各自安頓本部兵馬休息,養精蓄銳,”劉封見大家都興奮不已,及時打住,“接下來還有惡戰,曹宇麾下文武極多,我們戰告捷,還是要小心謹慎。”張苞等人殺了幾乎一整天,也渾身疲憊,各自打著招呼下去歇息,句扶則帶著后備兵力清掃戰場。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