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808章 懷才不遇
    成都東門外的大營中,劉永的四萬兵馬只剩下不到一半,不但沒有攻破成都城門,就連護城河上的浮橋也沒有架起來,城頭上的勁弩和投石威力太大了。

    劉永倉促起兵,帶領的都是臨時拼湊的兵馬,除了郡縣的一萬精兵之外,其余都是散兵游勇,甚至連預備兵都不如,裝備更是參差不齊,更不要談攻城器械了。

    中軍帳中,劉永面沉似水,滿臉是汗,聽著外面不時傳來的稀疏的喊殺聲,在冬日的深夜中顯得有氣無力,全軍士氣低落,并無戰心。本以為劉禪一死,他近在成都,兵臨城下,又有太后支持,城中文武必定會開城迎接他進城,半月之內登基繼位,再為劉禪舉辦國喪,開辟新朝,甚至連今后如何調度兵

    馬,統一中原的計劃都做了無數次腹稿了。

    誰料在成都城外,非但人馬遇阻,劉封也命人昭告各個州郡,支持新君為北地王劉諶,這讓劉永怒不可遏,暴跳如雷。

    憑什么全天下的人都只聽從劉封的號令?他才是真正的劉備之后,劉封不過是螟蛉之子而已,自己繼承皇位,不是理所應當么?

    一月前傳出劉封想要圖謀篡位的消息,不但有白虎應兆,更在長安坐過龍椅,其心昭然若揭,劉永這才得以召集數萬兵馬,但劉封從長安的軍令傳來,謠言不攻自破。半月前劉封忽然出現在江州,更讓劉永大吃一驚,漢中到成都的道路早已被劉理封堵,料不到劉封不但從荊州繞道,還識破了吳班的計策,安定了永安的兵馬,唯一的外

    援也被切斷。

    唯有讓劉永稍感心安的,便是太后在宮中一直支持于他,又有劉朝和劉果二人輔佐,昨日細作來報,劉循也答應出手,劉永才重拾信心,連夜攻打成都。

    雖然貴為皇子,但自從劉禪被封太子之后,劉永和劉理便都外派到郡縣,不但練兵場面見之甚少,攻城作戰更是一竅不通,更不知戰爭的殘酷。

    想當然來到城下之后,碰了一鼻子灰,這讓劉永挫敗不已,尤其得知劉封已經率領精兵前來鍵為郡,更有白毦兵為先鋒,劉永更覺得進退兩難,心神不定。

    “殿下,守軍愈密集,那些投石和弩箭,根本抵擋不住啊!”

    正憂悶之時,帳簾揭開,一員穿戴整齊的武將帶著凌冽的寒風快步走進來,正是長史兼行軍司馬簡愷。

    簡愷的臉色也很不好看,連日攻城,他最了解成都的防守強度,雖然他們都知道城內部署,也聽說過驚怒和投石車,但真正面對的時候,才知道這些東西有多么恐怖。

    不要說漫天的石塊無從防備,就是那些勁弩,竟然能夠穿透步兵的盾牌,這讓攻城的士兵更是膽戰心驚,只要靠近錦水十余步的范圍,弩箭就能射到,這還如何攻城?

    “西門可有消息傳來?”劉永抿著嘴不說話,半晌才抬頭問道。

    “西門?”簡愷一怔,這才現孫璋不在帳中,皺眉道,“軍師與劉朝聯絡,應該是去打探消息了吧!”

    劉永的神色略顯呆滯,輕嘆了一口氣,忽然說道“白毦兵,已經到了牛鞞了吧?”

    簡愷低下頭“按照行程,明日便到。”

    劉永看向帳外,雙目微縮,沉聲道“莫忘了白毦兵兩人一騎,而且都是良駒,恐怕早就到了牛鞞了!”

    “啊?這——”簡愷臉色微變,慌忙說道,“末將馬上派人在營外監視,以防白毦兵偷襲后營。”

    “罷了!”簡愷正要轉身,卻聽劉永嘆了口氣,緩緩說道,“將軍還記得當日之言么?”

    簡愷渾身一震,瞪大了眼睛看著劉永“殿下,你,你這是……何意?”

    劉永眼皮微微一動,嘆道“事以成敗論英雄,出兵近一月,吾深感自不量力!”

    “殿下!”簡愷大吃一驚,上前兩步,“事已至此,你我都已經沒有退路,此時萬不可心灰意懶,只要劉朝在城中順利起事,入城之后,便是成功之時吶!”

    “若城中文武擁戴于我,又何必兵戎相見?”劉永無奈一笑,微微搖頭,“這幾日城中守軍更是士氣大振,定是聽了燕王消息,他們等待的,是燕王,而非我這個甘陵王!”

    “哼,燕王又如何?”簡愷怒哼一聲,勸道,“燕王沒有繼位之資,北地王還在太后宮中,安平王被張苞牽制在梓潼,殿下繼承大統,豈非天意也?”“天意?”劉永抬起頭來,看著簡愷,失笑道,“當日起兵,你我皆以為上承天意,下順明心,軍師與將軍都常嘆時運不濟,不被重用,如今兵至城下,方知力有不逮,你我

    不過是夜郎自大而已。”

    “殿下,你怎能……”簡愷臉色微變,不由退了一步,想不到這個時候,劉永竟然打了退堂鼓,這豈不是自尋死路?

    當日起兵之時,他和孫璋之所以輔佐劉永,是因為二人自詡才干過人,卻不被朝廷重用,便時常自怨自艾,以為諸葛亮和劉封打壓功臣之后,常有懷才不遇嘆。

    簡雍和孫乾可是最早跟隨劉備的屬下,除了關張之外,就是他二人資歷最老,從劉備任平原相之時便追隨左右,四處奔波,可謂勞苦功高。如今二人老死,簡愷和孫璋卻不被重用,甚至連進入朝堂的資格都沒有了,再看看關羽、張飛、蔣琬甚至霍峻、傅彤等人之后,無不在朝中或軍中擔任要職,他二人卻不

    過是閑職而已。

    雖然名為王府賓客,但陪同劉永,和閑散人員并無兩樣,簡愷和孫璋自視甚高,劉禪遇難之后,便竄掇劉永進城,劉永起兵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這二人的慫恿。

    正當劉永嘆氣,簡愷驚慌啊的時候,孫璋一臉喜色地走進來,看到兩人神色各異,微微一愣,撫掌笑道“大事定矣,大事定矣!”

    簡愷忙問道“可是西門那邊有了消息?”

    “正是!”雖然是寒夜,但孫璋卻滿面紅光,激動道,“方才細作來報,西門處火光大作,劉果已經帶人進入城中去了。”劉永聞言,暗淡的眼神再次亮,站起身來,沉聲道“簡將軍馬上帶兵到西門支援。”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