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634章 各自算計
    當夜子時,魏軍大營中準備出征的士兵早已飽食準備完畢,樂琳親自帶領精兵往鍋蓋山而去,龐會和牽弘也各帶本部兵馬往溧水土山而來,龐會是營救土山上的張明軍,

    牽弘則去挖開河道。月明星稀,深秋夜風微涼,正適合行軍,樂琳兵至鍋蓋山,派出探馬打探來路,果然蜀軍毫無防備,還在圍困土山,前往洛陽的大路中也布置兵馬,看來是防止自己救援

    。

    樂琳聞報,冷哼一聲,傳令三軍馬上行動,從鍋蓋山山腳渡過溧水,繞道來到蜀軍大營,果然營中悄無聲息,只有稀疏的幾個火把在夜風中搖曳,看來并無多少兵馬。

    樂琳大喜,將兵馬分作三路,沖入大營之中,各部士兵都帶了干草硫磺,競相在營中肆意放火,在秋風吹拂之下,一座大營瞬間便燃燒起來,火勢沖天。

    樂琳正準備帶兵追殺守軍,挑翻一人之后卻現是個草人,頓時心中一沉,大喝道“快撤快撤!”

    就在此時,忽然蜀軍營外人嘶馬叫,魏軍還在忙著放火,忽然無數箭矢從天而降,還夾雜著許多火箭,射向了魏軍身后的方向,將他們反而包圍在火海之中。

    樂琳驚怒不已,猜測定是有奸細泄露消息,連忙招呼身旁的士兵朝著東北方向沖出,只有那一面火勢還未完全起來,來路之上已經是一片火海了。“哈哈哈,爾等小兒之計,也想偷我大營么?吾已等候多時了!”剛到營門旁,就聽外面一人放聲大笑,月光之下,只見那人身形高大,宛若磐石一般,正是埋伏已久的張

    苞。

    在他身后,密密麻麻佇立著一隊騎兵,鎧甲兵器在銀輝之下散著幽幽冷光,西涼鐵騎此時一聲不吭,卻帶著一股沉重的肅殺之氣。

    樂琳慌忙到軍前一看,這一幕讓他的心也沉到了谷底,只覺得渾身冷,知道形勢緊急,大喝道“兒郎們,蜀軍營寨已破,立下大功,隨我殺回去!”

    雖然知道蜀軍早有準備,自己已經中計,但此時此刻,他不得不硬著頭皮鼓舞士氣,怒喝聲中,挺槍縱馬,直取張苞。

    張苞大笑一陣,縱馬向前,在他身后,西涼鐵騎自動結成陣勢,沖向了慌亂的魏軍,一場廝殺,在大營東北方向展開,后面沖出來的魏軍都被堵在營門口。樂琳知道張苞的本事,不敢輕敵,凝神而戰,卻還是被張苞的力量震懾,他的槍法比之其父樂進又有改進,在招式上并不輸張苞,但氣力卻不如張苞,十余合之后,便減

    感不敵,只覺得兩手沉重如山,手指微微抖。

    怒喝一聲,樂琳猛然間拼出兩敗俱傷的招式,逼得張苞不得不收搶回防,趁此間隙,樂琳打馬沖入亂軍之中,帶領親兵往溧水岸邊沖來。

    此時的魏軍還不明情況,身后大火蔓延而來,濃煙陣陣,前面西涼鐵騎來回沖突,如入無人之境,加之樂琳敗走,魏軍更是大亂,張苞隨后揮兵掩殺,降者無數。

    就在張苞和樂琳廝殺之時,溧水上游半夜趕到的牽弘也看到了火光,知道事情已成,終于松了一口氣,只要這次擊敗蜀軍,先前的失守之過也就不算什么了。正當他帶領士兵來到河岸上的時候,卻見對面也響起一陣叮當的聲音,同時也出現了一群人,兩隊人隔河相望,全都愣住了,齊呆呆地互看著對方,將手中鐵鍬、鐵鎬舉

    在手中,謹慎戒備著。

    “不去管他,馬上挖開河道!”牽弘在短暫的吃驚之后,以為對方是來守住河道的,趕緊下令開挖。

    魏軍得令,看到對岸的人手中也沒有弓箭,只是拿著鐵鍬等物,倒也沒有威脅,紛紛跑到河岸上開始掘開原先埋在河道中的沙土石塊。

    與此同時,另一面的蜀軍也似乎不甘落后,沖到了岸邊開挖河道,雙方本為敵人,但此刻的動作卻整齊劃一,全都埋頭苦干,開挖溝渠。月光之下,只見兩隊人馬不斷地在各自的陣地上搬運石塊,挖掘泥土,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溧水的河道便從兩岸的位置挖開,只有河中央的一片土石,很快就被洶涌而下

    的河水沖散淹沒。

    嘩啦啦——

    蓄積了兩日之久的河水奔騰而下,在月光下宛如一條迎風張開的白紗,向著下游緩緩鋪展開來。

    “哼,蜀軍想放水阻我兵馬,卻不知樂將軍早已過河,真是自斷手臂!”牽弘冷冷地看著對岸忙乎了一陣收隊的蜀軍,暗罵一聲,帶著人馬往土山方向而去。

    溧水西面的岸上,前來負責挖掘河道的正是崔欽,魏軍的出現,讓崔欽十分意外,本以為對方會全力阻止,卻不料他們竟然幫著挖掘河道,干脆也不打擾他們。

    直到魏軍離開河岸,消失在月色之中,崔欽才放下心來,眉頭微皺,撫須沉吟道“魏軍自斷后路,真是奇怪,莫非此人便是劉子益派到魏營中的奸細不成?”一念及此,心中愈震驚,劉封和曹宇在西河郡的“燕王”之戰,曹宇三十萬大軍潰敗而走,退兵途中又被流寇襲擊,糧草盡毀不說,士兵大半逃散,侵擾鄉民,鬧得人心

    惶惶,百姓怨懟,魏國在并州的民心大失。魏軍接連失敗,多次都用疑兵之計,先是奇襲西河郡,后來又繞道河東奪取函谷關,便有傳言說軍中早已被劉封安插了奸細,否則蜀軍如何能夠屢次孤軍深入到魏國腹地

    ?

    消息傳出,朝野震動,自從遷都之始,便派人徹查朝堂和軍部各營,但凡可疑之人都被抓來審問,鬧得人心惶惶,軍政兩方雞飛狗跳。

    如今又看到此人堂而皇之的帶著一千多人前來相助,崔欽心中震驚不已,如果劉封派的人在魏軍中有這么大的勢力,魏國豈非不戰自敗?

    這還僅僅只是夏侯楙帶領的先鋒部曲而已,在其他各軍中,這樣的人究竟還有多少,根本不得而知!崔欽在自己慶幸聽了楊囂之言獻城立功的同時,也在思索著要不要寫信勸說叔父崔林也早做準備,將來重振漢室,也好為崔家做點貢獻。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