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1005章 虛晃一槍
    看到趙嵐的神色,大家已經明白,趙嵐這是變相收人賄賂,雖然沒有別人直接收取那樣明目張膽,但區區一篇祭文,就要一百萬錢,也太不可思議了。

    “一百萬錢,比朕見過的錢還多!”劉諶臉色一冷,問道,“這該如何定罪?”

    荀勖出列奏道“行賕五萬以上,當髡為城旦,趙御史之罪,非但要抄沒家產,還為死罪,身為御史,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啊?”趙嵐聞言,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連連磕頭,顫聲道,“陛下,微臣冤枉,微臣冤枉,請陛下開恩明察……”

    “押下去!”程畿的臉色十分冷峻,想不到在這各項資金吃緊,國庫空虛的時期,竟然還有人如此大膽,心中還有半分大漢之思?“看來有錢人還是多啊!”大殿之上,劉封慨然而嘆,他也想不到鄧芝竟會挖出這么大的一個蛀蟲來,緩緩道,“受賄有罪,行賄者也不能免,此事一定要嚴查,告示各州郡

    ,以為警示。”

    “遵命!”程畿、荀勖、鄧芝三人一同行禮,這就意味著廷尉、刑部和明亮司三司會審,合力處理此事了。楊儀此時的臉色有些陰沉,直挺挺地站在大殿之上,他沒想到自己視為心腹的兩個御史,竟然監守自盜,連自己都隱瞞過去,再想起這一段時間二人義正言辭地彈劾百官

    ,不禁覺得臉上火辣辣的難受。“楊御史馭下不嚴,也有瀆職之罪,該如何懲處?”眾人吃驚的時候,京兆尹成濟站了出來,幾日前御史臺彈劾了他部下一名武將,讓他頗為不忿,現在可算找到機會反擊

    了。

    楊儀淡淡答道“罰俸一月!”

    “哼!”成濟微哼一聲,退回原位,雖然對這個結果不甚滿意,但總算扳回一點顏面。“如今興漢大業剛有起色,眾愛卿要齊心協力,以大漢為重,朕自會銘記于心,諸位的功勞,太史令都會記著的。”劉諶也想不到新政之后,朝中還隱藏著這么大的貪官,

    暗自吃驚。

    “臣遵旨!”群臣心中凜然,劉諶看似年紀小,心思卻不小,一句太史令記著,那是警告眾人好的自然會記著,壞的,更不會漏掉!

    遺臭萬年,就在眼前吶!

    思忖之際,就聽劉諶問道“鄧將軍,你可還有本奏?”

    “有!”鄧芝依然站在殿中,竟有中不死不休的感覺,一個有字,讓所有人精神一振,卻看向了楊儀,收拾了兩名御史,這次是要針對御史令了?

    鄧芝奏道“太中大夫王山蓄養奴婢,觸犯禁律,請光祿勛給予解釋。”

    光祿勛為河東人裴俊,裴俊也正看著楊儀,期待著接下來的局勢,哪想到鄧芝話鋒一轉,矛頭指向了自己,頓時有些反應不過來“啊,啊?”

    “王山之事,請裴大夫給予解釋!”鄧芝再次重申,詳細說道,“三日前,王大夫私自將一民女帶回府中,未經官府同意,未有字據畫押,此乃朝廷禁令。”“竟,竟有此事?這混蛋王山……”裴俊還有些慌亂,驚怒之下,口出臟言,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大聲道,“既是如此,散朝之后,叫他即刻將人退回,按照律令懲處便

    是。”

    荀勖卻道“若是這般退回,便是強搶民女之罪,按律當免官下獄!”

    “這……這該如何是好?”裴俊一怔,這還成了燙手山芋了。

    太常顧譚低聲道“只能叫王山納娶其為妾,如此便只能算他品行不端,罰些俸祿。”

    裴俊反應過來,急忙說道“好好好,想必是王山想要納娶偏房妾室,有些操之過急了,下官一定查明此事。”

    眾人到了此時,開始盼望早朝趕緊結束,鄧芝改變了彈劾對象,這明亮司是不是想整垮御史臺之后,取而代之,變本加厲?

    連蓄養小妾這種事都能查的出來,這可是家事,簡直比御史臺還可怕,每個人多多少少私下里都有些齷齪舉動,下一個會不會輪到自己?

    這等私下之事,一旦被放到公堂上來說,那可不僅僅是丟官受懲,丟人丟面才是最關鍵的,說不定以后羞于見人,還不如死了算了。更可怕的是,明亮司才組建不到一月,他們根本不知道哪些人是明亮司的人,不像御史臺那樣,大家都基本知道有哪些耳目,會多加防范,明亮司隱藏在暗處,防不勝防

    ,最為致命。。

    想到這一層的人,頓時臉色有些難看,開始暗中回憶這一段時間以來的家事,可千萬不要有什么把柄被明亮司的人給現了。

    “鄧將軍,你還有本要奏?”劉諶見鄧芝還站著不動,再次開口。

    “正是!”眾人都恨不得把鄧芝從殿中拉回來,這一口氣彈劾了這么多人,比楊儀還要氣勢洶洶。

    “奏吧!”劉諶似乎也有些不耐煩了,“若非今日朝上之人,便先稟告廷尉和刑部去查,查實之后按律論處即是!”

    “遵旨!”鄧芝似乎也不明白皇帝推諉的意思,躬身道,“微臣稟奏楊御史欺壓百姓,以權謀私!”

    “楊御史?”劉諶驚呼一聲,瞪大了眼睛。

    群臣也都再次愕然,感情鄧芝這虛晃一槍,最終的目標還是楊儀,剛才還忐忑的心情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期待和興奮。

    終于,明亮司要和御史臺正面交鋒了嗎?

    “哦?鄧將軍說本史欺壓百姓,可有證據?”楊儀反倒是很鎮靜,不慌不忙,斜睥了一眼鄧芝。

    鄧芝言道“昨日楊御史在北城集賢樓宴客,宴罷之后不曾結賬,揚長而去,集賢樓掌柜敢怒不敢言,這難道不是欺壓百姓?”“呵呵,本史還道何事,”楊儀眉毛一挑,淡笑道,“昨日宴客,府中下人早已與集賢樓掌柜商議過了,因來人數量不好確定,等酒宴結束之后,今日一早便去結賬,料想此

    時已經付過帳了。”

    眾人一聽,都不禁暗自搖頭,鄧芝用這件小事來彈劾楊儀,未免太過兒戲,賒賬結賬這是常有之事,有人還和酒樓客棧一月結一次賬呢!不過大家也都明白,鄧芝這是向楊儀正式宣戰,御史臺和明亮司,要真正較量了!

    。
福彩3d2019064期直选号