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950章 會見外使
    劉封抬頭,見正是羌族的大將蛾遮塞也剛從另一邊的大街上走來,帶著三名行裝怪異的隨從,其中兩個光頭頂上豎著朝天辮,用紅繩綁著,十分引人注目。

    “原來是蛾遮塞將軍!”劉封笑著上前行禮,看了看他來的方向,問道,“館驛在左邊,將軍怎會從右邊來?”

    蛾遮塞笑道“我們昨日來長安,下午便去拜見郡主,被郡主留在了張將軍府中,所以從那邊過來。”

    “原來如此!”劉封點頭,和蛾遮塞一路寒暄,同往聚賢殿。

    張苞的府邸正在那個方向,自從張苞成為羌人的女婿之后,羌人似乎也倍感榮幸,加之開通商路,建設集市,羌人也都逐漸富足起來,自然不會再侵擾邊境了。

    才走進大殿內,就有一名文官快步走來,向劉封身后的許勛低聲說了幾句話,蛾遮塞也是聰明之人,知道劉封還有安排,便先告辭進殿去了。

    許勛見劉封站住了等他,忙上前說道“殿下,那薩珊國的卡爾王子他,他生病了,故而未到……”

    “這病來得倒是及時啊!”劉封眉毛一挑,擺擺手,“薩珊國友善與否,其實與我大漢并無干系,不必管他。”

    許勛見劉封并不在意,松了一口氣,卡爾德隆前幾日還叫囂著要見劉封,現在劉封設宴,他卻稱病不來,顯然是故意為之,這就顯得太過狹隘了。作為大鴻臚,許勛自然是帶頭進入殿內,此時眾使者已經聚齊,各自都安排了座位,有宮女和侍衛正在擺宴,表面上看起來其樂融融,但原本有嫌隙的使者之間卻都是橫

    眉冷目。

    “燕王駕到!”在許勛的示意之下,一名宦官在門口大聲傳令。

    鬧哄哄的大殿頓時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門口,這里面也有許多人未曾見過劉封,但燕王之名卻早已傳遍天下,眼中都有期待之色。

    許勛當先而進,環視眾人,輕咳一聲,抱拳道“諸位貴使,承蒙辛勞,遠涉江湖,來到長安城,只因燕王殿下國事繁重,未能及時恭迎,今日設宴,權當與諸位會面。”許勛說完話,便退到一旁,劉封這才邁步走上臺階,在正殿門口看著這些形色各異的使者,有面熟的匈奴、羌族、蠻族、夷人使者,也有面生的西域三國使者,其中一位

    須蜷曲,眉眼粗重的人安排在位,料想便是薩珊國的使者。劉封穿著一身銀白色的儒衫,頭戴漢代特有的方正頭冠,面色如玉,眉宇之間透著一股英氣,負手而立,便有一種俯仰天地的從容之感,這倒不是他故作姿態,而是這么

    多年高居上位自然養成的氣度。

    看大家神色各有不同,劉封抱拳笑道“本王心系諸位,恨不能早日一見,但這幾日為了登基大典,諸事繁多,實無分身之術,還望各位見諒。”

    “哈哈哈,殿下心系天下,我們都能理解,能理解!”第一個站起來支持劉封的便是孟良,一張黑臉比當年張飛的還要黑,圓臉圓眼,活脫脫像個眼鏡熊。

    當年南征之時,孟良鎮守銀坑洞,并未參戰,但當漢軍忽然出現在銀坑洞的時候,孟良卻毫無反抗之力,對劉封的記憶深刻。

    “三洞主遠道而來,一路辛苦!”劉封抱拳笑道,“不知蠻王最近可好?”

    “大哥好得很,就是時常提起殿下,有些掛念,”孟良粗聲大嗓,“這次特地命我帶來千年古茶樹的上好茶葉給燕王品嘗。”

    “多謝蠻王牽掛!”孟獲在云南一帶的威望是絕對無人匹敵的,只要他沒有什么異心,南中大部都能保持平定。

    “巴根將軍、蛾遮塞將軍、鎖奴統領、吉五惹古……”但凡認識的,劉封都一一抱拳相問,每個人都面露紅光,十分得意,畢竟能事先和燕王認識的人,并不多。

    “殿下,吉五惹古已經正是封為長老了,他代表夷王前來進賀,夷王本來打算親自來的,但族中事情太多了,實在脫不開身。”

    吉五惹古身旁的一名隨從見劉封還不知道他的身份,急忙開口解釋,畢竟吉五惹古先前只是高定的護衛,如果被誤會為對此事不重視,可就不好了。

    “哈哈,那該稱呼你為吉五長老了?”劉封哈哈一笑,親切地拍了拍吉五惹古的肩膀。

    當初在月亮谷,吉五惹古是難得中立公平的人,雖然說他在山崖邊監視自己和高,但正是有他在,也沒有讓高鐵有下手害人的機會。

    “不敢當,夷人六部,還望殿下多多照拂!”吉五惹古還是老樣子,沉默寡言,這次來到長安,一路上見到大漢疆域,心中感觸良多。

    “一定!”劉封認真點頭,“有果基英虎當夷王,我相信夷人的日子會越來越好。”

    “殿下,這位便是薩珊國的使者,摩爾尊者!”許勛等劉封打完招呼,才向他從頭引薦其他的使者。

    “摩爾參見尊貴的燕王殿下!”摩爾倒是禮數周全,右手放在左胸,躬身行禮。

    “尊者不必多禮!”劉封抱拳還禮,這個摩爾的行徑倒不像傳言的那般令人生厭,聽他的稱號,倒是想起來貴霜國的鳩摩多什也是尊者,猜測此人應該也是一名高手。

    摩爾又道“十分抱歉,三王子昨夜感染風寒,至今臥病在床,不能赴宴,還請殿下贖罪。”“呵呵,想必是卡爾王子初來中原,水土不服之故!”劉封淡然一笑,“生老病死,非人力所能左右,但這也是我大漢招待不周,讓卡爾王子不舒服了,宴席結束之后,本王

    自會派華青堂最好的大夫前去診治,以表歉意。”摩爾尊者見劉封語氣不冷不熱,又一語雙關,不由心下一沉,恐怕卡爾德隆先前的舉動,已經讓這個燕王不滿了,忙說道“不敢煩勞殿下,我們隨身攜帶了藥物,歇息一

    兩日便好了。”

    劉封微微點頭,頓了一下,忽然問道“聽說卡爾王子帶了一頭金毛獅來長安,很是威猛,罕有匹敵,這是貴國最強的動物嗎?”劉封忽然主動提起金毛獅,霎時間大殿內便安靜下來。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