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877章 無奈之舉
    一夜無話,越人似乎吃定了官兵沒有像樣的人物,晚上也不見來偷營,直到朝陽初升,才擂鼓出城,一個個精神抖擻,神采奕奕。

    甘俞經過一夜休息,也恢復精力,容光煥,昨日連勝數場,要不是天黑,他感覺得到,最后出戰的那名武將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回去之后思索一番,甘俞已經找到了對付那槍招的方法,如果今天那吳將還敢來應戰,定能將其擊敗。出城之時,甘俞已經命令副將在城內準備,左右各有三千精兵等候,只要甘俞陣前斬將,趁著官兵混亂之際,便揮兵掩殺,既然吳軍陣中沒有敵手,沖殺出去,還不是虎

    入羊群一般?

    正尋思之際,官兵陣型也開始變化,中軍大旗晃動,旗門之下,還是昨天的那幾名武將,當先一人緩緩打馬而出,正是劉循。

    甘俞大笑道“哈哈哈,昨日讓你逃脫一命,多活了一夜,今日定叫你有來無回。”

    劉循更不答話,冷哼一聲,拍馬殺來,兩人昨日廝殺許久,都知道彼此的實力,少了試探,加之回去之后一番思索,都有破敵之策,交手便更加兇險。

    狼牙棒每次都以泰山壓頂之勢,狠狠砸向劉循的頭頂,而劉循屢次避讓,槍尖也都圍繞著甘俞的腰腹要害,狼牙棒沉重,越是靠近手臂的位置,反而越不容易防守。

    快要二十合的時候,劉循似乎支撐不住,勉強接住甘俞的狼牙棒迎頭一擊,虛晃一槍,打馬便逃。

    甘俞微哼一聲,正準備追殺,卻見劉循逃跑的方向并非本陣,而是向著東面逃走,忽然心中一動,勒住了馬頭。

    “唏律律——”

    胯下坐騎人立而起,前蹄翻飛著,高聲嘶鳴不已,甘俞穩坐馬背之上,狼牙棒虛空揮舞了一個圓圈,狂笑不已。

    “哈哈哈,爾等漢人,除了陰謀詭計,還有什么把戲?”甘俞傲然笑道,“區區誘敵之計,焉能騙得了本帥?”

    劉循奔逃一陣,聽不見身后動靜,回頭見甘俞并未追來,還在城門前耀武揚威,不禁嘆了口氣,兜了一圈返回本陣。

    “甘俞果然不會上當!”費恭苦笑著搖頭。

    “這該如何是好?”劉闡也傻了眼,眼巴巴看著費恭,已經將他當做軍師看待了。

    昨夜一番商議,甘俞的實力毋庸置疑,沒有辦法正面對敵,無奈之下,還是用誘敵之計,果然如費恭所料,甘俞并沒有輕易上當。

    “哈哈哈,都說江東豪杰眾多,人才輩出,就你們這些人么?”甘俞斜睥著沉默的吳軍,粗厚的聲音在晨風中遠遠傳過來,讓所有人都神色訕訕,暗自低下了頭。

    “將軍,不如強攻吧!”有人終于忍耐不住,恨聲道,“右隴城池低矮,大軍一起動,賊將一人,也阻攔不住。”

    “將軍,下令吧,我愿意打頭陣!”

    軍中畢竟多是血性男兒,雖然單打獨頭他們自認不是對手,但整兵進攻,還是有信心的。

    “這個……”劉闡扭頭,看著費恭,“可要強攻?”

    “讓我來吧!”費恭正在猶豫之時,劉封忽然拍馬向前兩步,看著耀武揚威的甘俞淡淡說道。

    “啊?將軍萬萬不可!”費恭一陣錯愕,趕忙擺手道,“甘俞非同尋常武將,將軍不可冒險。”

    劉闡一直都對劉封心存怨氣,見他在這個時候還一臉淡然地請令,氣不打一處來,撇著嘴拉長了聲調問道“劉將軍自認能對付得了甘俞?”

    劉封回頭一笑,點頭道“或可一試!”

    “切——”劉闡不由瞥了瞥嘴,不屑地瞪了劉封一眼,實在看不慣劉封的神態。

    “將軍……”

    費恭還要再勸,卻見劉封朝著劉闡伸出手來,笑道“可否借將軍寶槍一用?”

    劉闡的臉色沉了下來,正要怒,忽然改變了主意,冷聲道“只要能擊敗賊軍,借于你又有何妨?”

    說著話,劉闡將手中鋼槍遞了過去,眼底深處閃過一絲幸災樂禍的笑意,暗道這家伙如此猖狂,自己去跑去送死,被甘俞殺了,反倒解了他心頭之恨。

    劉封伸手接過長槍,劉闡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第一次希望甘俞能夠痛下殺手,戰決。

    “嗯,倒也趁手,就是輕了些!”

    心中正暗自詛咒的時候,劉封一句話, 讓劉闡的眼角再次狠狠抽搐了幾下,緊抓著韁繩忍住了。

    “將軍,你要出戰?”就在此時,劉循也回到陣中,見劉封持槍催馬,吃了一驚。

    劉封微微點頭,沉聲道“你們幾位隨時待命,看我殺敗甘俞,便馬上揮兵掩殺,一鼓作氣拿下右隴。”

    “將軍,你……”劉循還要說話,劉封已經拍馬而出了。

    “哼,他自己找死,攔他作甚?”劉闡不滿地咕噥一聲。

    “你……”

    劉循本要呵斥兩句,忽然意識到這是三軍陣前,劉闡可是主帥,只好忍住了,所幸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剛剛出場的劉封吸引,并沒有人注意到這里。

    此時吳軍上下也都個個疑惑,先前出兵廝殺,這個跟在劉闡身邊的人一直沉默寡言,也不見他帶兵殺敵,怎么這個時候偏偏出戰了?

    再看他手中拿著劉闡的兵器,有人心中更是猜測,這個倒霉的家伙不會是被劉闡強行派出去送死的吧?

    一念及此,前一排的將領都下意識的地向后退了幾步,尤其是靠近劉闡的,看他嘴角竟然噙著一絲冷笑,更是覺得毛骨悚然,悄然遠離中軍。

    如果劉闡借此機會除掉異己,這人死于陣前,下一個恐怕就會輪到自己了,畢竟他們都不是交趾的兵力,難保不被劉闡猜忌。

    劉闡絲毫不知身旁武將的猜測,死死盯著走入戰場中的劉封,期待著這個自以為是的家伙被狼牙棒砸成一灘肉泥。劉闡不知道劉封的身份,劉循和費恭卻是心知肚明的,而且他二人都和甘俞交過手,知道甘俞的厲害,這幾年從未聽說過劉封上陣殺敵,軍中甚至有人傳言劉封已經不會

    馬上功夫,只會像丞相那般運籌帷幄了。二人都暗自捏了一把汗,時刻警惕著,一旦劉封有危險,便馬上沖出去救人。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